蚕姑与龙蛙的故事

作者:石正武    来源:三苗网    时间:2015-12-31    点击量:
评论: (我要评论)

蚕姑与龙蛙的故事
—揭示苗族是最早发明蚕桑的民族

撰 文   石正武(湖南凤凰)

丝绸是中华文明古国的国宝,从汉代起所开辟的丝绸之路,将东方古国的物质文明传入了西方。

古代许多文人墨客,以蚕桑文化为题材撰写了许多灸脍人口之诗篇。古诗《乡村四月》以“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乡村四月闲人少,才了蚕桑又插田”的名句来歌颂农桑文化。唐代诗人李商隐“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和苏拯“春蚕吐出丝,济世功不绝”等名句,高度颂扬蚕丝给人类提供了物质文明。北宋诗人张俞以《蚕妇》“昨日入城市,归来泪满巾,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来揭示蚕妇向官方缴纳丝绸的辛酸。东晋田园诗人陶渊明则以“春蚕收长丝,秋熟靡王税”的诗句来塑造“世外桃源”。

五帝时期,我国就发明蚕桑和丝绸生产,因年代久远,史书未能纪载谁是蚕丝的发明人。《隋书》记载北周时期“以太宰亲祭,进奠先蚕西陵氏神。”南宋《路史》载:“西陵氏劝蚕稼,亲蚕始此。”黄帝之元妃西陵氏并不是蚕丝发明者,只是教民养蚕织丝。民间流传蚕桑的故事也很少。仅汉族传说《马娘娘的故事》和湘西苗族传说《蚕姑与龙蛙的故事》为代表作。

清代学者吕世安所著《二十四史演义》笫一回,根据《马娘娘的故事》编写道:“蜀地有长,被邻人掠去,已逾年,唯所乘之马在,女思父隔绝,或废饮食,其母慰抚之,因誓于众曰:‘有得父还者,以此女嫁之。’部下之人,唯闻其言,无能致父归者。马闻其言,惊跃振迅,绝其拘绊而去,数日,父乃乘马归。此马嘶呜不已,父问其故,母以誓众之言白之,父曰:‘誓于人,不誓于马,安有人配马乎?’但厚其刍养,马不肯食,每见女出入,辄怒目奋击。父怒,射杀之,曝其皮于庭,女行过其侧,马皮蹶然而起,卷女飞去。旬日,得其皮于大树之上,女化为蚕,食叶,吐丝成茧。因名其树为桑,桑者,丧也。父母悔恨,念之不已,忽见蚕女乘流云,驾此马,侍卫数十人,谓父母曰:‘上帝以我孝道致身,授以九宫仙嫔之任,长生于天矣,无复忆念也。’乃冲虚而去。父母不忍,年年取茧出娥生子,收养之。已是上其事于朝,西陵氏收养之。一日,偶将数茧入于汤内,以之抽丝,牵之牢而不断,织而成绢。西陵氏教氏收养之,织丝以供衣服,后世祀为先蚕。”

与《马娘娘的故事》相比较,在湘西州凤凰县苗区流传《蚕姑与龙蛙的故事》更切合历史事实。本传说故事述道:

在古代,人间的婚配,先是男嫁女家,之后改为女嫁男家。苗族居住的村寨中有一户人家,只有老母亲和一女儿相依为命,女儿年已十八,长得如花似玉,老母亲却仍想娶个女婿进门,不愿将女儿嫁出去。眼见春天来临,自己的田地无男人帮忙耕种,心急如焚,她到井里打水时,哭诉道:“如果有小伙子上门帮忙种田,我就把女儿许给他。”

井里龙蛙听到老妪这些话之后,就现身出来说:“老妈妈,如果你不嫌弃我,我可当你的女婿,砍柴、养牛犁田耕种样样都能干。”老妪心想大青蛙也能说话,肯定不是一般的蛙,只好答应。龙蛙一蹦一跳跟老妈妈回家,女儿问清原因后,心里难受得哭了起来。老妈妈要考验龙蛙的能耐,就叫龙蛙今天去放牛和砍柴。龙蛙走到牛栏,几个蹦跳就把牛缆绳解开了,赶着水牛上坡吃草。龙蛙拾起柴草捆好,驮在牛背上,傍晚赶着牛回到家。老妈妈看到龙蛙能干这些事,心中有了几份底。

