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的城市化之梦:广西融水杆洞

作者:梁广森    来源:三苗网原创    时间:2007-08-04    点击量:
评论: (我要评论)

 

苗族——

一个一千二佰余万人的古老民族

一个失去中原故土而浪迹天涯的原始部落

一个个分散在西南各省,流落东南亚的“达吉达牧”[注]

一群群被称为“贫赤山佬”的共和国子民

此文,献给关注苗族生存与发展的有关人士

 

杆洞——

一个四面环山的世外桃源

一条顽强不屈,狂流不止的“生苗河”

一群群铁骨铮铮,赤胆忠心的“古旧达吉”[注]

一个个富民强国的理想美梦

此文,呈给关注杆洞城市化的各级决策部门

 

同时,谨以此文

纪念杆洞苗族英雄潘正德战死六十七周年

以告慰其在天之灵

 

 

注: “达吉达牧”是苗语译音,苗人自称为“达吉”或者“达牧”。

“古旧达吉”苗语称杆洞为“古旧”,“古旧达吉”意为杆洞的苗族人民。

 

内容提要由于历史原因,苗族多数居住在崇山峻岭中,生存环境,不尽人意。改革开放后,我国贫富差距,继而加大,苗族成了五十六个兄弟民族中,最贫困、最落后的一个民族之一。尽管“千里苗疆”有很多城市和城镇,建市、镇地多以汉族、壮族、侗族等兄弟民族为主体,苗族、瑶族居住在西南各省的各个山头上,受益不是很大。这些现状有悖于党中央提出的“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执政理念本文根据这一现状,对地处苗疆腹地的杆洞进行分析和研究,认为杆洞具有城镇化发展的潜力因素,杆洞汇集:区位中心(苗区中心)、旅游休闲胜地、民族风情三位一体,在桂北边境地区是少有的。在杆洞推行城镇化是落实柳州市市委制定的“发展壮大柳州经济,构建西南区域经济中心的战略”和打造“风情柳州”的战略的具体化;也是落实自治区党委制定的“建设大通道,服务大西南”的具体化措施。本文对此进行论证,并建议政府积极在杆洞推行城镇化,其能促进民族融合,促进构建和谐广西。

杆洞全景图-三苗网(苗族联合网)图片


 三苗网首发版权文章,未经书面同意,切勿转载。
请转入第2页


[NextPage]


杆洞城镇化研究

 

 

 

主要论点:

★根据杆洞乡地理位置的特点,未来的杆洞应定位为:发展成杆洞乡及周边地区十余万人的区域交通转运中心和区域商业贸易中心。其中心区位优于贵州省从江县县城—丙梅镇。本文对此进行论证。

★随着“西部大开发”资金的流入,政府要顺民意,致力发展“新三通”工程,推动杆洞城镇化的进程。

★挖掘杆洞的历史资源,打出“杆洞八寨”的历史品牌,将杆洞发展成苗疆腹地的区域中心城镇。促进民族融合,促进构建和谐广西。
 

 

一、杆洞未来发展的定位问题

 

杆洞乡位于柳州市北部第二高峰摩天岭的北麓,其东、西、北面邻贵州省从江县,总人口为⒉4万余人。距县城有142公里,距柳州市区有240公里,是柳州市最边远的一个乡镇。以“杆洞八寨”为主体,苗族占93﹪。杆洞乡距贵州省从江县的县城丙梅镇有50公里,距贵州省榕江县县城古州镇约70公里。历史上的杆洞乡经济交流和人员的往来是以从江、榕江为中心。兴——杆公路开通后(兴洞口至杆洞),才结束这一历史,传统意义上的杆洞,属于从江、榕江经济圈。兴——杆公路通车后,杆洞逐渐发展成杆洞乡及周边地区的交通枢纽和经济贸易中心,这个区域大概是以杆洞屯为中心,方圆25公里的范围,具体而言,包括杆洞乡及杆洞东南面洞头乡的一心、井邦等村屯;杆洞东面从江县翠里乡高忙、舒家、南岑、岑峰、联合等村屯;杆洞北面从江县雍里乡的高加、尧等、管科、令里、大洞等村屯;杆洞西面从江县的刚边乡都以杆洞为经济贸易中心。这个区域大约有⒌7万人。区域外,西面及西北面的从江县加鸠乡、加勉乡、秀塘乡、刚边乡、光辉乡、加榜乡、宰便镇等乡镇,也以杆洞为交通转运中心。尽管杆洞乡与这些地方公路不连通,这些外省乡镇的民工外出务工时,大部份是走到杆洞转车南下至柳州,其里程和费用,仅相当于往从江方向转车南下的一半。这几个乡镇的人口有9万余人。这个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就决定了杆洞未来发展的方向,杆洞必然成为杆洞乡及周边地区十余万人的交通转运中心和经济贸易中心。这个区位优势,在融水县是绝无仅有的。规划得好,杆洞将成为一个仅次于县城的重要城镇。因此,杆洞未来的发展,应当定位为:发展成苗疆腹地的交通转运中心和商业贸易中心。

