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我想写 爱我所爱

作者:杨 桂 林    来源:文山苗族网    时间:2015-11-05    点击量:
评论: (我要评论)

认识虹玲是从她的作品开始,我记不清是在哪一期《文学界》读到她关于文学创作方面的感受文章,印象特别深刻,尤其知道她是苗族女性作家,我那骨髓里流淌着的苗族血液沸腾起来,为当代云南文坛突然闪耀出一颗苗族新秀而振奋。这振奋源于在云南屈指可数的苗族作家中,她较为年轻且文学成就也是最为明显的女作家。于是,虹玲这个名字在我脑子里扎下根,从那时起,我开始关注这个名字。
一次,我与红河几位苗族文友交流,谈到虹玲,他们说,虹玲在网上很红,她的长篇小说《情殇》达到一千多万的点击量,成为全国备受瞩目的网络文学作家。他们还说见过虹玲本人,是位灵秀女子,小家碧玉,其中有位女士问我想不想认识她,我点点头,女士把虹玲手机号码给我。我给虹玲通了电话,还加了她的Q号,闲暇时在网络里聊聊苗族聊聊文学。有时,她会发来些作品,让我分享,我们成为那种只识其文未见其人的文友。
20148月,我到蒙自参加一次文学聚会,见到虹玲本人。那天,她身着五彩斑斓的苗族盛装,像一只飞舞在金平高山河谷里的蝴蝶,很是吸引大家的眼球,因为我曾经足踏过金平,那是一个险山秀水,满目葱绿的地方,看到过金平群山峡谷里自由翩跹的彩色蝴蝶。或许是苗族人聚会,她讲着地道的苗族话。她和我寒暄一番,话题还是离不开苗族和文学,那种一见如故的感觉,格外亲切。吃饭的时候,我们几个喜欢喝酒的男人自然坐到一张桌上来,虹玲跑到我身边坐下,冒出一句“我要来和我哥喝一杯”,弄得大家哄笑起来。她开朗活泼又幽默风趣的表现,使得原本就热烈的氛围更增添了无穷的快乐。
这就是虹玲,一个玲珑小巧,秀气雅致,妙语连珠,睿智机灵,天性善良,热情率真的苗族女人。
写这几个文字,十分意外。一天晚上,我正埋头在电脑上录入书稿,挂着的QQ突然闪动着一个头像,一看是虹玲。
对话框里出现几行字,大意是她出版一部作品集,叫我给她的新书写几句话。我惊奇得大脑一片茫然,按常理,给别人的书稿写文字,大多是德高望重的名流或是高职位领导之类的人才有资格提笔。我一个无名之辈,哪敢接受如此庄重的待遇,恐为不妥,赶紧推辞。虹玲却振振有词,讲了些道理,最终她一句话“苗族才懂苗族作家”,让我鼻子发酸。我无语了,这发自肺腑的心声,倒出了当代苗族文化人酸甜苦辣,风雨兼程,境遇尴尬的苦水。我作为苗族文化人的一分子,心同此理,感同深受,如同她的作品《再劣质也是自己的》那样的呐喊,这呐喊,恰是苗族人民千百来民族自信的真实写照。没有“劣质”哪来的“优质”,世界上所有文明都是从野蛮开始,一路走来,就像人类从原始人起步,慢慢演化成今天的高级动物一样的道理。同样,几千年来的苗族传统文化,能流传到今天,继承并弘扬,谁说它是 “劣质”?苗族作家文学同样如此,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谁敢说它“劣质”?我欣赏虹玲的这种创作态度和创作精神。基于这种态度这样的精神,我在这里斗胆的写了几句话,算是与虹玲共勉。
《永不消逝的城池》是一部小说散文集,书名《永不消逝的城池》是收入书中一篇散文的题目,虹玲之所以采用这题目作为书名,统领全书内容,我认为体现这方面的思想含义,彰显苗族人民热爱生活,自强不息,不畏牺牲,不畏强暴,顽强抗争,英勇不屈的民族精神。
书中所收录的作品,题材多样化,无论书写历史还是反映实现,无论表现爱情、亲情、友情,还是描绘自然风物,人文景象,内容视野宽阔,格调清新、独特,有着浓浓的地域特色和民族情怀。
《永不消逝的城池》里的小说,紧紧抓住“苗族”这个主题,围绕“苗乡”这条主线,选取一景一物,一人一事,用深厚的人文思想,讲述苗乡的故事,记录苗乡的历史,倾情讴歌苗乡的真善美,无情鞭挞苗乡社会的假恶丑。《黎明枪声》讲述一个老宅里的传奇,画面将人们带入20世纪50年代初期滇南红河岸边的爱情故事,那扑朔迷离,惊心动魄,曲折而扣人心弦的剿匪斗争场景,血腥、惨烈……生离死别的爱情凄美、梦幻、幽冥。
人性的本真,无论是如意的或是不如意的,终有结局,人生的舞台就是这样,谢幕了,一切回归平静。不过,价值不一样,善类,虔诚相随,苍天动容,大地落泪;恶类,众叛亲离,天打雷劈,地怨人怒。《情殇》将一个爱恨情仇的官场故事,当作一席生活的“盛宴”和盘托出,让人们去品味,去思索。作品如同当代滇南边地一幅幅波澜壮阔、发人深省的社会生态连环画,从历史到现实,从歌舞升平到天灾人祸,从愚昧到文明,再到人性的撕裂与复苏,都表现得淋漓尽致,生动鲜活,意味深长。从作品里,我们会看到这样的感人情节,那些心灵干净得像苗山涓涓流淌的清泉一样的苗族妇女,用最圣洁的情感,精心准备一餐只有女人才能分享的宴席。这些生活在社会最低层,思想如玻璃一般明净的女人唯恐请不到心目中的女神,竟然突发奇想,制造一则人命关天的“恐怖”消息,终于宴请到那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汉族女大学生,一个生活工作在苗乡的妇女干部因工作调动送别的情景,浪漫、坦然、从容,九曲回肠,亘古未有,人性美丽在那一刻幻化为五光十色的光环,绚丽得头晕目眩。