第二天,老妈妈又安排龙蛙去犁田。龙蛙照样解开牛缆绳,将犁耙搭在牛背上,赶牛到了田间,几蹦几跳将牛A套在牛脖上,套好缆绳和犁,它坐在犁扶手上,哇哇叫着趋牛犁田和耙田。老妈妈暗到田间观望,因此,就认定这蛙必定是神龙之蛙。

播谷种的时侯,龙蛙就召集群蛙帮忙播种,秧苗长高了,有一天龙蛙在田边放牛,水牛却下田把秧苗吃了一大片,再补播谷种季节已经迟了。(那年代人类的粮食生产水平低,种水稻全部是撒播,不移栽。)龙蛙对水牛吃掉的秧苗感到可惜,就从秧苗密度大的地方拔秧苗移栽过来。夏季发生虫灾蝗灾,龙蛙又调动群蛙消灭害虫,秋收时,移栽的稻禾颗粒饱满,产量比撒播高。因而,第二年,苗民在水稻生产上,都采用龙蛙发明秧苗移栽办法,秋收后,家家户户取得第一个丰收年。

苗族自古就有椎牛跳鼓的习俗,在粮食丰收之后,村里就举行一次隆重的椎牛跳鼓活动,全村和邻寨的男女老少都来参加。椎牛跳鼓活动是苗族男女青年相互认识和恋爱的好机会,龙蛙与“妻子”虽名为夫妻,实则异类,还没有建立起夫妻恩爱的感情。龙蛙的妻子正好想利用此机会寻找真正的爱情。晚上,她出去参加跳鼓活动,龙蛙偷偷跟随其后,走到村边土地堂,脱掉了龙蛙皮,对土地公公说:“托公公保管好我的外衣。”

龙蛙变成一名特别英俊的青年去参加跳鼓和对苗歌活动。在跳鼓篝火晚会上,龙蛙专门与自己的妻子打花鼓,那优美的表演动作羸来全场的喝采。龙蛙的妻子暗想这个俊美的小伙子从未相识,不知是那个寨子的,若能与他成亲才是终身愿望。

夜半跳鼓活动结束后,龙蛙提前退场到土地堂取龙蛙皮穿上先回到家,妻子回来后,故意用语言挑逗龙蛙说:

 “今晚有一个小伙子与我跳鼓,长得太漂亮了,我真爱上他。”

“漂亮小伙子和我长得一模一样。”龙蛙说。

“说得美,人家那象你这死蛤蟆。”妻越说越气愤。

第二天晚上,又是鼓场上对歌活动,妻子先出门赛歌去了,龙蛙依然如昨晚那样行事,到歌场上专找自己妻子对歌,那动情的歌词和婉转动听的歌喉,又迎来全场的称赞。

对歌散场后,龙蛙又提前到土地堂取龙蛙皮穿上先回到家,妻子回来后,更用争风吃醋语言来刺激龙蛙说:

“在今晚的歌场上,那个长得漂亮小伙子又专门与我对歌,歌词真是感人,歌声特别优美,若能与他成结成夫妻才是我一生的幸福。”

“那小伙子和我一样帅,对歌的歌词歌喉与我差不多。”

“你这死蛤蟆,说话不知羞耻吗?”

