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贵州苗族与泰国苗族宗教信仰的相似性

作者:龙飞    来源:贵阳学院    时间:2015-12-18    点击量:
评论: (我要评论)

 

  摘要:泰国苗族主要居住在泰北,又以清迈府的白苗、青苗为典型代表,笔者通过走访考察,对泰北苗族与中国贵州苗族进行比较研究,发现泰北苗族和贵州苗族的宗教信仰存在高度的相似性,这种现象也证实两地的苗族同胞具有同宗同源的关系。

  关键词:苗族;信仰;相似性

  在中国,现共有苗族人民500多万,而贵州黔东南是苗族人民聚居最多的地方,其人口数量达3,688,900人,占全国苗族总人口的 51.3%。可以说,贵州的苗族具有世界苗族的代表性特征,贵州黔东南雷山县的“西江千户苗寨”是世界上最大的苗寨,又成为贵州苗族的典型代表。而在泰国,苗族主要分布在泰北的清迈、清莱等府,又尤以清迈府的昆岗拉苗寨、麦沙买苗寨最具代表性。笔者利用在泰国支教一年的时间,有机会对生活在泰国的苗族进行深入的考察,经比较研究,发现虽相隔千山万水,历经斗转星移,可两地的苗族人民在生活环境、风俗习惯、宗教信仰、审美形态等方面有着很多的相似性,其中,又尤其以在宗教信仰方面的相似性最多,这充分体现了两地苗族人民一脉相承的同宗同源关系。

  两地苗族人民在宗教信仰方面的相似性,体现在他们都十分笃信超自然的神灵,他们相信在另一个世界有众多的神灵在掌管着人间的吉凶祸福,所以这些神灵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是必须虔诚地供奉和祭拜的。笔者在泰北清迈府白苗、青苗这两个苗族村寨走访时得知,他们所敬奉的神灵和西江苗寨苗民所信奉的神灵有以下几类都是一样的:

  一类是祖宗家祭神。苗民认为人逝世后其灵魂还会存在,他们的灵魂还会回到家里来,还会在另一个世界关注着这个家,如果家人对逝者虔诚地祭拜,逝者的英灵就会保佑一家老小平安幸福,要是祭拜不周,就会遭到惩罚,或人畜生病或庄稼受灾甚至更大的凶险。所以,对祖宗逝者的祭拜是必不可少的。在苗族人家里都设有祭拜祖宗神灵的祭坛,祭坛还设在房屋主屋,以示对祖宗的尊敬。屋壁上设有神龛,苗民在此焚香献祭。每到逢年过节,做好的饭菜首先要祭拜祖宗,要请他们先吃以示敬奉。要是家里有了重要的事,诸如儿女要远出求学或者务工、或者家人突然有人生病、甚至做了一个奇怪的梦,苗民都会对祖宗神进行祭拜祈祷,以求得祖宗诸神的保佑,每年庄稼收获后,第一顿新米饭、第一顿玉米棒子甚至第一次制作的新豆腐,都必须要先祭拜祖宗神,请他们先尝新,这样他们才会保佑来年的丰收。

  第二类是门神,两地的苗民都相信家里的大门也是附有神灵的,门神也把持着家里的吉凶祸福,它能把财富好运留在门内家里,把祸害不幸拒之门外,所以在逢年过节的时候也是必须要进行祭拜的。尤其是每年春节新年的第一天,家家户户都会举行“开门仪式”,村民会守候到大年初一零点以后,打开自己家的大门,然后对门神进行祭祀,焚香烧纸,献上祭品,同时还要燃放鞭炮,以求得门神保佑新的一年平安幸福。

