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化进程对苗族传统发展的冲击——以石门坎及周边的苗族为例

作者:朱国成    来源:中国苗族网    时间:2015-12-21    点击量:
评论: (我要评论)

 

现代化进程对苗族传统发展的冲击
——以石门坎及周边的苗族为例
摘要我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各民族共同开发了祖国的锦绣河山、广袤疆域。新中国的建立也使民族地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少数民族地区也有了长足性发展,但由于众多因素少数民族地区发展水平不高、发展依然缓慢,人口百万的苗族发展状况亦是如此。由于历史文化、自然条件、意识形态等因数石门坎等地的苗族依然很难脱贫, 时至今日 发展模式的改变、教育的普及、信息的便利苗族地区的发展才得以加快。
关键词:发展模式 传统 现代化
      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确保到2020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从少数民族地区发展缓慢的现状看,少数民族地区的发展任务依然很艰巨。从整体来看多部分苗族仍旧处于单一的种植业和自然经济。其次文化因素、自然因素、自身因素都在束缚着苗族的发展,表现出的居住条件差,发展模式落后,意识滞后等。不过,从趋势上看,苗族经济社会正在由比较落后的自然经济走向多种经济成分,单一的发展模式走向多元化发展,滞后的意识形态发生了转变;并且在现代化的发展中教育的普及,发展模式的改变,产业结构多元化等机遇也给苗族的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动力。
      一,迁徙文化与居住环境
      苗族是一个历史文化悠久的民族,其历史可由中国的汉文典籍和苗族的古歌追溯到蚩尤的部落联盟时代。由于战乱,这个民族从历史记载的逐鹿之战后便形成自己的迁徙文化。经历“窜三苗于三危”[1]的部落土地资源争夺,只能感叹“若周衰,其必兴也”。逐鹿之战后苗族便元气大伤,力量逐渐被削弱;于是迁徙和逃亡于西南的“蛮荆”之地。
      文明的引领者沦为逃难者:这个优秀的民族在历史上开创了冶金技术、谷物种植、法律制度、巫文化,今天却蜷缩在乌蒙山区;历史上敢驱逐虎豹也曾甘心为牛做马,在千百年的迁徙中只求生存。其诗歌、寓言、故事以及意识上无不反应迁徙的艰辛。澳大利亚民族学家格迪斯在他的著述中这样感叹:“世界上有两个苦难深重而又顽强不屈的民族,他们就是中国的苗族和分布于世界各地的犹太人。”
      苗族生存环境由优转为劣:这个命运多舛的民族,定居过中原腹地、黄河流域、洞庭湖的平原等,在迁徙中由东向西、由北向南,迁往多山地丘陵、土地贫瘠环境恶劣的“蛮荆”之地。古歌中记载苗族住在“笃纳衣莫大平原”由于战争最后逃入“芒地”[2](土司领地)。向土司寻求庇护的苗民成为佃农,其作为西南的后来者,只能在别人占领了肥沃的土地后开辟荒山野岭,居住高海拔地区。
      封建制度的残酷地主对农民的剥削:作为佃农的苗族沦为土司和地主的奴隶,成为土司和地主的附属物,被随意夺取没有任何自由。“乌鸦无树桩,苗家无地方”[2]以至于现在毕节、安顺、水城、昭通等地的苗族居住环境都有一个共同点,多半定居在海拔高的山地;半山腰上住着苗族,河沟坝子里住着其他民族、这种状况某个方面就限制了苗族的快速发展。命运悲惨至极,明代以来“以苗制苗”[3]的安抚策略也相对的平缓,黔西北的苗族作为佃农也有一定的自立和自由,而此地(石门坎)的苗族却在“以夷制苗”[3]的政策中被封建领主残酷压迫。“由于历代统治阶级的压迫剥削和扼制以及由此而形成的许多不利条件,使苗族社会长期以来发展缓慢”[1]