为了实现这一战略目标,政府要考虑,往东开通杆洞至高忙公路,将有利于把从江县翠里乡的高忙、舒家和洞头乡的一心、井邦一带纳入杆洞经济圈,这一带到洞头、翠里约有四十多公里,到杆洞约有二十公里,居住人口有五千余人。往东北方向要开通杆洞至岑峰的公路,与三工区的公路连通,有利于将从江县翠里乡的南岑、岑峰、联合和从江县雍里乡的高加、令里、尧等、管科等村屯纳入杆洞经济圈。历来这一带的木材和土产,绝大部分是通过人工背运流入杆洞,是杆洞杉木的重要产地。往西北方向要开通杆洞至大洞321国道的意义更大,其开通使榕江、雷山、凯里等黔中、黔东南一带到柳州的里程缩短了约五十公里。往西开通杆洞至板田公路和杆洞至平正公路,将促进从江县的刚边乡、加鸠乡、加勉乡、加榜乡、秀塘乡、宰便镇和光辉乡镇,以杆洞为交通转运中心。这些外省乡镇到其县城所在地丙梅镇有80-120公里之遥,到杆洞则有20-50公里不等。其开通使从江县的这几个乡镇南下至柳州缩短了78公里的里程,这些乡镇与东南沿海经济发达地区交流时,定择杆洞抄近道而弃丙梅。上述目标若能实现,原以丙梅镇为交通转运中心的从江县19个乡镇,往南的物流和人流就有9个乡镇以杆洞为交通转运中心,其中心区位优于贵州省从江县县城丙梅镇。在经济交流上,刚边乡的板田街(刚边乡政府所在地)实际上是杆洞街的延伸,其门市大部分是杆洞街生意人的分店。这个独一无二的区位优势,完全能够使杆洞成为苗疆里仅次于榕江和从江的另一个交通转运中心和经济贸易中心。

 

二、提出“新三通”开发理念,推动杆洞城镇化的进程

 

