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举(微电影剧本)

作者:古秀群    来源:文山苗族网    时间:2014-11-11    点击量:
评论: (我要评论)

 

1、空镜
字幕,出片名:《义举》
2、 “桥香园”外 中午
一辆银色“路虎”越野车徐徐驶进蒙自同德广场,停靠在“桥香园”饭店前面,车主欧阳德泊好车,哼着小曲,下车。 欧阳德拿出电话,拨打,传出:“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再打,“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欧阳德:呵呵,这个小妮子!都什么时侯了,还玩捉迷藏。
欧阳德走进桥香园。
3、 “桥香园”   
张灯结彩,人来人往,生意红火。欧阳德找到服务员小玲。
欧阳德:小玲,有没看到彩莺?
小玲:彩莺姐姐?呀,她有事走了,听说是和你的女朋友田姐姐一起走的。
欧阳德:你真看清是田夏荷?
小玲:当时我正忙着,没看清楚,但她确实是和两个女的上了田姐姐的野车。
欧阳德:噢,是这样,小玲,你忙去吧,一有彩莺的信息,就跟我联系,我先走了。
小玲:好的,欧阳哥哥再见!
出了“桥香园”,欧阳德就拨打田夏荷的打话。
4、乡村公路,白色悍马越野车后座,田夏荷和一个女子,两人一左一右,紧紧夹持着康彩莺。
康彩莺:你们要带我去哪里?你们这是劫持,你们这是非法监禁!
田夏荷:住嘴!康彩莺,你这只癞蛤蟆!你胆子不小,竟敢抢我的男朋友!
康彩莺:我没抢你的男朋友,我只是把欧阳德当作大哥哥。
田夏荷:狡辩!自从认识你后,欧阳德就开始冷淡我,还提出分手,我听说,春节他要带你出去渡假,你回答我,有没这回事?
康彩莺:是,但是这并不能说明我们在谈恋爱。
田夏荷:行了,懒得跟你废话!放心,我们这是带你去见你弟弟,让你们姐弟团圆,过完春节就会放了你们,你如果不听话,敢乱说乱叫,敢报警什么的,下半辈子,你弟弟只好坐轮椅了。反正,养一个废人,对于我们田家是小事一桩。
手机玲声响起。田夏荷拿起手机看到“欧阳德”,不接电话。
田夏荷:康彩莺,是欧阳德找你来了,等一会你最好别出声,要不,你漂亮的小脸蛋,可就要倒霉了,你聪明的弟弟,可就要变成痂小弟了。
左边女子拿出一把弹子刀,晃了晃。
左女:是呀,如果左脸一个十,右脸一个十一,我敢保证,这样丑陋的伤疤,连最好的美容医生都要摇头。
田夏荷:喂,你好!欧阳德,是不是改变主意,要和我一起过共渡佳节?康彩莺,没,没,绝对没跟我在一起。对,我是到了蒙自,又代表你去看了她,现在公司里有急事,我正在赶回昆明。报警?你报好了。你的小妹妹失去联系,就一定和我有关?笑话!好的,走着瞧,再见!
5、派出所  
民警:欧阳同志,你不要太着急,再等等,如果超过24小时还没有康彩莺的消息,你可来人来电,到时,我们再调查。
欧阳德的手机响起。
欧阳德:妈,什么,我爸又范病了?那,快去医院吧。我刚到蒙自呢。你知道的,我对田夏荷不来电,早跟您说了,我不想拿我的幸福做交易。是,是,田家是有钱有势,但我不能为了钱为了财,就不要幸福,您就别再劝我了,妈,彩莺是最合适我的女孩子,我确定,越和她相处我就越喜欢她。致于田夏荷,一年前我们就分手了,她想不开,主要是认为我提分手她没有面子,过段时间就好了。妈,我的事不急,急的是爸的病。您放心,您跟他说,我很快就到医院陪他。
桥香园  
欧阳德坐桥香园餐厅一角,看着餐厅中央欢快跳舞的一群女孩,晃惚间把其中一人看成了康彩莺。     
  闪回 1: 街边警务亭 内
欧阳德从警察手中接过钱包。
欧阳德:警察同志,太感谢你们了,这么多钱丢了,还能还回来,我真是太幸运了!
警察:不用谢,这是我们应该做的。真要谢,你就去谢捡到钱包的小姑娘吧,瞧,她们还在那坐着呢!
 闪回 2:街道 外
街边休息橙子上,两个身穿桥香园服务员衣服的女孩搂着肩膀,低头说话,背向欧阳德。其中一人肩头耸动,似乎在哭泣。另一人时不时从怀里抽出纸帕递过去。欧阳德走近两个女孩,一时没敢有打搅她们。
康彩莺:小玲,唔——唔——唔,你不知道,我有多难!我妈妈的病,医生说如果再拖,就没救了!我弟弟好不容易考上大学,你不知道,他是我们寨子第一个考起大学的,如果我筹不出学费,他这辈子就完了。唔——唔——唔,我妈为了弟弟,死活不肯到医院治病,弟弟为了我妈,已经出去打工,说什么也不肯回来,你说,我要怎么办?唔——唔——唔!
小玲:唉,彩莺姐,真是难为你了!不过,不是我说你,你呀,你真是个大憨包!那个挎包,你明明是在我们饭店外捡到的,你不说出来,哪个晓得?再说,如果你不愿还给失主,谁又能怎样?那么多钱,40多万呀,如果有了这些钱,你的一切麻烦,不就全都解决了吗?或者,向失主要一点感谢费也是合情合理的,这样就可以解你的燃眉之急呀。
