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里的“苗王大印”

作者:孙鲁荣    来源:贵阳网    时间:2015-12-24    点击量:
评论: (我要评论)

——走近乌当区下坝镇卡堡印苗刺绣

  76岁的印苗刺绣传承人王德芬,在展示她的刺绣技艺。

  卡堡刺绣百褶裙。

  年轻姑娘上衣的印苗服饰色彩鲜艳,图案颜色多以红、黄、橙为主。

  年长的妇女、老人印苗服饰,图案以蓝色、青色为主。

  繁花似锦的卡堡苗绣。

  卡堡是乌当地区最大的苗族聚居村寨之一,终年绿树成荫,气候宜人,漫山遍野都是郁郁葱葱的翠竹。错落有序的民居依山而建,仍保留着明清时期的建筑风格。寨前是一泓碧波荡漾的池塘,景色优美。

  说起乌当的民间文化,不能不说卡堡的印苗刺绣,它做工考究、色彩艳丽,且依然保持着原始的手工技艺。印苗的刺绣图案大量运用各种变形和夸张手法,表现苗族的创世神话和传说,从而形成独有的艺术风格和刺绣特色,显示了苗族精湛的工艺和聪明才智。

  记者在下坝镇文化中心主任方超的陪同下,来到卡堡苗寨,一探当地最具特色的“名片”——印苗服饰。

  她们身上穿着“苗王大印”

  居住在卡堡苗寨的苗族自称为“印苗”,苗语叫“啊乜俩嘎”,来源于衣服上面的图案,图形多以方形、菱形、十字形为主,用五色彩线织成,装饰在背部和袖筒上。传说,这种图案是苗王的大印,印上是苗王的名字。在苗族被迫迁徙的漫长历史中,为了识别本族人,苗王用自己的印盖在每个族人的上衣上,迁徙到当时称为黑羊大箐的贵阳,为了生存与野兽搏斗,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开山种地,繁衍后代。为纪念苗王和识别亲人,苗民们便把苗王的大印图案绣在衣服上,作为一种装饰代代相传至今,这也是印苗的由来和服饰的主要特征。

  村支书王永国介绍,卡堡有一群刺绣艺人,每当农闲的时候,她们都会邀约在一起,凭借祖辈口传的记忆,晚辈向长辈学习刺绣服饰手艺。村里的刺绣常在妯娌间、姊妹间、姑嫂间流传。她们所做的裙子,图案有蝴蝶、龙凤、四角花、八角花等,绣法就有上百种。颜色多以红、黄、橙为主,其色彩鲜艳、纹样多姿多彩,她们用一根根五彩丝线,把苗家人的幸福生活编织刺绣在绚丽多彩的服饰中。

  “绣花是苗家女人一生都在操持的事,缘于从小耳濡目染,十来岁的小姑娘都会刺绣。在刺绣时不打底稿,也不描草图,全凭天生的悟性、娴熟的技艺和非凡的记忆力布局谋篇,数着底布上的纱线挑绣,错一颗纱都不行。然后,将一个个单独的图形巧妙组合,形成一个和谐完美的绣品。你们看,我身上穿的百褶裙就是自己绣出来的。”60岁的王德会说。

  七旬绣娘的刺绣情缘

  走进一户农家院落,一位七旬绣娘正聚精会神地坐在自家门前刺绣。绣花针在她手里上下穿梭,五彩丝线来回牵连,龙凤呈祥、飞禽走兽、草木花卉便渐次呈现。令人惊讶的是,她居然没戴眼镜。老人挺自豪地说,村里的年轻人穿不起针,都是我帮忙穿。

  印苗刺绣传承人王德芬,今年76岁,至今已有60余载绣艺生涯。在她家的卧室,有一个很大的柜子,里面整齐有序地摆放着苗族盛装的刺绣成品,一旁的桌子上堆放着一些特色刺绣半成品。她拿出几套印苗服饰让我们欣赏,还细心讲解,她说苗绣针法很多,你慢慢看就会发现,不同的衣服,绣花都不一样。她创作的每幅印苗作品找不出完全相同的版本,一个个变形的图案,在服饰中彰显出较高的装饰性和独特的苗族元素。她用这样的方式,将苗绣这一传统文化保护、传承下来。在卡堡苗家妇女的心中,王德芬既是带头人,又是刺绣技术的指导者。

  “11岁那年,妈妈给我拿来针线,让我学绣一些小东西,13岁时,已能绣围腰、背带上等简单的图案。按照传统观念,一个苗族女孩子要给自己做嫁衣,从14岁开始就得不停地绣,只要有空闲就做。当然,除了嫁衣,其它绣品也得做,赶集、走亲戚时都要穿新衣服。18岁时,我就能绣完整的衣服和嫁衣。”王德芬告诉记者,卡堡的女人们常常把自己的寄托、祝福和希望都放在作品里面了。

  “王德芬的苗族服饰、绣品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关注与喜爱。她绣的图案里边,采用的颜色搭配都很丰富,挺漂亮,不仅显示了她的聪明,更表明了她的灵气和悟性。这一针一线的心血,很难用金钱来衡量其价值。”王永国说。

  留住远古的艺术精品

  苗绣最讲究对称美、充实美和艳丽美。绣娘们将苗族几千年的文化发展与传承,都用针线凝聚在一件件绣衣上。

  眼下,随着山外的新鲜事物不断涌入,村里的年轻人平常已经不喜欢穿民族服装,年纪大一点的穿得多一些。如何让寨子里的年轻人对印苗服饰感兴趣,的确是亟待研究的课题。

  “传统工艺后继人才的培养非常重要,吸收人才来从事传统手工艺,需要从各个方面进行努力。下一步,镇政府将为当地的民间艺人提供更多的展示平台,让他们有公开展示和销售自己作品的地方,以吸引参观者,使传统民间文化得以存活、延续、发展。”方超介绍说,在传统手工艺日渐式微的今天,卡堡人仍然执着地坚守着一套完整的传统手工艺,苗族刺绣依然鲜活地存在于卡堡同胞的生活中,为了将印苗服饰完整地保存下来,村里做了保护性的工作:由村里出资,分别购买了一台纺纱机和一台织布机,还投资1500元从王德芬手里购买了一套印苗服饰,并将所购物品永久保存。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