随着我国工业化、城市化进程的深入,上级政府更注重了对贫困地区和民族地区的财政转移支付,以“西部大开发”的形式,注入更多的开发资金。地方各级组织应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遇,做好当地的社会和经济发展规划。就杆洞而言,本文提出建设新杆洞,推进城镇化的“新三通”开发理念。“新三通”本文定义为:屯屯通公路,户户通公路,重要活动场所也要通公路。文中提到的“户户通公路”并非将公路开到各屯各户,而是将各家各户迁至公路边或街道边。“重要活动场所也要通”,实际上是把各村屯的公路连成网络。依照这一理念建设杆洞乡,将促进杆洞乡的城镇化。杆洞乡是以“杆洞八寨”为主体建立起来的一个乡镇,“杆洞八寨”是清一色的苗寨。苗民的先人入主杆洞时,为了便于相互照应,依大聚居小分散建寨而居。发展到现在有几十个自然屯,都是这八寨为了便于劳作分居而成,例如:中讲村公所的三个自然屯是杆洞屯分出而成;乌英、乌散、乌大、上党鸠等自然屯是高显屯分出而成。杆洞的八寨之间间隔并不远,许多寨子现已联成一体,如:杆洞村公所的高显、必合、杆洞、仔鸭;尧告村公所的江边、田边、大寨等都基本连成一体。以杆洞乡政府所在地的杆洞屯为中心,尚若规划好“屯屯通、户户通”工程,五分钟的车程包含的村屯有高显、必合、仔鸭、松美和杆洞,面积约⒉4平方千米,人口为7000余人(含街道、机关、学校),人口密度达2500人/平方千米;十五分钟车程包含的村屯除上述外,还有百秀、党鸠、尧告、花雅等村屯,区域面积约为50平方千米,人口为14000多人,人口密度为280人/平方千米;约四十分钟的车程,除上述外,还有小河、高培、高强、中讲、锦洞、归江、达言、大平和洞头的一心、井邦及贵州的南岑、岑峰、高忙、联合、高加、管科、尧等、令里、敖里、归林、高麻、平正、鸡岭、板田等二十八个村委会,总人口约为⒌7万人,传统上这些地方的村屯,是以杆洞为交通转运中心和经济贸易中心。“杆洞八寨”的中心地带,人口密度之高,在融水县是少有的。杆洞周边地区村屯的密集,也是罕见的。以杆洞为中心的,这片不到300平方千米的国土(不含摩天岭、阿扣山、帮富山等高海拔无人区的国有林面积),居住着近6万以苗族为主体的各族人民(苗族占90﹪以上),人口密度高达200人/平方公里,平均人口密度仅次于县城融水镇。因此,在杆洞撤乡建镇、推行城市化很有必要的。由于村屯密集,实施“新三通”工程的成本也不会很大。杆洞屯一带地势较宽阔,不失为建镇的一个好场所;经二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富裕起来的部分村民,也有转为城镇居民的强烈愿望。“屯屯通,重要活动场所也要通”的理念,实际上是将各屯公路连成网络,其能降低亦农、亦工、亦商的居民的经营成本。苗寨以木制的吊脚楼为主体,搬迁成本不会很大。这些现状是杆洞城市化的一个有利因素。依照当前执政党的“以人为本,执政为民”的执政理念,政府要顺民意,致力发展“新三通”工程,推动杆洞城镇化的进程。当前杆洞城镇化缺乏的是规划和引导,一个定位于苗疆腹地的交通转运中心和商业中心城镇的规划,是杆洞乡当政者和上级政府要思考的一个问题。

 

三、打出杆洞“八寨联盟”的历史品牌,促进杆洞的发展

 

