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鳌故事

作者:金 萱    来源:黔东南新闻网    时间:2015-07-30    点击量:
评论: (我要评论)

    锦屏文书的传说里,叠印着平鳌的华彩故事。

    平鳌是清水江中下游林区一个生息着契约精神的古老村寨,在过去的几百年中,通过锦屏文书在经济、社会、风俗、人际等方面关系协调的承载和表达,提升了族群文化的导向功能。在平鳌,有故事的锦屏文书,除了显性的史学和经济学价值外,还有历久弥新的文化导向作用。

    走进绿树掩映的平鳌苗寨,映入眼帘的是宽敞整洁的街道,一幢幢吊脚木楼点缀在山野田园之间,文化活动广场、风雨长廊、戏台、休闲凉亭等公共设施,成了平鳌人津津乐道的新事物。进寨公路边,村寨街巷旁,村民义务管护道路和树木的小木牌则见证了平鳌群众代代传承的公众利益至上的实践成果。六百多年来,平鳌人以敬惜生存环境、保育文化根基的情怀在这里繁衍生息,形成了热情、重诺、包容、谦逊的文化品格和公众利益至上的价值观。而今,260多户1200多人在这里和谐相处,呈现出一派文明祥和的景象。

    平鳌是锦屏文书的发祥地之一,诚信精神滋润了这里的风物和人文。明清时期,朝廷官员到平鳌一带征集“皇木”用于皇宫建设,现在平鳌还有“皇木坳”的地名。民国初年平鳌人姜天昊《杉王坳》诗云:“杉王名坳不同间,来往东方一键关。不任夷酋斤斧纵,神威谴令不生还。”上世纪60年代初,专家学者就是在平鳌首次发现了锦屏文书。

    平鳌民众以“和善”“诚信”为本,吸取锦屏文书诚信文化的精华,集聚传统民俗规约“教化”的正能量,代代传承,沿袭至今。据平鳌《姜氏族谱》记载,明永乐十年(1412年),平鳌人就捐资投劳在寨中修建斗牛场。平鳌寨脚的寨老议事长廊边,现在还矗立着一排古代碑刻,其中,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的“培植风水碑”、嘉庆十七年(1812年)的“修路碑”、光绪十四年(1888年)的“建凉亭碑”等古碑,都在讲述着平鳌人的诚信故事。

    不同的锦屏文书,都承载着相同的诚信精神和生态智慧,具有俯瞰历史的高度和视野。

    如果说上述的碑文是平鳌苗寨“公契”的范本,通过讲述平鳌人“共勷美事”、建设家园的义举,达至情感、思想的共有、共享,潜移默化将族群意识、社会价值标准传递给后人,强调精神家园对民族价值观的传承、对生活建构的重要性。那么,平鳌村民保存至今的一份签订于光绪三年(1877年)的“私契”——“女子杉木栽手卖契”,则在传递买卖公平诚信为上的同时,彰显了诚信伦理对族群文化心理的积极模塑和弘扬。

    立卖栽手杉木字人姜东佐。情因手中空乏,自愿将先年女儿玉凤栽文斗姜熙年弟兄等之山一截,地名引金返。其山界限:上截凭刀尖,下至堵乌幼溪,左凭岭以买主之山为界,右凭上截以下依冲为界,四至分明。其山栽手地主分作五股,地主占三股,女儿占栽手二股,卖与姜东盛名下承买为业。议定价钱八千文,其钱本名当日收用。候至秋收之后自还玉凤。其山自卖之后,任凭买主修理管业,卖主与女儿不得异言。今欲有凭,立此卖字为据。

  凭中  姜成宗
  东佐  亲笔
    光绪三年五月初八日  立

    “姜东佐情因手中空乏,自愿将先年女儿玉凤栽手二股出卖”,属人之常理,但这份契约打动人心之处,是契约中“候至秋收之后自还玉凤”的记述,寥寥几字,道出了一种不寻常:贫寒人家一家之主生计困窘的无奈与诚信道义的持守,慈父对女儿超越了时间和生命的亲情承诺。在这份契约面前,我们无需去追问故事的结局,因为故事的开端已经告诉我们,这既是锦屏文书经验意义的产物,更是族群共识的价值选择。其超脱世俗的沉响,在于公共认知感觉与社会价值理念的深入人心。

    有人说,平鳌故事,绕不开锦屏文书的前世今生。这样的表达,不仅有文史的穿越余韵,也呈现了当下语境的新意。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