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格理牧师孙子首次来华追溯家族百年足迹 畅谈祖父与苗族渊源

作者:    来源:福音时报    时间:2015-09-10    点击量:
评论: (我要评论)

伯格理牧师后人在昭通(图:斯嘉姐妹)

伯格理牧师后人来华,发言者为伯格理牧师孙子史蒂文·波拉德(图:潘弟兄)

伯格理牧师后人在石门坎,身着苗族服装(图:斯嘉姐妹)

100多年前,伯格理牧师远渡重洋,带着福音的盼望深入云贵山区,为一个生活在
社会底层的民族带去了基督教信仰,借此更新了当地人的生活和文化,并在贫瘠荒
凉的石门坎建立了中国西南的文化高地和“海外天国”,一切堪称奇迹。在伯格理牧
师逝世100年后,他的孙子Stephen、孙媳Marcia、曾孙Blake和曾孙女Stephanie一
行4人首次来华,于8月底9月初走访了石门坎和昭通,循着伯格理牧师的足迹,缅
怀先人。

在参加了9月1日于昆明举行的纪念伯格理牧师逝世100周年的活动之后,伯格理牧
师的孙子史蒂文·波拉德(Stephen Pollard)接受了福音时报同工的专访,他谈到
了走访石门坎和昭通后的感受,并认为伯格理牧师给苗族人留下的最宝贵财富为苗
文,通过文字,苗族人拓展了自己的认知领域。

*走访昭通和石门坎的感受:被苗族信徒的爱和良善所震惊*

史蒂文身着湖蓝色毛衣,戴着棕色围巾,吃饭的时候,他也还挎着苗族信徒赠送的
纪念包包,那是苗族姊妹亲手缝制的。他说,在来云贵之前,他了解石门坎的唯一
渠道就是爷爷的书。从书本中,他知道石门坎的自然和生活环境有多艰苦,也知道
那里的苗族人有多需要得到帮助,但当他亲自走到那里,才下车就看到苗族信徒唱
着诗歌,夹道欢迎,心里十分感动。

他用“震惊”来形容自己在昭通和石门坎所看到和感受到的一切。“这次来,我被当
地人发自内心的力量、爱和良善所震惊。”

Marcia在形容苗族信徒时,也用了类似的词:慷慨、良善、喜乐……

此次云贵之行,也让他们对于伯格理牧师向着苗族人的爱有了更深的体会。100多
年前,伯格理牧师远渡重洋,深入穷乡僻壤,只为将福音带给这些生活在最底层的
人,那是怎样的一种爱。

昭通教会很小,在一个临时搭建的小房子里,他们只看了伯格理牧师当时居住过的
地方,是一个土房子。至于石门坎,其实,那里的自然、居住和饮食条件,史蒂文
认为,现在已经改善好多了。他说,在20年前,他的姐姐也到过石门坎,那时道路
泥泞,需要克服很多艰难。

*史蒂文:伯格理牧师留给苗族人最宝贵的财富为苗文*

伯格理牧师来到苗族人中,不仅传播基督的福音,还创制苗文、办学校发展教育、
建麻疯病院、建足球场和游泳池……他所做的一切,不仅影响到苗族人的精神层面,
还借助福音的力量,改变了苗族人的文化和生活面貌。他留给苗族人的财富,若一
一细数,能从历史、教育、文化、信仰的角度罗列很多。

这其中,史蒂文认为,伯格理牧师给苗族人带来的最宝贵的财富为苗文,他很难体
会它的意义,只知道当时苗族人不会讲汉话,伯格理创造苗文,能够扩大苗族人的
认知领域。

他看到很多人都在为提升石门坎人的教育水平而努力,心里十分欣慰,对于苗族信
徒们,他有着太多的祝愿。在纪念伯格理牧师逝世一百周年活动接近尾声的时候,
他为苗族信徒们祷告,“希望主与苗族信徒们同在,让他们的受教育程度不断提
高,经济得到发展,灵命有所长进……”

*伯格理后人怀念伟大的Emma,并思考**为何伯格理后人没了宗教热情?*

一位全程陪同史蒂文等人云贵之行的基督徒姐妹还透露,在走访昭通和石门坎时,
伯格理牧师后人还常常提起一个人——伯格理牧师的妻子Emma。据说,Emma活到90
岁,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女人。这个女人的前半生,陪丈夫在石门坎,把爱给了围绕
她的人。后半生,独立抚养四个儿子长大成人,孩子们必须非常努力,获得奖学金
之后才能上学;Emma回国后,得到过循道会的帮助,但也需要出去工作才能养家糊
口。这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柏格理有四个儿子,老二是商人,老三是英语老师,老三的孩子现在在英国老家康
沃尔,建立了一个博物馆,所陈列的几乎都是伯格理牧师的资料。

史蒂文的姐姐和姐夫曾于1997年在中国上海工作半年,姐夫是物理学家,姐姐是莎
士比亚专家,写过一本关于书,讲述美国人在中国的故事。夫妻俩曾经到过石门
坎,当时路很险,条件十分艰苦。

另外,史蒂文认为,中国人有些神化伯格理的贡献,而美国人会倾向于将人还原为
人。尽管,欧洲人曾将伯格理誉为二十世纪十大杰出传教士,齐名戴德生、李文斯顿……

对于伯格理牧师在石门坎所做的一切,Stephanie则谦卑地说:“是你们苗族先找到
柏格理向他求教真理;是你们苗族邀请柏格理到石门坎,和他一起建教堂建学校;
这奇迹,是你们苗族的祖辈和我的祖辈共同创造的,不是柏格理一个人。”

史蒂文还透露,柏格理的父亲是一个非常严格的清教徒,母亲比较宽容务实,这在
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伯格理,使他成为一个务实的循道会传教士。但从柏格理以后,
家族再没有出过非常虔诚的传教士,他的家族后人中更多的是科学家。虽然他的父
亲也相信上帝,但是更信仰科学。史蒂文也在思考,如果柏格理的宗教热情来自家
族影响,那么,为什么柏格理之后,家族并没有再现宗教热情呢?

当史蒂文等伯格理后人亲自走到石门坎,寻找那些爱的足迹,然后一边阅读伯格理
牧师当时留下的日记,并看到伯格理牧师为苗族人所带来的改变时,他们又会如何
思想当时这位传教士所做的一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