杆洞八寨”分为里八寨和外八寨,由十多个寨子组成,是数百年来抗衡兵乱、匪乱中形成的一个军事联盟,在历史上“杆洞八寨”是以团结协作,顽强不屈、不畏强暴而著称于世。至今提到“杆洞八寨”,苗疆里上年纪的老人,还是记忆犹新,肃然起敬。在漫长的历史演变过程中,在民族的生死存亡斗争中,不知道有多少兵匪,将孤魂留在杆洞。也不知道有多少先烈,把鲜血洒在杆洞这片热土。到现在一些地方仍留有这些争斗的痕迹。例如:党鸠村就有一个地名苗语叫“架晚丢”,翻译成汉语,意思是“沉汉匪的塘”。有学者将苗族分为两类,一类是“熟苗”,另一类是“生苗”。“熟苗”是指被驯化的苗族或同化的苗族。1938年以前的杆洞河流域,是一条名符其实的“生苗”河,由“八寨联盟”的头人统治,实行高度自治。杆洞传统节日——百鸟衣节,据说是为纪念杆洞苗王的一个妃子而创建的一个节日。传说终归传说,但是杆洞一带的民俗仍然保留军事斗争的习俗却是千真万确。例如,苗族的吃新节,吃新节是个隆重程度仅次于苗年的一个重要节日,相当于汉族地区的中秋节。“杆洞八寨”的吃新节与其他苗族地区过节方式并不完全一样,杆洞一带吃新节的次序是外八寨提前三天过节,外八寨过节后,再到内八寨过节,其目的是防止外族和兵匪趁过节之机入侵,直到抗战爆发后,“八寨联盟”才被征服和驯化。1937年抗战爆发后,大片国土沦陷,广州、梧州等华南要地相继失守,千里苗疆成了民国政府的大后方。广西的民国政府为了巩固大后方,拓开兵源和财源,决定取消八寨自治,成立杆洞乡公所。委派当时罗城县的民团副司令唐继熙带军警到杆洞建乡公所,并摊派征兵、征款任务。八寨苗民苦不堪言,遂揭竿而起。他们聚众数百,将唐等官兵围住。县志上记载:“唐等凭机枪掩护,狼狈逃回罗城,官兵死伤过半。”[注]1938年的夏天,柳州的民国政府,派重兵前来镇压。“杆洞八寨”的苗民,在其领袖潘正德的率领下,与国民党一千多官兵浴血奋战,双方在摩天岭脚下的紫山坪激战十余日,潘正德战死,八寨兵败,民国政府才得以建立治理机构——杆洞乡公所。此事轰动广西,被民国政府诬为“发苗疯”。依靠大刀、长矛和鸟铳维持了数百年高度自治的“杆洞八寨”,终因敌不过机枪和大炮,丧失了自主权。八寨苗民带着血与泪,在民国政府的高压政策下,终于被征服和驯化。从此,八寨由自治时代进入了党治时代,逐渐有苗人学汉语,习汊文,由“生苗”逐渐变成了当今的“熟苗”。十三年后的1951年春,解放军从罗城、从江两个方向开进,将“杆洞八寨”团团围住,或许是天意,解放军不费一枪一弹,就开进八寨建立了政权。两者相比,真是天壤之别。

八寨苗族人民进居杆洞到1938年大约有500年历史,在历代的抗衡中,除边缘寨子多次被官兵、土匪烧毁外,作为“杆洞八寨”的中心地带——杆洞一带,兵匪从未踏入。是得益于先人这种团结协作、顽强不屈、不畏强暴的民族精神。

只有共产党领导下的新中国,废除了一切民族压迫、民族歧视的制度,倡导各民族平等团结、共同发展,苗族才真正的翻身解放。由于历史原因,苗族的社会、经济、文化等仍旧相对落后,多数居住在崇山峻岭中,生存环境,不尽人意。特别是改革开放后,我国的城乡之间、东部与西部、汉族地区与少数民族地区之间的贫富差距,继而加大。在整体上苗族成了五十六个兄弟民族中最贫穷、最落后的一个民族之一。尽管千里苗疆有了很多城市和城镇,这些市、镇一般是建在沿江、沿河的历史交通要道上,建市、镇地多以汉族、壮族、侗族等兄弟民族为主体,苗族、瑶族一般是居住在西南各省的各个山头上,被称为“山民”,受益不是很大。这些在社会转型期必然产生的贫富差距和历史遗留下来的社会现实,任其发展,有悖于党中央提出的“以人为本”“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执政理念。因此在有条件的少数民族居住区,积极推行城市化是很有必要的。若能在以苗族为主体的杆洞,撤乡建镇,推行城镇化,对改善山民的生存环境,促进民族融合,促进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有现实意义。或许成为全国的首例以苗族为主体的城镇。八寨先民所形成的这种团结协作、顽强不屈、不畏强暴的民族精神,必将是杆洞实施“撤寨建城”的精神支柱和行动的动力。打出“杆洞八寨”这块历史的品牌,是为了杆洞的未来更美好。

 

                                  二00五年元月初稿

00五年七月修改

 

