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利的旅游,“逼退”民间文化

作者:肖 飞    来源:贵州民族报    时间:2015-11-27    点击量:
评论: (我要评论)

旅游过度开发对于环境的破坏并不亚于工业污染,尤其是对民间文化的伤害会更大、更彻底。环境可以花钱修复,而民间文化环境一经破坏,便不会再生,即便补救,也会失去原真性,形成一种伪文化。
    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书记彭清华谈到发展旅游,讲述了他母亲和姐姐的一次旅游经历。两人慕名自费去广西西北山区的巴马瑶族自治县甲篆乡平安村旅游。这是一个偏僻却又令人神往的地方。村民自古清心寡欲,与世无争,“无论魏晋,不知有汉”,有长寿村之誉。山村一经出名,游人蜂拥而至。村民经不住利益的诱引,脆弱的民俗风情骤然蜕变。一些百岁老人,已经很会利用自身优势生钱,每天和游人照相,每次10元。彭书记的母亲付过10元钱后,和一位百岁老太照了相。他的姐姐刚要去照,老人转身拒绝,要求再付10元。不曾想,长寿村的纯朴民风传到百岁老人这里,守不住了!
    彭书记讲这个故事,是为了提醒人们,要保持旅游业的可持续发展,过度开发对于环境的破坏并不亚于工业污染,尤其是对民间文化的伤害会更大、更彻底。环境可以花钱修复,而民间文化环境一经破坏,便不会再生,即便补救,也会失去原真性,形成一种伪文化。当一位百岁老人变着花样挣钱时,再谈什么心静如水,那是矫情。
    旅游进而民间文化退的现象如今并不鲜见。云南丽江,曾经是多么令宣科先生这样的文化卫士自豪。而今,似乎很少听到宣科的声音,听得更多的是发生在丽江的旅游纠纷。泸沽湖的走婚仪式不再那么纯粹,更多地已成为游客嬉戏、调侃、玩弄这种纯洁家庭组织形态的闹剧,而泸沽湖村民在不知不觉间充当了闹剧中的演员。旅游者的大量涌入已经对传统的民俗风情文化形成强大的夹击之势,不少原本十分纯朴无邪的地方已经失守。
    现代生活方式时常会对几百上千年所形成的独特民间文化有种摧枯拉朽式的消融作用,人们出于对这种文化的好奇,而不是尊重,随意地去调侃和冒犯,直至消失。大量旅游者的涌入,使消失的速度加快。也许不出数年,再难看到那些大山深处的民俗风情。一些地方在发展民俗文化旅游时如同盗墓者,四处寻觅地处江湖之远的活态文化,不计后果地将这些特有的文明形态匆忙推向市场,吸引游人,赚取钞票。至于这些宝藏是否会遭到毁坏,已经全然顾不得了。生活化的文化遗产极其脆弱,稍有不慎,就会消亡。
    新西兰著名的旅游地,毛利人聚集地鲁特路瓦是一块净土,毛利文化至今受到政府的高度保护。在旅游开发热度不减的当下,我们能否对这些濒临消亡的民间文化作一次周密的普查,并出台一些严格的法规加以保护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