社会经济 • 婚恋家庭

  • 因为爱情

    一、上海 习惯傍晚,火车由昆明开往上海。窗外的风景沉默地后退,火车温顺前行,让人感觉不到身体上的颠簸,一切和谐得宛如梦幻。再见了云南,再见了文山。上海南站,平儿笑着接过我手....[详细]

  • 表姐的耳朵缺了

    我表姐,那个扎着两条大辫子,脸被高原上的太阳晒得黒紫黑紫的,一天到晚野叉叉的女孩子。她把牛赶到上山就去砍好柴,割好猪草,要么找块干净的石头坐起纳鞋垫或绣花,总有忙不完的事....[详细]

  • 有一个这样贪玩的老公,我该怎么办

    我和我老公结婚快三年多了,小孩也有了,从我和他认识到结婚到有小孩我老公就对我特别好,基本上什么都听我的。 在家对公公婆婆也孝顺,公公婆婆对我也像对自己亲生女儿一样对待....[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