      100年前苗族曾在封建社会的末期创立了西南民族文化最高区——石门坎。由于受宗教文化的影响也籍着宗教的力量苗族破格的接入现代文明的轨道,苗族地区奇迹般出现了教堂、学校、医院、邮局、培养了苗族的一批博士和重新制作了苗文........... 这股热潮没有持续多久最后湮灭在时代的浪潮中。
      二,苗族的现状
      由于长时间的迁徙,苗族居住区土地贫瘠,土地作为其最基本的生产资料也极其缺失。深受重农轻商思想影响产业结构单一。苗族的意志在千百年来被压制,只要求生存什么都愿意忍让,思想保守,陋习复苏酗酒成性、人才短缺、行事谨慎等现状。  
      (一),生产资料缺失生产技术滞后
      苗族所居住的乌蒙山区,土地贫瘠、交通闭塞、物资短缺、经济作物少农业发展受季节性的影响。一直以来几乎百分之九十的苗族从事着农业生产,由于苗族所居住的地区是高海拔高寒地区,山区的土地贫瘠,农作物产量低,农产品只够糊口,无法进行市场交易。
      苗族所耕作的土地都是山区的望天田,能否丰收只能依靠风调雨顺,若遇自然灾害农作物就会减产。农业也作为一种季节性产业固定性强。基础设施落后交通不便只能靠人劳作,无技术培育只能靠经验种地。技术难以革新只能进行传统的耕作方式,收入很难得到突破性的增长,无法突破低收入的瓶颈。
      (二)产业结构单一人才缺失
      苗族的大部分人口主要从事农业,是单一的种植业的结构。副业所占的比例小,资源匮乏产业单一,重农轻商思想盛行。只有为数不多的苗族人在自己的乡镇上从事商业交易,经营服装店、开餐馆、药店等。当然也有在县城开酒店的苗族大老板,在县城从事其他商业的行当。而从事这些行业的都是苗族中非富即贵有一定地位的人或其亲属。但是其数量也像在政府事业单位工作的苗族一样少之又少,是苗族稀缺的“资源”。
      苗族接受的高等教育少,因为对于苗族的人口来说一百人当中接受过优质高等教育的只有几个,一个乡镇有一两个在政府部门工作,几个屈指可数的教师。其次艰辛培育的苗族人才流失亦是一大问题,人才的流失导致发展失衡,出去的人不愿回乡,民族地区留住人难等。
      (三)陋习复苏
      最后值得关注的是苗族的陋习,在排除苗族的那些优秀传统文化之外,我们更应该关注拖我们后退的陋习。比如早婚早恋、严重影响了苗族人才的培养,只能让苗族人在没有相应培训就踏入社会。酗酒成性,酗酒给苗族带来的家庭暴力、离异、疾病、非正常死亡等等危害屡见不鲜。过度向自然索取,破坏森林,猎取野生动物等。
      三,发展的转机“石门坎模式”的体现
100年以前,在苗族传统滞后的发展模式被石门坎的奇迹突破后,组织分散的苗族开始形成有秩序的社会,开放代替了封闭,形成自觉的民族主体性。石门坎作为西南文化复兴圣地,其得力于基督教的传播而发展起来。循道公会和内地会分别在石门坎和葛布同时创造了奇迹。被誉为“苗族的救星”伯格里在传播基督教的同时也在石门坎建立教堂、学校 、创制苗文、培养苗族知识分子。教会还建立了麻风院、推广部、石门坎药房、石门坎教会邮政代办所等慈善事业。在葛布基督教也建立了教堂、办理学校、医院、邮局等。苗族几千年的逃难史几千年与世隔绝终于见到了文明的第一缕曙光,开始融合人类的文明。不识文字少通汉语与世隔绝的苗族破格的接触到人类文明,这破天荒的曙光堪称奇迹。
