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羲女娲图腾与民族精神

作者:刘辉    来源:人民日报    时间:2015-10-18    点击量:
评论: (我要评论)

远古传说,虽然掺杂着神话,却与单纯的神话有着根本的区别,因为有的传说承载了一定的真实历史。

传说中的“三皇”包括伏羲女娲,并视其为中华民族的始祖。许多文献记载了不同的伏羲女娲传说。如《太平御览》引《诗含神雾》:“大迹出雷泽,华胥履之,生疱牺。”《左传》:“太昊氏以龙纪,故为龙师而龙名。”《说文》:“娲,古之神圣女,化万物者也。”有传说他们为龙身,有说蛇躯。汉代文物中发现的伏羲女娲图像,也存在这两种形体,为探究他们的身体特征及其内涵提供了珍贵资料。而其中有的伏羲女娲长两足,说明不是蛇躯。因为蛇无足,只有龙才生足。如安徽宿州褚兰镇夏疃村墓山孜北坡汉墓墓顶刻画了生两足的伏羲女娲,证明他们原本为龙躯。至于女娲补天、伏羲女娲繁衍人类等传说,主旨是为他们歌功颂德。

被神化的躯体、功绩与其身份有着至关重要的联系。古人鼓吹、信奉天命。从远古到先秦,几乎所有开国帝王的出生或自身都发生过“奇象”。如史载“黄帝生而能言,龙颜有圣德”;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周、秦之始祖乃至刘邦的出生,都有神奇现象发生,其目的是宣扬他们受命于天。由此可知,伏羲女娲所生的龙体亦旨在证明他们得天命和拥有“龙德”。国外史前同样出现过类似情形,如埃及的人面狮身像,即是天命论的表现。伏羲女娲的种种传说传递了两个有关身份的信息——最高统治者和始祖,且他们的创世神话又具有原始性,解释了人类的起源与繁衍,起到了巩固权力和内部团结的作用。因此,合理的推测是二者的神话产生于原始社会,他们应是不同氏族的统治者。

引人关注的是,不仅苗族、仡佬族流传始祖伏羲女娲的神话,新疆也出土有大量伏羲女娲图像,且阿斯塔那唐墓伏羲的帽子、胡子都是维吾尔族的特征,说明苗族、维吾尔族等民族也认同他们是自己的祖先。历史传说和出土文物中的伏羲女娲,印证了中华民族同源共祖,成为连接不同民族情感的纽带,系中华民族团结与和谐的见证。

我国对龙的崇拜源远流长。从河南濮阳西水坡遗址发现六千年前的龙虎蚌塑开始,历经先秦各朝各代到今天,龙文化始终受到人们的崇敬、喜爱。龙文化为什么在我国具有如此持久、强烈和广泛的影响呢?《易·文言》说:“龙德而正中者也。”故伏羲女娲的龙躯是“龙德”亦即“圣德”的体现。“龙德”可概括为:仁爱厚德、团结友善、无私宽容、和而不同。这不正是中华民族精神与品质的写照吗?龙腾四海,世界翘首。所以世界华人自豪地说:我们是龙的传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