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民语电影走进苗乡侗寨

作者:梁朝文    来源:贵州民族报    时间:2015-10-21    点击量:
评论: (我要评论)

——记黔东州南民语译制中心苗语电影配音演员宋其生

资料图片

    在黔东南州的民族村寨,一到赶集的日子或民族节日,少数民族群众就会观看到用苗语配音的电影,大家乐在其中。这一切都源于一位“幕后英雄”,他就是黔东南州民语译制中心苗语电影配音演员宋其生。
    1983年,他满怀信心走上了民族语电影翻译配音工作岗位上。由于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配音专业培训,处于边学边配音状态的他,在第一部处女作《月亮湾的笑声》电影配音工作中,圆满完成为一村干部配音。在《高山下的花环》电影里,他“摇身”一变成为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指导员。时间穿越到抗日战争,在《血战台儿庄》电影里他成为国民党一位高级将领师长,在电影《咱们的退伍兵》里,他又成为一名退伍军人。
    后来,随着多次被选派送去参加“全国民族语电影制译工作会”学习,加上自己有一颗积极上进酷爱本民族工作的心,配音知识不断增长,也渐渐地掌握了一定的配音技巧,开始在同事间崭露头角,很快从一名新人,成为多部当时放映火热的苗语电影配音演员,在黔东南州少数民族地区成为群众十分受欢迎的土“明星”。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2009年传统的电影胶片向数字转化,电影的声像等全方位有了质的飞跃,民族语电影制译配音艺术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对于翻译配音工作者来说,不仅要具有深厚的语言功底和广博的文化知识,还要具有丰富的少数民族文化知识和语言表演能力,对生活有敏锐的洞察力,才能去感受、去模仿、去配好自己的角色。民族语电影幕后配音工作艺术来源生活,却又高于生活,又服务于生活。幕后配音声音稍纵即逝,来不及推敲、斟酌、玩味。如果台词翻译不够味,配音台词表演不流畅、不细腻、不动情,那无法打动观众的心。翻译不能“近似”,而是“达意”,让人听懂,更不能让人“回味无穷”“模糊不清”。
    民族语电影配音演员从事的工作,看似机械式重复昨天同样的工作,其实不然,他们每一天的工作都在为不同年代、不同题材、不同性格特征的角色翻译配音。品味百味人生,字斟句酌精心研究台词,用不同的语言和语气来塑造不同性格特征的角色,吃别人所不能吃的苦,做常人所不愿意做的事业,兢兢业业在做艺术再创作。所以在平时的工作中,配音演员付出的劳动比一般的工作就多得多,辛苦得多。
    宋其生说,电影配音演员是一个特殊的群体,虽然在形象上是低曝光率,是娱乐圈的边缘人物,但是声音上是高曝光率,成为广大观众最熟悉的陌生人。为了工作的需要,他长期订阅《演讲与口才》,自学完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的《当代中国译制》《翻译与配音技巧》等,经常在《世界文化知识精华》书籍里游览。在高中时代曾学习过苗文,后来在贵州民族学院等地参加苗文培训,加上自己热爱民族语电影翻译配音工作,勤学习本民族文字的书籍,养成了勤学习爱着笔记的习惯。
    有了良好的苗文基础知识后,在翻译配音电影工作中游刃有余,熟练使用自己的民族文字,31年来,他独立完成翻译电影故事片438部、科教片96部、播出苗语新闻广播两万余条、为黔东南州各级政府各个部门翻译各类宣传资料60余篇,为自治州组织部远程办翻译配音农村党员教育课件近百部。从2013年9月至今,宋其生在贵州省凯里学院音乐学院给学生上苗文课,为了提高学生学习苗文的兴趣,他采用放苗语电影给学生看、放苗语广播给学生听,相结合的教学方法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孜孜不倦地从事传承民族文化的工作。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至九十年代初,电影事业辉煌的时候有多部门、多渠道给予充足的经费进行翻译配音,译制配音队伍不断壮大,苗、侗语译制配音演员多达20 多人。但到了九十年代中期,电影行业陷入低谷,导致译制经费链条出现断裂,由于经费严重不足民族语电影译制工作举步维艰,单位每个月只发放198元的生活费,配音演员纷纷向外流失,当时他也想跳槽。
    还记得1985年秋天的一个晚上,他在凯里市三棵树镇对门寨放映苗语片《高山下的花环》,天刚降下帷幕,男女老少占满了球场,人声鼎沸,像过年一样热闹,电影放映中整个球场时儿鸦雀无声,时儿掌声如雷。他看到许多观众两手撑着下巴,两眼紧紧盯着银幕不放,看得如痴如醉,有时候一两个又窃窃私语,接着又哈哈大笑。原来她们是被剧中演员说苗语台词给逗乐了,心想她们和自己的母亲一样不懂汉语让他难受。又看老百姓如此喜欢自己译制的民族语电影,他心里的成就感、满足感和自豪感油然而生。一位苗族老妈妈曾经对他说“宁舍一餐饭,不舍一场苗语片”。这纯朴肺腑之言,更加坚定了他从事民族语电影翻译配音工作的信念。
    在为解放战争《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三大战役和《建国大业》《建党伟业》电影配音工作中,由于缺少配音演员,宋其生一人担当为周总理、彭德怀、徐向前、邓小平、以及国民党的蒋介石、白崇禧、李宗仁、张自忠等70多个角色翻译配音,角色越多台词就越多。电影台本翻译与其他文本不一样,其他文本可以加注,电影台词翻译不能加注,台词字数翻译不能超越原台词,也不能过少,少了配音口型跟不上。为了塑造好各种人物的性格特征,在录音棚里和话筒前不断变化方位,来改变声调为不同的角色配音。
    为了兑现30年前自己许下的诺言,让少数民族群众看好看懂电影,这些年来他在电影幕后默默耕耘为438部影片配音,用不同的语气塑造一千多个各种社会地位、身份、教育程度,上至国家领导人物、元帅将军、下至平民百姓、工人、士兵等性格反差大的角色配音。参加配音的《毛泽东和他的儿子》《取长补短》《男妇女主任》《建国大业》《一个都不能少》《倮念》等6部影片荣获国家民委、文化部、国家广电总局、中国文联的嘉奖。据统计,2012年7月至2013年7 月,民族语电影译制片在贵州省黔东南州少数民族地区放映了2300余场,到2014年5月到2015年5月放映了4368场,观众达八十余万人次,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2015年5月在昆明召开的“全国民族语电影译制工作会”上,宋其生受到了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局的通报表扬。
    宋其生常说,民族语电影、广播的放映和播音,有助于提升民生幸福感,满足民众对文化生活的迫切需求,我们有义务将这份宝贵的精神文化传承下去,发扬光大。从2012年2月到2015年10月8日此,他为黔东南人民广播电台主持播出2万多条苗语新闻,得到了许多听众的关爱和支持,收到少数民族听众来电100 多个,称赞苗语新闻栏目是传播正能量。凯里市舟溪镇曼洞村3组年近70的龙明国老人听到苗语新闻广播后,高兴之余不顾路途遥远亲自跑到黔东南人民广播电台,并且自己掏钱购买广播设备,安装在自家的屋顶上,免费播放给村民们听。现在,凯里市、台江县、雷山县、丹寨、麻江县等县的群众特意去购买收音机来听苗语新闻广播,有的村寨群众自发要求村委会,每天中午准时在12点30分打开广播让村民们听苗语新闻广播。
    为了履行30年前自己许下的承诺,更好地传承民族文化,他默默无闻地坚守在民族语电影译制阵地上。他说在今后的工作中无论再苦再难也要走下去,无怨无悔。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