注:《融水苗族自治县县志》对此事的原文记载为:“民国27年(1938年)5 月,罗城县副长唐继熙带领一批军警到杆洞乡征兵……高显村潘正德、高培村王瑞卿二人为首,聚众200多人在吉羊乡(今滚贝侗族乡)的万联坡集会,宣誓起事。因事机不密,被吉羊乡乡长韦家恩发觉,向三防区区长胡绍太密告。潘正德即遭拘捕解送罗城……途中潘正德……逃回杆洞,并立即组织群众暴动。唐等闻迅,连夜逃往公义乡……民变武装追至(公义乡)朋平村,将唐等一排人团团围住,唐等凭机枪掩护,始得突围,官兵死伤十之四五…… 三防区公所起民团增援……见苗族民变队伍人多势众,均缩不前……唐回罗城电请柳州专员公署派兵镇压,7月上旬柳州警备司令部派团长覃锄平率千余人进剿……潘等占据紫山坪一带有利地形,浴血奋战,相持十余日……激战中潘正德中弹阵亡,队伍失去总指挥,被官兵各个击破……民变领导成员有的被杀掉,有的被关押,个别被官府怀柔政策所软化,一场震动全省的苗民武装斗争就此平息。”原文记载有诸多疑点,如“唐带军警到杆洞乡征兵”,“潘逃回杆洞,立即组织暴动”,那么当时杆洞乡第一责任人乡长是何人?潘为什么有能力立即组织暴动?带着这些疑问,笔者走访了参加当年战斗的苗民,得知当时杆洞不存在乡一级政权,各村都有寨老,有关事务由联盟的寨老议事决定。寨老由德高望重者担任,是苗民的自然领袖。笔者查阅相关资料,均未发现杆洞在清末、民国初属于哪个团或哪个乡的记载,而邻近的滚贝侗族乡记载有滚贝乡清代称公正团,民国间先后称吉羊乡、大云乡。笔者在走访中得知民国时“八寨联盟”曾多次在紫山坪、平浪、岩屋一线(即摩天岭——阿扣山一线)与罗城的官兵开战,据一些现尚健在的老人回忆,1921年的春夏之交,罗城县的九佰余官兵在征服甲朵、一心一带的苗民后,迂回贵州的高忙,从东北面攻打“八寨联盟”,八寨的边缘寨子上、下党鸠、必合和乌散沦陷,被官兵烧毁;官兵围攻高显屯时被“八寨联盟”反包围,官兵凭其持有机枪、步枪等先进武器,始得突围,丢下10多具尸体伧促退到一心、甲朵。事后,“八寨联盟”将一心河、甲朵河一带归顺官府的寨子全部烧毁,并捉住官兵的向导,押回杆洞,通过联盟公审后杀掉,以之报复。可见1938年以前的杆洞,应当是一个高度自治的地方。这就不难解释潘正德组织抗衡的能力,针对当时而言,也只有装备精良的正规军,才能征服“八寨联盟”。更重要的是民变领导成员(各寨寨老)有的被杀掉,有的被关押,个别被官府怀柔政策所软化,可见大敌(日寇)当前,民国政府对少数民族是恩威并用,并不惩罚广大苗民,特别是个别寨老被官府怀柔政策软化后,成了杆洞乡的第一任乡长,从此以后,杆洞就有了乡一级政权。县志还记载有大跃进前夕的赵金瑞暴乱,原文记载为“1956年12月8日,原杆洞财粮干事的赵金瑞,在杆洞举行反革命暴乱,组建所谓的‘中国和平党’,并任命西南各省要员,于12月25日攻打区公所,劫走枪支弹药、粮食、现金,随后上山为匪,12月26日赵金瑞被围剿军警击毙”。由此可见“生苗”的熟化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城市化能促进民族融合,促进社会进步。因此在苗疆腹地的杆洞推行城市化也是很有必要的。

主要参考文献: 1、《融水苗族自治县县志》贾星文主编

2、《融水苗族自治县林业志》林勃主编


三苗网首发版权文章,未经书面同意,切勿转载。
请转入第3页


[NextPage]


杆洞城镇化建议实施草案

 

一、实施目标:

根据杆洞乡的地理位置和自然景观、人文景观及气候的特点,将杆洞发展成区域中心城镇和柳州市的旅游名镇(见本研究的有关论证)。

 

二、实施工作重点:

(一)杆洞及周边地区的交通规划(见规划建议草图Ⅰ)

(二)杆洞城建规划(见规划建议草图Ⅳ)

 

三、实施建议

(一)杆洞及周边地区交通规划:

