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苗药 不仅仅只是传说

作者:    来源: 多彩贵州网-贵州都市报    时间:2015-09-02    点击量:
评论: (我要评论)

贵州苗药不仅仅只是传说

  ——专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苗药学重点学科带头人杜江

  每年的几个月时间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苗药学重点学科带头人、贵阳中医学院药学院教授杜江都会带着团队去往大山深处的苗族村寨探望当地苗医,一起上山采药识药、农作劳动、吃饭喝酒……虽然并非苗族,但时间一长,老乡们都把他当作族人对待。

  这位在学术界被称为贵州苗药“开山立作第一人”的苗医专家,如今已在全省各地搜集到几千个不同的苗药古方,这是他30年来不断寻访苗药验方而积累下的成果。这些搜罗到的苗医药方都在村寨里流传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在民间经过了大量临床病例验证,被真正懂得其价值的人视为无价之宝。

  苗药或面临失传危险

  自古以来,贵州就有“夜郎无闲草,黔地多灵药”的美誉。在苗乡,几乎每个村落都有苗家人掌握几种甚至十几种苗药治疗方法。

  一般来说,苗医在用药时,有单方和小复方之分,一个小复方的药味一般在3~5味药之间,有药精量重的特点。而这些苗药方很多都有着堪称神奇的疗效:骨伤蛇伤疗效突出,烧伤皮肤迅速复原,感冒发烧拉肚子之类更是苗药治疗的常见病。受“迁徙特色”和“大山文化”的影响,即使没有有药材,很多苗医甚至可以徒手或借助各种劳作工具替人治病,更何况丰富的药材资源的西南地区为苗医提供了大展身手的广阔空间。

  如今,苗药占据了贵州药业半壁江山。尴尬的是,与因疗效显著正被大多数城市居民认知接纳的苗药相比,苗医传承却成为不少行业人士的心头之痛。

  “没有文字记载,只能靠世世代代的口传心授,加上‘只传内、不传外,宁愿失传,也绝不乱传’的保密观念,加上苗医民间经济收入低等特点,特别是执业医师法的限制几乎让所有苗医都处于非法行医的境地。更何况中西医学的强势冲击,苗药在传承上倍加艰难,甚至面临失传的可能。”面对记者,杜江直言不讳。

  随着老一代苗医的陆续谢世,许多宝贵的民族医学药学绝技和经验流失状况突出,有的甚至相继失传。而继续搜寻新良方并“抢救性继承”论证这些正在面临失传危险的旧药方则是杜江及团队目前工作的核心。

  “与过去相比,现在到民间验方收方越来越困难了,很多方子需要花上大量的科研时间才能去论证真伪,一想到手边还有几千个方子等着去验证,真想每天时间能有48小时啊。”看得出来,即使是在接受采访,杜江也十分珍惜这短短的1个小时时间。

        苗药生存的另一条路径

  采访中,杜江教授不止一次提到,抢救苗药资源、振兴苗药产业除了溯本求源保护研究好宝贵的药方外,最急缺的便是资金和科研人才。

  “现在,省委省政府出台了不少促进全省苗药产业做大做强的政策措施,苗药发展也迎来了好机遇,然而,在现阶段,我还是很寄望有信念实力的企业通过整合将苗药做大做强。这样才能在自己发光的同时照亮更多的人。”杜江教授告诉记者。

  2010年6月3日,有着“苗药第一股”之称的贵州百灵企业集团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登陆中小企业板股市。原本打算募集3.5亿的IPO,却意外融到了14.6亿元。面对超募的11个亿,贵州百灵董事长姜伟随即表示,超募的资金将全部用来整合贵州苗药资源,并购重组苗药企业。

  2009年,贵州百灵以3000万元的天价从贵州省中科院天然产物化学重点实验室等机构买下了抗乙型肝炎病毒的一类新药Y101,而其药方源头则来自苗族药马蹄金。如今,以马蹄金素为母体化合物已设计合成了200个衍生物,而目前已经进入临床实验阶段的1.1类新药“替酚酞”便是从中优选出的最好的一个。

  “如果苗药产业希望做大,就应有企业舍得下血本对中间的研发环节进行突入,这样才可能不断推出新药,否则苗药产业就是无本之木。”杜江如是说道。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之前,百灵从1997年就率先在全省推出了苗药咳速停糖浆及胶囊。如今,通过自主研发、联合开发、兼并收购等形式积累苗药产品资源,百灵的苗药专利产品已达到17个,占全国苗药文号的11%。

  百灵为苗药发展打开新大门

  时间回到两年前,对这一年的贵州百灵而言,斥资500万从一位来自黔中安顺老苗医手中购得的治疗糖尿病苗药秘方被正式命名为“糖宁通络胶囊”一事,是让所有百灵人都为之一振的好消息。

  “治疗糖尿病能行吗?”即便是已经有一部分糖尿病患者在服用糖宁胶囊后出现明显好转,但与市场最初的质疑声一样。

  杜江说“我希望能有实例和数据来说服我。”

  接下来,随着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用植物研究所和贵阳中医学院实验中心基础医学实验室对原始秘方进行药效学、毒理学、药学等项目进行试验后,呈现的科研结果和实验数据使该药的优势得以体现。

  与此同时,为了更好推广这款苗药,让更多糖尿病患者更快受益,经过一番思考调研后,贵州百灵选择了走医院制剂+专科医院模式,尽快将“糖宁通络”推向市场。这创新的一举,也赢得了杜江的“手工点赞”并在国内外专业学术交流会上作为典型事例介绍。

  “一般说来,开发1.1类新药至少需要十几年的时间,开发6类新药,也需要五年以上时间。‘糖宁通络+专科医院’模式的结合,为苗医、苗药的传承和发展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在应用中较为完好地保存了苗药文化,更能通过科学实验、临床应用为苗药发展注入科技力量。我很赞同。”杜江说道。

  杜江表示,一直以来,西药降糖药占据了大部分市场,苗药的话语权更很微弱。糖宁通络如果成功,其价值不可估量,将惠及众多糖尿病人,而世人也将得到一次重新认识贵州苗药的机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