因为一念之差,一己之私,葬送了人间最圣洁的爱情。当今黑暗的官场,所滋生出来的权钱交易,无情地击碎无数有志热血青年的理想之梦……《蝴蝶飞》揭露血淋淋的现实社会是如此的残酷,世态如此炎凉,它告诉我们一个道理,那些心怀鬼胎,道德沦丧,阴险歹毒的人即使获得一时一刻的风光,也难以卸下背负一生的情债,受到道德法庭永远的审判。
《错的时间》捕捉到一幅诗情画意的瞬间画面,一对中年男女诠释婚外情感,含蓄、美妙。这画面,让我们清晰看到当代社会出现的情感走向,怦然心动,爱情就来了,没有任何理由,防不胜防,猛烈得无法躲闪,面对多元化的现代爱情,无法用传统的情感道德去评判,无所谓对与错。幸福千千万,心境明快、愉怡,享受了,就是幸福。
书中的散文,色彩艳丽明快,意境悠远,思想深邃,充满人生哲理。表现物象方面,《一缕晨光》通过写景,感叹人生犹如一缕晨光,瞬间闪现,而那一瞬却是最灿烂的,享受灿烂的人生,生命才有意义。《上帝与毛毛虫》让我们懂得学会适应,保持一颗平常心,其乐融融。《小屋趣事》讲述小屋里储藏的何止是趣事,更有青春时光的激情与憧憬,刻骨铭心,记忆永远。《女孩和艺术像》充满哲理,通过虚幻与本真的对比,才发现自然与真实才是最美丽的。《金平的雨》叙说故乡的月亮比外边圆,生在故乡,长在故乡,爱在故乡……赤子情怀,荡气回肠。《狂欢在“男人节”》反映独特的民风习俗,蕴藏着厚重的历史文化。《自信人生》感叹慢慢人生路,阳光不会时时相伴,也有雾霾笼罩的时候,只有经历了雨雾的洗礼,才懂得阳光的可贵。《公鸭来来》通过对一只公鸭和母鸭从两小无猜,再到相依相伴,最后生死别离的情景描述,让我们禁不住为生命的短暂而伤感,无论什么样的生命都注定无法摆脱自然规律,有生就会有死,所谓生命的永恒,那是人类赋予的自我安慰。作品里的公鸭来来和母鸭丑花的爱情,远比人类的爱情坦荡、忠贞、干净,因为它们的爱情没有目的,没有功利。
书写爱情的,《爱情来的时候》叙述的是缘分到来,爱情就来了,要获得美好的幸福生活需要去争取。《木棉畅想》借花喻人,红红火火的木棉花,好似轰轰烈烈的爱情在每个痴情女子心里绽放,年年岁岁,岁岁年年,周而复始,期盼着心上人的出现,而那个人始终若即若离,直到这位痴情女子容颜衰败,像凋谢在木棉树下那些满地红的花瓣,最终凄凄融入泥土,从心底发出自古红颜多薄命的无奈感叹。《风铃花》里的青年男女,情窦初开,花一样的年华,花一样的爱情,青涩纯洁,像山花一般烂漫,散发阵阵幽香,浓烈迷醉。
描写亲情方面,《故乡的车站》述说儿女是母亲心头肉,儿行千里母担心。小小的路边候车站,是母女情深的见证,更是母女心相连的交汇点,无论阳光相伴还是风雨随行,每一次的聚聚散散,总是那么肝肠寸断。《老师妈妈》讲述孩童时代的往事,通过追忆妈妈艰辛的生活,表达对妈妈无限的爱恋,讴歌永远的亲情,母爱的伟大。《外婆的麻塘》揭示新的文明出现,淘汰旧的文明,或许这就是所谓的自然法则,这是无法抗拒的。然而,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不是自然法则,是典型的人为因素,扼杀一种有生命的文化,十分可怕。《外公的花园》是一个历史时期的产物,它更是苗山接受外来先进文化的象征,是外公学习和应用现代文明的典范。作者心里的外公,是一个持之以恒,永不停歇追求真理的苗族男子汉,伟岸如山,大爱如海洋。他爱苗山,苗山的一草一木,视如生命。从作者笔下的外公,我们看到了一位朴实、善良、厚道、正义、开明、睿智、又不失威严的老一辈苗族基层干部的典型形象。苗族人家的火塘就是一盏永不熄的灯火,照亮苗山,照亮世界,温暖着每一个苗族人,只要火塘不熄灭,苗族人的精神就永放光芒。《火塘记忆》就是苗族人永远的精神家园。
以上这些文字,仅是对《永不消逝的城池》一点粗浅认识,不足以说明虹玲丰厚的文学创作思想。
世界上,没有一件艺术作品是完美无缺的,文学作为一门语言艺术,自然有它这样或那样的瑕疵。虹玲的文学作品也不例外,比如小说创作,局部故事情节的叙述转换跳跃幅度较大,有剧本痕迹。散文叙述,个别地方出现材料语言等细节,影响作品的艺术水准。这些,有待虹玲在今后的创作中克服。
在即将结束这些文字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虹玲对我说的那句话。这话让我眼圈泛红,热泪盈眶,陷入深深的思索……
“写我想写,爱我所爱”
虹玲想写的太多,故乡、亲人、朋友……
虹玲所爱的太多,祖国、人民,还有那个属于她自己的民族……
 
201577日于云南麻栗坡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