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贵州石门坎福音堂的一个主日

作者:扬伊    来源:福音时报    时间:2015-09-16    点击量:
评论: (我要评论)

石门坎基督教福音堂(图:福音时报)

石门坎福音堂主日(图:福音时报)

这个季节的石门坎多为阴雨天气,9月13日,福音堂的主日礼拜还是像往常一
样,12:00开始,时长三个小时,聚会人数为70-80人,几乎是苗族。为何12:00才
开始礼拜?原来,有的苗族信徒为了做礼拜,在路上来回要走6个小时,多是山
路,有的人还背着孩子,礼拜时间太早的话,很多居住在山区的信徒没法赶到教会。

从云南昭通到贵州威宁石门坎只有30多公里,若能找到办法抄小路,只需要40多分
钟就能到石门坎。福音堂就在石门乡镇政府附近,屋顶红色的十字架是标志,除此
之外,它只是一间普通的平房,上方写着“石门坎基督教福音堂”。该堂新建于2003
年,窗户装的是普通玻璃,使整间教堂显得明亮、通透,和石门坎阴沉的天气形成
鲜明对比。教堂内有木质的红色长凳,分成左右两排,每排十多条长凳,有的已经
有点摇晃,男女分坐,背着孩子的妇女很自然地坐在后排,一边哄孩子一边参加礼
拜,时不时地要出去几次,身穿苗族服装的老年信徒则十分安静,只是唱诗、祷
告、听道。讲台附近,摆有赞美时用来伴奏的钢琴和用来显示歌词的投影设备。

一般提前半小时或15分钟,信徒们会陆续进入教堂,在主领人的呼召下开始唱赞美
诗。整个崇拜多用苗语,偶尔用汉语方言。走进教堂不到一分钟,信徒们就开始唱
赞美诗《神啊,求你为我造清洁的心》,整个礼拜所唱圣诗多来自苗族教会的《颂主
圣诗》。

“一双钉痕的手,叩响久闭的门,一个柔和的声音,把我们的心夺走。明知这路是
十字架的路,有风有雨很大很难也很苦,主慈爱的手时时拉着你的手,没有任何理
由,不去走脚下的路……”刚唱完这首《感恩的泪水》,信徒们就开始祷告,一位身穿
湖蓝色衣服的老姊妹一边用苗语祷告,一边用纸巾擦去泪水。

整个礼拜长达三个小时,赞美的时间较多,唱完一首诗歌就祷告几分钟,讲道的时
间大约是20分钟,那天,一位老弟兄分享了《约书亚记》5章13-15节,主题为《你是
帮助我们的?是帮助我们敌人呢?》。讲道人的声音不算大,用的是苗语,前排的
信徒都专心聆听。后排的人较为活跃,时不时传出孩子的哭闹声,妈妈们只好抱着
孩子到教堂外。

随后,水城火铺教会的李民长老介绍了伯格理牧师生平,并做“百年勉励”。为了纪
念这位伟大的传教士逝世一百周年,石门坎教会将举行活动,“我们怀念他的信
仰,也希望借此点燃我们曾经火热的心。”他说完,带领大家唱起了诗歌《愿那灵火
复兴我》,“起初的信心何处失落?我愿悔改重新再得着。在那明媚的春光里,在幸
福的生活中,我们陶醉,我们欢乐,早把主恩典忘记……”

同时,幻灯片上展示出了一张张照片,伯格理牧师逝世时心痛沉默的苗族老人,伯
牧师在一百多年前带领大家修建的、现今仍存的石阶,他从英国休假回来时带的树
苗、如今已是百年苍天大树,在伯牧师带领下成才的苗族前辈杨雅各、吴性纯等
人,2015年8月26日伯格理牧师后人来访石门坎……伯格理牧师修的路今天还在,亲
手栽的松树还在,他带来的三叶草种子发芽了,那些草一岁一枯荣,也还在。

“伯格理牧师以生命爱中国,我们将于9月16日举行纪念活动,这是百年流泪的纪
念。”老弟兄说完,带领信徒们一起诵读了《约翰福音》12章24节,“一粒麦子不落在
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伯格理牧师是石门坎圣
地的缔造者,这百年记忆刻骨铭心,石门坎有一个故事,关于一个人的爱与被神爱
的地方。”他补充道。

老弟兄讲完,信徒们唱起了小敏的诗歌《十字架的爱》,“耶稣用十字架,十字架的
爱,废掉了代代冤仇……”

礼拜最后是教会事工报告,有苗汉双语,吴弟兄讲了有关纪念活动中的注意事项,
并邀请大家为此祷告。“要仰望全能的上帝,不要只看教会的软弱,我们的力量从
他而来……”

石门坎位于贵州接近川滇最边缘的西北角,古时被称作乌撒蛮的乌蒙山区腹地,属
威宁,距县城140公里,平均海拔2200米,生态恶劣,通往乡村的道路多为羊肠小
道,有的村寨需翻山越岭才能到达。一到雨季,山间云雾缭绕、寒气袭人、行路艰
难,正如《石门坎溯源碑》所写:“天荒未破,畴咨冒棘批荆,古径云封,遑恤残山
剩水。”1904年,英籍传教士伯格理来到这片荒地上,随后将工作重心转移到石门
坎。他不仅传播基督的福音,还和当地苗民一起建教堂、学校、医院、游泳池、足
球场,并创制苗文、培养苗族知识分子,使石门坎一度成为西南地区的文化高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