然而石门坎的奇迹没能持续多久便湮灭在历史浪潮中,一段时间内苗族的发展又回到低谷。直到新中国的建立改革开放后苗族的发展才打开新的一页,与以往相比今天苗族的数据刷新了,经济文化都得到了发展。2014年云南民族出版社出版了里程碑级的由王维阳老师执行主编的《苗汉词典》;还有《苗文圣经》的翻译让苗文的运用在教会和民众中逐步普及。苗族的教师和大学生大量增加。并且在社会主义建设中体现了苗族主人翁精神、经济发展模式多元化、开放代替封闭、社区组织得到优化等。其发展也映衬了石门坎的奇迹是在用另一种时代的内涵发展着苗族的经济文化。
(一)文化创造,双向开放。
“在文化创造力的意义上,一种民族文字----石门坎苗文----跨越民族边界构建了独具特色的少数民族文字网络;一所苗民学校发展壮大为乡村基础教育网络;一所山区教堂发育延展为影响广泛的乡村宗教网络。[4]”100年前伯格里苗文的创制成为该地区苗族复兴的标志之一,现在信仰基督教的苗族人几乎能识读苗文,连从来没进过学校的也能识读苗文。此处苗族主要运用的苗文读物有《苗文圣经》和《颂主圣歌》,在葛布教会一带的苗族每家都有一本《苗文圣经》和两本以上《颂主圣歌》,2009年王子文牧师参与的苗文《圣经》发行,此书发行也是对历来《苗文圣经》的完善。苗文发展的另一重要成果就是威宁县县民族和宗教事物局主编云南民族出版社出版的《苗汉词典》在2014年出版发行,为了这部词典,毕节苗文学者王维阳老师和威宁县民宗局、威宁苗学会的杨忠信、王云光等老师共同付出了十余年心血。这无论对苗文继承还是以后有望施行双语教育都有重要意义。其次已经出版的读物:毕节地区民族宗教事务局主编《中国西部苗族口碑文化资料集成》、《赫章苗族文集》、毕节学院主编的《毕节苗族论文集》、朱文光主编《百年探路曲》、走近石门坎网站的一系列读物等文学作品。还有贵州很多高校对于苗语的重视和苗族大学生自学苗语也是一种极好的文化建制。
(二)苗族主体性,民族自觉性
“石门坎文化唤醒了贫寒的苗族子弟的主体意识和民族自觉,既体现在他们自立自强、追求卓越的主人翁精神,以及绝境逢生、救同胞于危难的共同体使命感,也体现在学校尊重教师和学生的文化选择、信仰选择和流动自由等方面[4]”。自立自强、追求卓越的主人翁精神,绝境逢生、救同胞于危难之中。在文化的认同上苗族人见面还是喜欢操着一腔苗语,无论在苗族的花场还是教堂里苗族人都以裙子、坎肩(花衣服)为骄傲,原始信仰和基督教和睦共处。在民族自觉上苗学会时时刻刻关注苗族文化发展和继承、苗族的老师们无偿给后生们传授苗文年年举办苗文培训班,苗族的企业家用资金来扶持和鼓励苗族学生读书。例如近年来省、市、县对于民族文化越来越重视都设有苗学会,并且广泛开展活动。苗族老板大量扶持苗族学生,一直以来援以贫困的苗族专科生1000元,本科生1500元。陶绍虎老师等常年在苗族地区举办苗文培训班无偿教授苗文的义举。 
(三)以苗教苗,薪火相传
“石门坎文化和教育的自组织系统能够吸引本土人才回归、外部人才往来无阻,联体共生的学校-教会网络成为师资储备库,促成了以苗教苗、前赴后继、薪火相传的大规模教育实验,确保这一场平民教育运动得以有序有效地展开。[4]”今天随着教育的发展,苗族学生的增长,人才的培养,苗族的文化素养得到了建树提高。众多的苗族人无偿服务于苗族文化的建设和苗族文化的保存,苗族的教师常年免费办苗文培训。苗族的教师队伍得到建设,少数民族干部得到大量培养。
(四)社会组织的更新
张旦在《“窄门”前的石门坎》中指出苗族社会组织变化包涵的进化意义1.秩序社会取代了非秩序社会,2.制度社会取代了习俗社会。3.开放社会取代了封闭社会[5]。这种在宏观上使苗族内部社会制度更新得以促成的发展在今天意义同样重大。今天的苗族社会组织与以前石门坎的苗族社会组织已截然不同,但每个时代都会为了适应时代的发展需要而进行着更新。新的生产方式带来的少数民族地区社会转型随着国家的富强民族在步入富裕。苗族生产方式改变和社会的转型已经打破曾经由于隔离而落后,冲击了胆小怕事保守的思想。更多的苗族人走向大城市,接受不同的的思想理念,融入世界分享人类文明带来的成果而不再是固步自封。
