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基督徒及其原始宗教信仰

作者:    来源:福音时报    时间:2014-12-26    点击量:
评论: (我要评论)

“在各民族的历史及为生存而进行的斗争中,他们只能算作一个较小群体。但他们仍是上帝心中的花朵,上帝又一次选择了地球上的弱者。”传教士柏格理在《苗族纪实》里这样写道。

据华福中心网站介绍,作为我国少数民族的一种,苗族主要分布在贵州、云南、湖南、四川、广西、湖北、广东等省。其中以贵州最多,占整个苗族51%以上,主要分布在苗岭山脉和武陵山脉,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是最大的聚居区,其余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云南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四川涪陆、宜宾地区,广西柳州融水苗族自治县,湖北鄂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等,都有相当数量的苗族人口。

基督教在苗族的传播可追溯到十九世纪后,那时西方宣教士深入到苗族地区传播天主教、基督教。宣教工作颇为有效,据一九三○年前后的《第一回中国年鉴》统计,单在贵州、湖南、云南三省已有教堂四百六十多所,传教重点七百多个,许多都是在苗区之内。

中国内地会在一八七七年左右就到达云南传播福音种子。十九世纪末,英国伯格理牧师在云南及贵州地区工作,在贵州威宁石门坎建教堂及光华小学。并在一九○五年与苗族信徒合作,创制苗文,并把《新约全书》译成苗文。

在20世纪上半叶,从欧洲寄往这块圣地的邮件包裹,上面的收件地址只要写“中国石门坎”就可以送到。“石门坎”位于滇黔交界处,英国传教士柏格理在这里建立了第一座教堂,正式开始了在苗疆的传教。

在进入苗疆传教后,柏格理穿着和苗民一样的粗麻布衣和草鞋,利用自己的语言天赋和努力快速的学会了地道的苗话,走乡串寨传教时不嫌山路艰难。与苗家同吃土豆和荞麦饭,同宿麦草堆,从不嫌弃苗家生活之苦和卫生条件之糟。总是和气迎人,路遇苗民,就像遇到长者一样谦让。这使贫穷而受惯鄙夷和欺负的苗族(特别是大花苗)非常感动,视他为可以信赖的人,甚至认为这就是他们等了很久的“拉蒙”(苗王)。

在中国各民族的历史上,很少有一个人能够如此大地影响到一个民族的历史发展,柏格理也创造了基督教史上的一段传奇。柏格理牧师后来因病逝于石门坎。另一位澳洲(Australia)传教士在一九○六年到达云南武定洒普山传道,建立教会,直到一九四四年才离开。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苗族还能维持正常的宗教生活。一九五七年以后,聚会被禁止。文革时期,信徒大遭逼迫,教会被关闭,《圣经》和诗歌本被烧掉,传道被抓下狱,甚至被杀。当时信徒只能暗暗敬拜,在山野间的岩洞礼拜,直到文革结束。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才恢复公开的聚会。文革期间教会虽然遭遇很多苦难,但信徒美好的见证和热心传福音,一些地区的信徒数目比一九四九年时增加了十倍以上。据估计,现时中国约有五万名苗族信徒。

苗族的民间文学十分丰富多采,其中以诗歌最为发达。苗族盛行群众性的芦笙舞,参加舞蹈的人数多达万余人(甚至几万人)。舞曲多种多样,带有杂技特色,规模庞大,场面非常壮观。

苗族的村寨都建在半山或山头,少数建在山脚或河边。房屋多为木质结构,木板组装、盖瓦,少数为砖木结构。房屋分三间相连的平房和楼房,牲口圈建在屋前或左右两侧。也有顺山而建的吊脚楼,楼上住人,楼下摆放农具或作牲口廐。

据说,苗族之名最早出现于甲骨文。唐、宋以前,苗族与其他民族曾被泛称为三苗、南蛮、荆蛮等,宋以后,苗才成为单一民族的名称。苗族相传自己是蚩尤的后裔,故多处苗族地区都有蚩尤庙,把蚩尤当作祖先来供奉。

苗族的宗教信仰主要是自然崇拜、鬼神崇拜和祖先崇拜。由于苗族居住分散,与其他民族杂居,各地苗族的信仰不尽相同。苗族崇尚自然崇拜,最常见的崇拜物是巨石、大树、岩洞等。除自然物之外,亦崇拜人造物。例如贵州苗族拜水井、木桥、石桥、木凳等。其中以几块石所代表的土地菩萨,是全村或全寨的保护神,安置在村寨口,每年全村都有定时供奉。

苗族鬼神观念中,大都视神为善;鬼则有善鬼、恶鬼之分。善鬼能保佑人平安,恶鬼则加害于人。祭善鬼,是求福;祭恶鬼是驱逐行动,不让他们前来侵扰。鬼的种类繁多,各地都不相同。祭鬼神之外,祖先崇拜也非常盛行。人们相信祖先是善的,因而供奉在家中。平日在家吃饭前要先敬祖先,巫师主持宗教仪式前亦要先祭祖先,每年各处苗区都有集体的祭祖活动。

从事宗教活动的人称为巫师,各地情况不同,也有叫鬼师、通司。当巫师,必须熟悉本族的历史、神话传说和历代留传下来的各种歌谣。他们的身分不单是宗教人员,也是知识分子,有不少巫师还懂得用草药治病。他们与人们生活各方面都息息相关,在社会上有相当的威望。

而基督教的传入为苗族的发展注入了新鲜的血液,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习惯。苗族民风单纯,当他们相信基督教后,就坚心笃信,且在生活行为上活出来。他们不抽烟、不喝酒、不说污秽的话,甚至不再唱传统的歌,不再跳民间的舞蹈,只唱诗赞美主。他们非常渴慕听神的话,习惯开声祷告,三、四位讲员轮流讲道,聚会长达三、四小时,这模式维持至今。此外,苗族还有全家信主的传统,一代接一代的把福音延续下去。

一九八四年,云南省基督教两会为苗族印了苗文《圣经》19,900本,《赞美诗》24,000 本;一九八五年重印苗文《圣经》10,080本,《赞美诗》6,000本。

苗族地区福音的传播也面临着挑战,由于历史原因,苗族地区严重缺乏工人,云南省在一九八九年重新开办云南圣经学院,积极地培训工人。可惜少数民族的知识水平较低,不容易进入圣经学院。现时一些省市开办短期的培训,特别培训少数民族教会的接班人,盼众弟兄姊妹献上宝贵的代祷。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