  第三类相同的神灵是灶神:两地的苗民都笃信灶神的存在,它掌管着一家老小的“口福”和饥馑,除了逢年过节必须祭拜外,平时还必须很尊敬灶台,不能再灶台上放置他们认为的低贱之物,比如鞋子、袜子、裤子等,也不能爬上灶台不能用脚踩灶台,苗家储存的粮食的粮仓大多在灶台之上,因为有常年的灶火烟熏既可以使粮食防潮,有能够防虫蛀,但年轻妇女尤其是家里的儿媳妇是不能爬到灶台之上去取粮食的,必须由家里的男人或者年长的女性去取粮食,否则就是对灶神的不敬。如果要乔迁新居,必须从旧家的灶台里取出一点灶灰带到新家的灶台里,这样才能引导灶神找到新家,保持一家人的烟火生生不息,人丁兴旺。

  第四类是土地神,两地苗民都信奉土地神,逢年过节在每家每户院子边上祭拜的就是土地神,土地神不进家门,所以对他们的祭拜就只能在屋外院边进行,土地神掌管着一个地区的风调雨顺,保证土地里的庄稼无灾无害。有的 地方还有共同的土地庙或者土地神龛,村民需要祭祀的时候会前往那里进行祭拜。

  除了以上几种苗民们信奉的超自然力神外,两地的苗民还相信有一种超自然力的邪恶之神存在,这种神灵会给人带来厄运和灾难,而最让他们恐惧的是他们相信在族民中有人能让这种神灵附体,那样这个族民就成了邪恶之神的化身,要是被他所诅咒就会带来灾祸,这也就是迄今在黔东南一带传说依然神秘的“放蠱之术”,由于都害怕会放蠱之术的人诅咒,大家都会对这样的人保持敬畏;而在泰北,这样的具有邪恶力量的人是被大家所排挤的,而这样的人一般也不敢公开自己的身份,要是被人发现有人在使用这样的邪恶之术,会遭到大家的一致驱逐。

  在两地的宗教活动中,无论在两地的宗教活动中,无论是在泰北苗寨还是贵州苗寨,都有一类从事宗教活动的“神人”,几乎每个村寨都有这样的宗教职业者,他们在族民中的地位是很高的,因为他们可以与神灵对话的人,能做到神人相通,神人合一。村无论是婚丧嫁娶,还是乔迁远行,都要请这样的“神人”占卦问神,以测吉凶和定下良辰吉日。若是有人生病或遭受厄运,或许也是因为妖鬼缠身,也得依靠“神人”祛除附体的妖鬼。笔者在清迈青苗寨亲眼目睹了一个“神人”为一村民驱鬼祛病的法式,其过程与贵州苗族里的神人驱鬼惊人地相似,这些“驱鬼”的“法式”,其程序和我在贵州黔东南西江千户苗寨所看到的几乎一模一样,两地相距如此遥远,并且跨越了至少百年,但其过程却依然如出一辙,这显然是苗族先民口耳相传一直保留沿用至今的结果,充分证明了两地苗民同宗同源的根源性关系。

  综上可知,从中国贵州黔东南的雷公山西江苗寨,到泰北清迈府的素贴山青白苗寨,两地虽然跨越数千里,迁徙的时间也逾上百年,可他们在宗教信仰却保持着高度的一致性,这充分证明了天下苗族是一家的同宗同源关系,同时也说明了苗族文化不仅历史悠久,而且源远流长,保存完好。从最初的黄河流域出发,苗族人民历经数千载,跨越上万里,几经辗转,如今已跨越了国界,走向了世界,使独特的苗族文化在世界约2000多个民族之林中绽放他们独有的美丽。

  参考文献:

  [1]吴荣臻,吴曙光主编.苗族通史.贵州民族出版社,2007.

  [2]石朝江著.世界苗族迁徙史.贵州民族出版社,2006.

  [3]石朝江著.中国苗学.贵州民族出版社,2000.

  [4]杨正文.苗族服饰文化.贵州民族出版社,1998.

  [5]袁少芬.泰国苗族考察概述.《东南亚》,1987年第三期.

  [6]李增贵.泰国苗族习俗概述.广西民族研究,1993年第二期.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