      跟随着时代的步伐,苗族在发展的过程中即使对自己的传统文化并未做到更好的保护,他们已经立足于传统文化上,更新和发展着苗族的文化。抛弃一直束缚苗族停滞不前的社会秩序,接近时代发展的轨道。秩序社会取代了非秩序社会用近代以来开放的文化理念建设自己有秩序的社会。开放社会取代了封闭社会。
      发展模式上:自石门坎模式以来教育和信息开始充实这个民族,改变其格局。后来教育的普及信息的流通不仅让苗族的社会组织更新,信息和教育也改变了苗族的思想,人们不再固步自封而是吸收先进的文化。在开放代替封闭的基础上融入外面的世界,尽其完美的建设苗族的这个社区组织。力求争取个人价值的体现。也面对着硕果累累的社会转型需要注入的新生命。
产业的更新上:农业生产并不能让苗族人极好的发挥自己的智慧,并且如上所述苗族人所占有的资源有一定的劣势。稳定的农业生产并不能让苗族人产生更多的知识分子来改变自己的生产模式,有局限性的农业生产也不可能因为少量读书人得以优化。这种以农业为主的生产方式像所有中国国民一样持续下来,却只能维持生存的必要,因为土地资源的缺乏和生产技能的落后再难也突破发展模式。然而今后的社会会以知识和信息给苗族人敞开发展的大门,改变传统的发展模式,给苗族人的发展创造更多机会。例如在以农业为主,商业、旅游业不断在苗族地区发展起来,国家政策的扶持,技术的运用,交通运输业的发展现代化管理也会使的发展得加快。
四,发展模式改变、教育普及、信息的便利给苗族发展带来的机遇
      在中国社会转型中,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型,经济的发展力度并没有快速波及到西部的山区。苗族原有的农业发展仍旧保持原有的样貌,苗族内部的生产方式的变迁并没受社会转型的多大影响。当然用社会转型来定位每一次苗族地区的经济文化和社会组织机构发生大的变化是否合理?但是在历史上苗族地区确实发生过重大的变化;比如100年前石门坎和葛布的苗族突然皈依基督教,此地的苗族短时间内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并在文化和教育创造了很大奇迹。同样今天在中国社会转型影响下的苗族生产方式和生产模式也迅速转变,并且加以创新,在为每一次发展中注入新的活力。
(一)产业结构升级的意义
苗族的发展模式是以农业为主自给自足的封闭型社会。受重农轻商的思想影响,产业结构单一,发展的模式滞后,社会组织也比较简单。随着传统的发展模式过度到现代化的发展模式,单一的农业发展被农业、商业、旅游业的多元发展代替,社会组织也逐步优化。多元化产业结构的发展民族地区社区组织职能的完善,促进了劳动生产力的改进,提高劳动技能和熟练度,充分利用了农村的剩余劳动力,突破农业的季节性限制。由单一的种植业机构再继续上升到多元化产业结构,产业结构由单一到多元,逐步细化的过程,使民族地区产业结构愈来愈合理,生态循环愈来愈平衡,效益愈来愈提高。
      1.自主创业和商业服务业的发展,基于民族特色民族文化发展的二三产业在苗族地区的发展形成有自己显著的优势。在脱贫致富的探索中,政府的扶持拉动以民族文化民族特色发展的村寨旅游业不断落脚于苗族的寨子里,很多苗族村寨深居高山、自然环境优美、旅游开发和村寨建设有得天独厚的条件,文化保存和开发对旅游业的发展也存在挖掘的潜力。商业的发展也是基于民族特色美食、民族服饰、民族医药、民族工艺品的民族特色民族内涵内在机制自发推动的。
