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秉吴通贤:“蝴蝶妈妈”的传承人

作者:    来源:新华网贵州频道    时间:2015-10-16    点击量:
评论: (我要评论)

新华网贵州频道10月14日电 这是一个位于湘黔铁路边上的乡镇:火车的轰鸣没有影响她的宁静;这是一个坐落在半山之腰的苗寨:茂密的古树却没有掩蔽她的灵气;这是一间典型的苗族吊脚楼,古香古色的木质房屋里,住着一位“可以唱三天三夜不重复”的人。他,就是贵州省施秉县杨柳塘镇屯上(地名)苗寨的歌师——吴通贤。

    出生于1953年的吴通贤是地道的苗族人。他的父亲是家族享有盛名的歌师。从小的耳濡目染,使吴通贤爱上了哼哼唧唧,后来慢慢知道了歌的意思,也就越发认真起来。到了18岁,便正式跟其父亲学艺。

    学艺期间,吴通贤利用游方(苗族青年男女谈恋爱)场、走亲访友的机会与他人进行对歌,得到不断的提高。经过家父的指教、自己的努力,或许还有天生的悟性,身经百战的他在26岁的时候已经成为杨柳塘一带对苗族《刻道》很有研究的的名歌师。

    “刻道”,作为一种“工具”的名词,为镌刻之意,“刻道”亦称“刻木”,又叫“歌棒”。歌棒的材质以枫木为尊,这和苗族群众自古以来对枫木的崇拜有着深厚的文化内涵。这就“引出”了作为一种文化载体的名词——《刻道》。

    《刻道》是苗族《开亲歌》中的精华部分,主要记载了苗族婚仪中的礼数,是苗族的“婚姻法典”。《刻道》在2006年以“民间文学”项目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吴通贤制作歌棒。

刻录苗族古歌。

《刻道》中有一个关于“蝴蝶妈妈”的传说。

    《蝴蝶妈妈》出自《苗族大歌》(其他地方叫《苗族古歌》),它是施秉、黄平等县支系苗族十二路大歌中的一部,共有500多行,原名“妹榜妹留”,译成汉文就叫“蝴蝶妈妈”。

    相传蝴蝶妈妈是从古枫树变来的。蝴蝶妈妈喜欢吃鱼,经常展翅在水边。后来“她”和水上的泡沫嬉戏“游方”,怀孕后生下了12个蛋。12年后,生出了姜央、雷公、龙、虎、蛇、象、牛等12个兄弟。

    苗族先民把枫木作为图腾进行崇拜。他们把枫木当作自己的亲属,认为自己的祖先源于枫木,正如《苗族古歌》所唱的:“还有枫树干,还有枫树心,树干生妹榜,树心生妹留,古时老妈妈。”意思是说,枫树干和枫树心生出了“妹榜妹留”。传说中的“蝴蝶妈妈”则被视为苗族的始祖。

    “刻道”一般分三面镌刻,一面9个符号,共计27个符号。符号多用象形、指示等创字法,具有很高的学术参考价值。演变到今天,有许多“刻道”符号刺在绣片上,还有的画在纸张上,更有刻在烟杆上的,形成多样性载体。

    《刻道》主要流传于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的施秉、黄平、镇远、凯里这一支苗族中,而从黄平、施秉等地搬迁出去的如今在贞丰、安龙、关岭等县的苗族却以仪式来呈现“刻道”。《刻道》的主要唱诵场合为婚礼、年节等酒席上,以两男两女以盘歌形式进行对唱。

    《刻道》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目以来,主要流传地施秉县杨柳塘镇一带,从2009年开始举办“刻道文化节”,如今举办了6届。文化节的带动,每年都涌现出一批《刻道》新手。

    举办文化节,歌师吴通贤大有了“用武之地”。吴通贤对村寨的公共事务特别热心,对古歌的传承更是关切。每年的农闲时候,只要有人肯学,他都很热心地教。第一届“刻道文化节”前夕,就集中“提炼”出500余人参加节庆表演。此后每年的文化节,几乎都由他来负责《刻道》的授歌、排演。

    吴通贤除了在《刻道》传承上有突出贡献之外,多次参加省、州级赛事,曾经代表县里登台央视“民歌中国”栏目。

    仲夏雨后晴天,为制作“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申报片”,我们一行来到吴通贤家,在听他讲了自己的故事后,请他实景演示了作为“工具”的苗族“刻道”的整个制作过程。

    也许,这样的记录,也是一种有效的“传承”!(图文:奉力)

刻道培训。

苗族对歌。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