1、杆洞至321国道的公路,建议按二级公路标准修建(或国道标准修建),里程约25公里。

2、杆洞至平正的公路,建议按县道标准(或四级公路标准)修建,里程约20公里,其开通使从江县的宰便镇、加鸠乡、加勉乡、加榜乡、刚边乡、秀塘乡和下江镇的部分村屯至柳州的里程缩短了78公里。这几个乡镇的人口约9万人;其开通使杆洞的中心区位大大优于贵州省从江县县城丙梅镇。

3、杆洞至三工区和杆洞至雍里,建议按县道(四级公路标准)修建,里程均约20公里。三工区公路是一条矿区公路,途经“佰陆岭”,“佰陆岭”从江县又称“大苗岭”,也是清一色的苗寨,可能是清朝中期,清政府征服这一带苗族时,给其滩派税款而得名。现“佰陆岭”分属从江县的雍里乡和翠里瑶族壮族乡,人口约1万人。

4、杆洞城镇化建议,若有幸列入广西的“十一五”规划,应暂缓目前正准备施工的兴——杆公路的硬化工程,避免将来的重复投资。兴——杆公路是一条林区公路,全长72公里,当年林业部门设计时主要考虑沿途的林业生产。现建议规划部门按有利于交通的理念,重新设计融水至杆洞的公路,最好按二级公路标准规划。建议规划线路为:南起融水镇沿贝江河经四荣、怀宝、河村、尧贝、滚贝到土地坳,再沿杆洞河经尧告、高显、杆洞、锦洞北达贵州的下江镇,其开通使杆洞至融水由目前的142公里的里程减少至95公里。缩短了47公里。由于建议的二级路是沿江(贝江)沿河(杆洞河)修建,可建成又直又平的高质量二级路。使黔东南的榕江、雷山、凯里及黔中至桂中的柳州缩短了约90公里的路程。是一条连接桂中与黔中快捷通道,对桂、黔两省区的将来具有不可估量的意义。(见附图Ⅱ)

(二)杆洞城建规划建议:

杆洞的城建规划,建议将高显、必合、仔鸭、松美四个自然屯纳入杆洞的城建规划,这些自然屯的入盟,使杆洞城区常住人口约7000人,一个中等城镇的建立,已现雏形。在开通杆洞——321国道、杆洞——平正、杆洞——刚边、杆洞——三工区的省际公路和乡村级公路后,杆洞作为苗疆的交通中心地位,将日渐突出,其中心区位优于从江县的县城丙梅镇,杆洞成为区域交通中心后,其必然成为区域商贸中心。城建涉及的占用耕地问题,建议政府让利于民,政府只负责规划、引导和公共设施投资,建设街道用地由杆洞村提供,建成街道后,权属杆洞村,并结合杆洞村木制吊脚楼的消防、隔火作统筹规划,率先在杆洞实行“户户通”工程,“户户通”、“街道化”、“中心区位”的杆洞村,使其土地价值成倍增长,惠及全体村民,将极大地调动广大村民推动杆洞的城镇化,政府也因此免付巨额的征地费用,真正实现双赢的局面。(当前杆洞征地价约20元/平方米,街边地价约800元/平方米)。此举不失为在杆洞实施“富民兴桂”的好方法,好措施。

另建议调整杆洞的行政区划,将贵州的高忙、舒家、南岑、岑峰、管科、联合、高加、令里、敖里,尧等、归林、高麻、平正、鸡岭、高岭、乌犬及洞头乡的一心、井帮等村屯纳入,目前这些村屯绝大部分仍旧以杆洞为交通和商贸中心。杆洞周边的贵州实行小乡制,乡府所在地难形成集市,学生上学也分别到西山镇、丙梅镇、下江镇上学,路途远的达50余公里。到杆洞则有10~20公里。如此调整后,杆洞建制镇人口由目前的2.4万人增至5.7万人,与县城融水镇相当。

 

四、对未来杆洞的预测:

杆洞城镇化建议,若实施,杆洞除了成为区位中心城镇外,还会成为柳州市的一个旅游名镇。杆洞乡的平均海拔约800米,冬冷夏凉,年均气温为13℃,是典型的高寒山区气候,非常适宜修建避暑山庄,特别是十二坪、平龙冲一带,这一带的夏天晚上仍有寒意,睡觉时仍需盖棉被。杆洞又是苗族的一个发祥地之一[注],每隔十三年一祭,一祭就四年的杆洞“拉鼓节”(苗族祭祀祖先的一种仪式),黔东南都有不少苗族人来朝拜。杆洞~佰陆岭一带,风景秀丽,梯田层层,可与龙胜的龙脊梯田媲美;这一带的人们崇拜祖先,相信树神(传说中苗族祖先蚩尤死后,变成一棵大枫树),苗族的原始风味十足,故各村寨边,为祭祀祖先都留有成片的老树林,堪称人与自然和谐之典范。充分利用杆洞气候之优势,在高海拔地带修建大型的活动场所(如体育运动中心、会议中心等),夏季定能吸引都市里的人们来此活动,夏季这些地方气温在20℃左右,适宜开展各种活动。杆洞乡的部分地方,具有较为典型的云贵高原地貌特征,高海拔区地势开阔平坦,修建大型活动场所困难并不很大。杆洞乡的东面是大苗山山脉,西面是九万山山脉,南面是摩天岭、阿扣山,这一线作为广西的第一道挡风墙,冬季从西伯利亚南下的寒流,常常滞留于此地,故这一带曾有创下-10℃的广西极点气温,冬季的积雪常常达数十日,厚达半米有余,是南方地区赏雪景、滑雪运动的好场所(正因为这些特殊的地理环境,使杆洞一带的苗族到现代的民国时期才被征服,成为最晚才被征服的苗区之一)。此时,也正是苗区的苗年之时节,节日气氛正浓,又是一个旅游旺季。以上是将杆洞发展成旅游名镇的有利因素。

本建议的二级公路线路,途经融水县的贝江景区、元宝山国家森林公园的南麓和全国第二大生物基因库——九万大山保护区,北达云贵高原南端的生苗河流域(杆洞河),囊括了融水县境内全部的著名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还可开发出杆洞河沿途苗族原始风味的民族风情旅游的品牌。对打造“风情柳州”的战略和融水县未来的发展,都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见附图Ⅲ)

笔者曾沿建议的二级公路线路作过考察,认为沿建议线路修建二级公路难度并不很大,相当于目前已建好的龙胜——桂林的二级公路的难度。

杆洞汇集:区位中心(苗区中心)、旅游休闲胜地、民族风情三位一体,在柳州市也是少有的,制约杆洞发展的主要因素是交通不便利。本建议中的二级公路规划,是杆洞未来发展的一个决定性因素;同时其与柳州市委制定的“发展壮大柳州经济,构建西南区域经济中心的战略”和自治区党委制定的“建设大通道,服务大西南”的战略目标是一至的。这也是黔东南地区各族人民和桂北苗区各族人民盼望已久的一个宿愿,恳望决策部门重视这一建议为盼。

 

注:笔者在黔东南苗区走访时,发现一些地方的苗语口音与“杆洞八寨”的苗语口音相似,故问其祖籍,曰:来自“古旧移洋”(杆洞八寨的苗语译音)

 

附:笔者的心愿

获悉,广西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的编制,要集思广益,广泛听取各界意见与建议。笔者异常兴奋。将珍藏的《杆洞城镇化研究》献出,供决策部门参考。笔者是融水苗族自治县杆洞乡中学的一名教师,课余探究一些乡土地理和乡土历史。笔者为研究杆洞城镇化这一课题,自费走遍杆洞及周边地区的山山水水,村村寨寨,历经数年,步行数千里,费尽心血。若有幸将这一课题列入广西的“十一五”规划,将来实施这一规划时,请抽调笔者参与,可能会起到事半功倍之效,笔者定会鞠躬尽瘁,以还夙愿,不胜荣幸。作者联系电话:13878230731

2005718


三苗网首发版权文章,未经书面同意,切勿转载。


 

标签:苗族,杆洞,城市化,苗语,历史,旅游,三苗网,图片,贵州,榕江,民工,融水,雷山,黔东南,苗寨,文化,少数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