2.务工,苗族从事农业的人口多,近年来从事农业的人口大量转向务工。从事农业发展是一个稳定但是很难刺激经济增长的职业,农业基础设施落后、生产技术不实用、农业发展的局限性经济很难得到突破性增长。苗族所居住的地方大多处于贫困县,每年的经济收入2500左右,而务工的收入稍微可观:矿工一个月50007000,建筑工地40006000,其余去进厂、去新疆摘棉花、各种工平均工资3000。其次,打工潮对于苗族封闭的冲击,其表现在让这个民族接受新的事物、转变思维方式;接受外面世界新的理念,接受先进的思想。保守的思想被正确看待。转变思维方式,力求个人价值的体现,开启进取和冒险精神,并且把价值追求和进取精神付诸行动。
(二)九年义务教育和高校扩招对苗族学子的重大意义
建国以来苗族素质教育的发展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校扩招为新界限,在九年义务教育和高校扩招的改革之前苗族的知识分子都是数量极少,实行九年义务教育和高校扩招之后苗族的读书人数量迅速增加。
九年义务教育跨越了小学到中学的门槛,其实质是打破了农村教育和城镇教育之间的隔阂。降低了中学入学的要求,提高了入学率,让更多的农村孩子和少数民族学生得以进入中学学习,接受更好的教育。苗族的小学教育只是一种对知识对汉语的初步认识,很多苗族小学生就读的小学都是自己村里面的学校;由于语言的理解难度和父母对于读书的重视程度,很多苗族小学生在小学都不会进行课后学习,成绩就很不理想。另一方面苗族的小孩都很内向,做事胆小学习被动不敢问老师,农村的学校教育本来对他们也是一种局限性。而九年义务教育给苗族孩子提供的就是跨域不同的学习模式。
高校的扩招不仅减低了录取的门槛,高校扩招让偏远地区的少数民族感受到教育大众化,也更加体现教育的公平,提高苗族人的素质培养了更多的苗族人才。这十年来苗族地区的大学生激增,苗族地区的教育已遍地花开,素质教育得更好的普及。
(三)信息交流
无论是产业的更新还是教育的普及,都伴随着信息的流动,同样产业的更新教育的普及也需要信息。产业的更新需要知识的运用,教育的普及是为了更好的掌握知识。信息交流是文化保存和传播的途径,而发展民族文化沟通民族感情,必不能缺文化的交融。苗族千百年的隔阂,思想的保守,网络媒体的运用,电子技术的连接在沟通上冲破了交流的阻隔,在信息的分享上把世界的信息展现给了苗族。
,结语
从苗族的历史存在分析,导致苗族落后的诸多原因,不是占有的生产资料缺乏和掌握的生产技术有限,就是保守的思想意识在作崇。迁徙文化背后的苗族人藏在深山中与世隔绝,奔走于大山中无法获取外面世界的信息,只求生存延续种族;多部分的苗族人居住在土地贫瘠的山地,生产方式依然落后发展模式很难得到更新,思想意识极其保守。我们无法改变苗族历史的存在,生产资料的缺失,资源的缺乏。
随着社会分工的与合作,原来的土地资源匮乏、生产技术落后、思想意思滞后等面貌会得到改变。国强民富的今天我们已经远离了被隔离在深山老林的年代,我们可以掌握一定的技术让自己融入世界去,自觉更新我们滞后的发展模式。今天经济发展多元化、就业的多渠道、产业结构的更新已经突破苗族原始的发展模式;信息分享和交流的便利、人口流向大城市、教育的普及同样在改变苗族保守的思想意识;苗族的主体性,民族自觉也在发挥巨大作用。发展的滞后、思想的保守在逐一得到解决,苗族的主人翁精神、民族自觉在民族地区的建设作用得到凸显。

参考资料:
1)苗族简史编写组:《苗族简史》,贵州民族出版社,1985年版
2)苗青主编:《西部民间文学作品选》,贵州民族出版社,1998年版
3)伍新福主编:《中国苗族通史》,贵州民族出版社,1999年版
4)沈红《石门坎文化对苗族社会发展的启迪》走近石门坎网站,文摘电子版
5)张坦著《“窄门”前的石门坎》,云南教育出版社,1992年版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