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明牧师:从中国下长冲苗族村到英国威斯敏斯特大教堂

作者:    来源:福音时报    时间:2015-06-13    点击量:
评论: (我要评论)

中国云南武定县下长冲村是中国西南乌蒙山区的一个村,英国母亲河泰晤士河畔的威斯敏斯特大教堂是英国最高的教堂,一个偏僻的小村与一座闻名世界的教堂本来风马牛不相及,是苗族王志明牧师将它们联系在了一起,他是被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纪念的二十世纪十大基督教殉道者中唯一的中国人。

宏伟壮观的威斯敏斯特教堂是英国的圣地,它被英国人称为“荣誉的宝塔尖”,不仅安葬着王室成员,还为众多英国乃至世界级的伟大科学家、文艺家和政治家(如牛顿、哈代、狄更斯、丘吉尔等)辟留了安息之所。在它的西大门上方,安置着二十世纪十大基督教殉道者塑像,其中之一就是来自云南省武定县的王志明牧师。

福音时报同工近日于昆明拜访了苗族教会王子文牧师,他回忆了伯父王志明牧师殉道的经过,并讲了王志明牧师在被枪决前一天对家人说的“三句话”。这个过程中他几度哽咽落泪,也多次向主感恩。

被呼召的时候:忠心侍主
基督教于1906年由澳大利亚籍郭秀峰牧师等人传入武定县下长冲,当时的苗族人过的还是刀耕火种、祭拜鬼神的生活。由于传统的陈规陋习,苗族人大事小事、好事坏事都要烧香祭鬼,遇红白事时还请端公和师娘到家里跳神作法。就在外国牧师进入下长冲的那一年,当地苗族人染上了鼠疫和伤寒,这两种疾病夺去了很多人包括端公的生命。
只有外国牧师不提钱,不分端公神婆还是普通人,都一视同仁地抢救。 就这样,他们的事迹传扬开去,许多死里逃生的人都放弃鬼神,信了耶稣。此外,外国牧师们还帮助苗族人重建家园、教他们讲究卫生,之后才讲解《圣经》。他们选中了洒普山作为传教的据点,并在那儿逐步修建了云南境内最早的教堂。每逢星期日,苗、彝、傈僳族的群众就自四面八方聚拢洒普山,听上帝的声音,而平时则在家里或村里做祷告。
王志明牧师生于1907年,即外国牧师进来的第二年,原籍富民县东村乡芭蕉菁村。1921年上禄丰县大菁小学,1924年被送到洒普山上教会小学,1926年毕业,受教会指派,先后在嵩明、禄丰两县乡下教书并传教,直到1935年,回到武定县洒普山,继续在各山村教书、传教。抗日战争爆发,外国牧师受命去别处,王志明就被推荐为洒普山总堂的传道人,1944年出任洒普山总堂会长。总堂下辖武定、禄劝、富民、禄丰、元谋等5县苗族教会,是最大的教区。1951年,王志明在昆明受储怀安牧师按立,升任牧师,他到各处讲道,带领人归向基督。
昆明市五华区教会的张绍辉牧师说,王志明牧师不仅教导纯正的真理,带领很多人信主,还在教会中突破了宗派和人的观念,只认定“基督的教会”,并立志将信徒带到基督面前,而不是带到某个人面前。尽管王牧师被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纪念,但在现今的苗族教会,并非像很多人认为的那样,他会被常常提起,甚至有的苗族信徒都不认识这位牧师,王志明牧师所牧养过的苗族教会也不会被视为“王志明的教会”。
张牧师反而将这种不常常提王牧师的现象看为宝贵,“在苗族教会里,我们不强调王志明,因为他只是上帝的器皿,我们最强调的是基督。”他说。
据有关资料证明,到“解放”前夕,仅武定县内,就有5500多苗、彝、傈僳族群众受洒普山总堂之感召,信了耶稣。
1945年,王志明牧师还于昆明翻译编纂了苗文的《颂主圣歌》,这可能是全中国第一本苗文赞美诗。张绍辉牧师还告诉福音时报同工,在苗文《新旧约圣经》于2009年出版之前,苗族教会只有传教士所翻译的苗文《新约圣经》,他们并不知道圣经还有旧约。为了让信徒们知道更多神的话语,王志明牧师为信徒手写编录了《旧约摘录》,并印制了1000本发给信徒。因此,一些现今已超过70岁的苗族老信徒尽管没读过汉文《圣经》,也不知道2009年出版的整全的苗文《圣经》,但是知道旧约的部分内容,比如亚伯拉罕献以撒的故事。
被抓的那一夜:守住所信的道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1951年,外国传教士被驱逐出中国,王志明继续负责当地教会。他虽然忠于国家,但拒绝参加当地的批斗地主活动,认为我的手曾为众多信徒施洗,不可用来沾染罪恶。不久,洒普山教堂被关闭,王志明牧师被勒令回家种地,于是他就回村里,在群众的监督下踏踏实实地种地,还兼任小队会计。尽管聚会被禁止,他仍带领信徒秘密聚会。在当时严酷的政治环境下,聚会很快被取缔,王志明被逮捕。
由于王志明牧师在苗族信徒里威信极高,加之身体能够顺从掌权者,所以政府经过再三考虑,出于民族政策的需要,将王志明牧师释放,并让他进入楚雄州政协筹委会。1956年,他以牧师身份,任少数民族代表团副团长,上北京参加国庆典礼,受到毛泽东主席的接见。此后,他到武定县文化馆工作,并当选第一届州政协委员。