通过两个晚上在家中的对话,龙蛙的妻子开始对龙蛙起了疑心。笫三个晚上又继续跳鼓对歌,龙蛙的妻子假装先出门,却躲到暗处,龙蛙蹦跳出门,她则暗随其后探视隐情。龙蛙跳到土地堂前,又脱掉蛙皮藏在土地堂之内,变成那英俊的小伙子走向歌场去了。一切真相大白,龙蛙的妻子兴奋异常,就取出土地堂内龙蛙皮藏在内衣,急赶歌场而去。在鼓场歌场上,两人鼓舞动作更加优美,那动听的对歌声倾诉出一对爱侣的无限钟情。当晚活动直到凌晨方散,龙蛙回到土地堂,却找不到自己的外衣,只好回到家中,夫妻两人默默含情,互倾衷肠,真正过上男欢女爱的夫妻生活。

龙蛙与妻子如胶似漆共同一年后,才向妻子问起龙蛙皮去向。

妻子说:“我们夫妻两这么恩爱和幸福,还问那物件干啥,您还想离我而去吗?”

“没这个想法,你我夫妻恩爱,怎么舍得分开呢,不过那外衣是我身上之物,有些想念而已。”

龙蛙的妻子看到丈夫对己心心相印,情深意浓,必然白头到老,不会分离,于是就把实情说出:

“你的外衣是我帮你收藏起来了。”

“我想取出来看一看是否坏了,不知藏在何处?”

妻子答道“藏在屋柱石墩之下,你自己取出来看一下吧。”

龙蛙从屋柱石墩下取出了龙蛙皮,一看蛙皮已收缩干偏,想起自己本是异类,终归要回龙宫。于是就端了一盆水,将龙蛙皮浸泡恢复原状,穿于身上,复变成龙蛙,向龙井蹦跳而去。其妻见状后悔莫及,忙去追赶,无法追上,龙蛙一跳钻进井里去了。龙蛙之妻哭天哭地,老妈妈闻声来到井边,问清情节,也大哭起来,其女哭得伤心过度,昏迷而死。寨民闻声赶来,含泪相劝,老妈妈始终不肯将女儿尸体抬回,在井边哭守其女尸体三天三夜,尸体开始腐烂生蛆,老妈妈认为是女儿身上掉下来的肉,就在井边摘了些桑叶和阔树叶将蛆虫包回家,才叫寨人帮助安埋了女儿的尸体。

带回那些蛆虫却咀嚼着桑叶,老妈妈见状,就天天摘着桑叶喂养,那虫儿越长越白越胖,寨中的姑娘们知道后都围拢观看,出于对已故女伴之同情,对虫儿异常喜爱,称之为蚕姑娘。蚕儿三饱三眠之后,竞吐出细白长丝包裹自身成茧,老妈将这些白茧收藏起来。 

笫二年春天,老妈妈和寨中的姑娘们出于对女儿及同伴的思念,就把收藏的白茧取出来晒晒阳光。茧内却有了动静,每个茧内的蛹变娥咬破茧壳,从茧中钻出胖胖的蛾儿。成群的蛾儿拍着翅,不会高飞,公娥母娥相互交配,母娥产卵,卵蜉为蚕,大家又忙着摘桑叶喂养。蚕吐丝成茧之后,爱美的村姑们心想,如果能将白茧抽成丝,用来刺绣多好。因而,试着将茧放在热水中浸软,果然抽出又细又长的丝,纺之成线,因而将蚕茧称之为“表襟”(蚕的小屋),所抽之丝称为“索绸”(丝绸)。苗族女性自古爱美,分别将蚕茧收藏,年年繁养抽丝,用植物染成各种颜色,用于刺绣花边,织成花带或绸布,自产自用。苗族几经战乱大迁徒,姑娘们都不忘带着蚕种,来到了湘西,过着“春蚕收长丝,秋熟靡王税”的“世外桃源”生活。

结论:远古时代,苗族部落生活在黄河下游、长江中游地区,几经迁徒定居湘西,《蚕姑与龙蛙的故事》所述,发明蚕桑年代为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过度时期,故事将农桑生产、椎牛跳鼓习俗和爱情融为一体,符合社会发展史和自然发展规律。从古至今,苗族妇女喜用蚕丝刺绣民族服饰,《蚕姑与龙蛙的故事》,印证了苗族才是最早发明蚕桑丝绸生产和农耕生产的民族。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