康彩莺:小玲,你好糊涂!那么多钱,说不定是人家一辈子的心血,我如果据为己有会良心不安。我妈从小就跟我讲,苗家人无论怎么穷,也要穷得有志气,不能贪图别人的便宜,要堂堂正正勤劳致富,不能让人把我们苗家看偏了。
小玲:你呀,一根筋,死要面子活受罪!呀,那个,你是谁?怎会在背后偷听我们说话,太不礼貌了吧?
欧阳德:呵呵,两位小妹妹,你们听我说,我叫欧阳德,我既不是没礼貌的人,也不是坏人,我是想过来谢谢康彩莺。这次,彩莺对我的帮助太大了,我想了又想,实再想不出怎样表达我的谢意,所以,我想请彩莺来当我的妹妹,彩莺妹妹,可不可以?
康彩莺:欧阳先生,谢谢你的好意,我和你素不相识,恐怕现在无法答复你。
欧阳德:当然,我会给你足够的时间,我会让你慢慢认识我、了解我。
7、旁晚,外
狭窄的乡村公路上,田夏荷的越野车因避让一辆大货车而侧翻到公路下面,车上人受伤被热心群众送到付近的小镇卫生院。
8、卫生院 内
康彩莺右手臂受轻伤。田夏荷躺在手术室一张病过来床上,脸色苍白,几近昏迷。一男医生走出手术室。
男医生:小姑娘,田夏荷失血过多,人快不行了,其余两人,我建议立即转到上级医院治疗。
康彩莺:医生,田夏荷伤很重吗?请你一定想办法救救她。
男医生:她伤到小腿大动脉,失血过多,我们医院没有备用的血浆,市里的急救车最快也要1小时才能赶到,我看她等不了这么久。
康彩莺:医生,你看,可不可以让我为她直接输血?我是O型血,上个月我去献血,才应的血型。
男医生:可是可以,但你刚刚也受了伤,如果你现在输血,会有危险。
康彩莺:没事,我身体好着呢,过后休息一两天就好了,医生,快点吧,救人要紧。
康彩莺躺在田夏荷对面的病床上,医生从她手臂上抽出鲜血,给田夏荷输血。田夏荷慢慢苏醒。
田夏荷:彩莺,谢-谢-你-救了我。对-不-起,以-后,我-再也不-会阻止你-和欧阳德来-往了,我-也要把你-当作亲-妹-妹。快-打-电话给欧-阳-德,他-知道我家人的电-话。
康彩莺借来一部电话,立即打给欧阳德。
9、南湖公园过桥情雕塑    中午 外
 欧阳德:彩莺妹妹,过来,我们一定要在这里合个影。
康彩莺:不行,不行,欧阳哥哥,你看那个美女雕塑,又白又漂亮,与她一对比,我怕我自己会更丑。
欧阳德:听话,快过来,瞧,来了个摄影师,正好请他给我们拍一张。老师傅,麻烦你过来帮我们拍一张,行吗?
摄影师(微笑):行,没问题,姑娘,快过来呀,站好了,希望你们能像过桥米线的故事一样,女的温柔贤惠,相夫教子,男的勤学上进,前途光明!
摄影师帮两人拍完照,把相机还给欧阳德后离去。
欧阳德:彩莺妹妹,我已经决定,从今天起,我不再叫你妹妹了。
康彩莺:欧阳哥哥,我范什么错了吗?
欧阳德:没,我确实不想再叫你妹妹了,但是,无论我叫你什么,你都得答应,好不好?
康彩莺:不行,不行,万一你叫我什么“大姐”、“大妈”、“坏丫头”之类,且不冤枉?
欧阳德(大笑):肯定不会是“大姐”“大妈”, 致于“坏丫头”么,这个倒是不错,对,就叫“坏丫头”,行吗?哈哈,好了,说正经的,彩莺妹妹,我决定,从现在起,我要叫你小媳妇。小媳妇,小媳妇,你应一声呀。
康彩莺:欧阳哥哥,你这样叫我,我可不敢答应!
欧阳德:不行,要答应我。叫你小媳妇,是经过我爸妈同意的,你不知道,要得到他们的同意有多难!你可不能辜负我的期望,小媳妇!小媳妇!
康彩莺不应,用双手握起了耳朵,只是笑。
欧阳德见状,靠过去捉住她的双手,把她拥在怀中,在她耳边喃喃叫唤:小媳妇,小媳妇,你要不应我,我就永远不放开你,山崩地裂,海枯石烂,水滴石穿......
10、康彩莺家,晨内
   康彩莺乡下的家。小院内摆着老式拖拉机,一头黄牛在屋沿下吃草,猫狗在屋里钻来钻去,院里的铁线上挂晒着花花绿绿的苗族女子服装。男人吹笙,小孩嬉闹。
一群苗家妇女在帮康彩莺的母亲梳头,穿苗衣。
老女人甲:我说彩莺她妈,这可是去看彩莺的城市哥哥,还要与城里的亲家见面,听说那个城市哥哥住高楼大厦,家里很有钱,要我说,你可要穿上你最好的苗族服装去。
老女人乙:对,我们都要穿上苗装去,看看那个城市哥哥,还有他爹妈嫌不嫌咱们苗家乡下人。她婶子,彩莺找到这样的有钱人家,真是有福!我可是早就看出来,像咱彩莺这样的好女娃,八字命一定会好,要不,就没有天理了。
年轻女人丙:二婶娘,你们好了没有?彩莺打电话来了,说接我们的车子半小时就进村啦,让我们快点去过去。
彩莺母亲穿着苗族彩衣,喜滋滋,乐呵呵,带着亲友登上村口的大巴车。大巴车启程,驶向城市。
11、城市    日外
欧阳德与康彩莺携手相视而笑。
欧阳德:彩莺,等大人们来认了亲,从今后,你就安安心心做我的小媳妇。

康彩莺: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