这时,他更有了看圣经和进行诗歌创作的机会,但被发现了。虽然是见过毛主席的名人,可在每次政治运动中都被揪出来,写交代,挨批斗;到了1964年的“小四清”和“大四清”运动,他就被解除一切职位,彻底清除出阶级队伍,重回村子接受监督劳动。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革命群众涌入家门,抄家打人,基督徒被绳子拴成一串串游乡。王志明牧师戴着“帝国主义间谍走狗”的高帽子,被揪去开万人大会。可不管遭多大的罪,他都坚持信仰。这样熬了两三年,风浪看上去平静些,当时造反派忙着内斗。借此空隙,王志明牧师又和村里的一些老基督徒串联,半夜跑到附近山洞秘密聚会。
1969511,包括王志明牧师在内的当地21名基督教领袖因反对信徒参加三忠于活动被逮捕,当时他正在为信徒施洗,他们在狱中遭受非人的虐待。
王子文牧师说,王志明牧师是半夜鸡叫时被抓的,当时的一声枪响惊醒了一家6口人,后来门被撞开了。王志明牧师以莫须有的罪名,被关押在武定县看守所,长达4年多,期间与家人失去联系,直至197312月惨遭杀害,在临终前一天他见到了家人。
正式宣布的是“5顶帽子”。其一,帝国主义走狗,死不悔改的间谍,麻痹人民的精神鸦片;其二,现行反革命;其三,一贯抵制国家宗教政策;其四,地主党;其五,红军长征经过禄丰县境时,曾率领一大批地主狗腿子,阻拦红军过路,还真刀真枪地干,亲手打死了7个红军战士。其实,在几十年前,禄丰的确发生过当地民团与红军交火、双方各有死伤的事,可距离武定这边很远,跟王志明牧师更是八竿子打不着。但为了逮捕王牧师,当时的人给他定了这个罪状。
临终时的“三句话”
在被执行枪决的前一天,政府允许王志明牧师家人来与王牧师见面,当时王牧师已被判处死刑,但他的家人听到的是要释放这位牧师的话。据说,为了知道他们的对话,政府要求王志明牧师与家人对话时用汉语,不得用苗语。
王子文牧师回忆说,当时,王志明牧师的妻子带着几个鸡蛋,王牧师就对她妻子说:“拿一个鸡蛋,你吃一半,我吃一半,其余的你带回去。”“这句话意味深长”,张绍辉牧师说,“这体现了王牧师和师母之间的爱,可以看到他对家庭和妻子的心。”
另外,他还说了三句话,一语双关。“你们要听上面的话,要讲究卫生,要注意安全。”王子文牧师说。当时王志明牧师和家人是被监视的,不能讲任何反动或者与信仰有关的话,但他的家人都知道这三句话与信仰有关。王子文牧师解释说:“要听上面的话,即要听上帝的话;要讲究卫生,即要过圣洁的生活;要注意安全,意思是要警醒,以免沉沦。”张绍辉牧师说:“王志明牧师在当时的情况下说出这番话,可见他的智慧。外人听着以为这个人认识到自己的罪了,但他的家人都知道是在讲信仰。”
1973122966岁的王志明被判处死刑,在当地万人批斗会上被枪决,枪决时舌头已被刺刀绞碎,据说当时政府害怕他发动信徒造反。王子文牧师回忆说,当时伯父面带微笑,像司提反一样。遗体运回家后,一直有民兵看守着,不准别人靠近,只应许他家人送葬。当时的教会长老龙才新就把自己的棺木送王志明牧师入土。
尽管和伯父接触不多,但王志明牧师对主的忠心已深深刻在他的心里。王子文牧师还说,伯父在乡下耕种时会编写一些和农忙有关的诗歌,他是一个勤劳的人。
身后的荣耀:被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纪念
文革结束后,中央拨乱反正。1980年,政府为王志明牧师公开平反并修建坟墓,王志明牧师成为在文革中殉道,得到公开纪念的少数基督徒。
1998年苗族教会为王志明百年诞辰举行苗族教会史上最隆重的追悼会,仅诗班人数就达二千余人。
199879,英女王宣布20世纪世界十大基督教殉道者,王志明牧师与波兰神父圣国柏(St.Maximilian Kolbe1894—1941)、因信仰被父母杀死的南非原住民少女梅思默拉(Manche Masemola1913—1928)、乌干达圣公会大主教鲁温(Janani Luwum1922—1977)、俄国的圣伊丽莎白(St. Elizabeth of Russia18641918)、美国黑人民权领袖及牧师马丁·路德·金(MartinLuther King, Jr.1929—1968)一起名列其中。王志明为其中唯一的中国人,他的塑像被雕在伦敦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的西门上,成为威斯敏斯特唯一纪念的中国人。
王志明牧师长眠于下长冲村,这位殉道者的墓碑上写着他的生平,最后写了摘自启示录1413节的一句话:他息了自己的劳苦,作工的果效也随着他。
对于伯父的遭遇和被纪念,王子文牧师说:“我伯父能够为主耶稣走十字架的路、跑尽当跑的路、守住所信的道,有公义的冠冕为他存留,我为此感恩。”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