蚩尤的女人(散文)

作者:沉香如故    来源:三苗网    时间:2016-04-11    点击量:
评论: (我要评论)

  题记:他们说,我们是没有史书的民族。可我们说,我们从来都有!那是世界上最华丽的篇章!那是女人用针和线绣出的永不消逝的史书!

       如果你有机会在乌蒙山脉层层叠叠、高低错落的山谷中行走,你不时会遇到这样的女人:佝偻着单薄的身子背负沉重的柴禾在泥泞的乡间小道上艰难移动;带着孩子在田间地头劳作;在房前屋后整理家园……。女人年龄不一,撞见生人时,眼神有些躲闪而羞怯,健康的脸庞上露着淳朴憨厚的笑。有一双粗糙的手和一副不高大而又结实的身板,大跨步走路。劳作的间隙,她们敢于与身边男人们放肆地调笑,恣意朗朗的笑声划破流动的空气撞向另一面山体,空灵般的回响直入天际,惊飞了落在林间树梢上的鸟群。天际间氤氲的仿佛都是她们那淳朴清新而又热辣辣的气息。

       这些在山间黄土地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女人们,她们说着你听不懂的语言;唱着你不曾听过的悠远、绵长、极具穿透力、仿佛是来自天际的歌谣;穿着你料想不到的衣服。那怕是洗的失去原有颜色,那衣服坎肩、领口、袖口上,用各色丝线精心挑出的天空、大地、山川、河流、飞鸟、鱼虫、千花百草,依然醒目、灵动、艳丽,绚丽的让你目不暇接!我相信当你用心去凝视,你一定会震惊于这样精致的绣衣会出自这些在你眼中带些低俗的女人的粗糙之手!怎么会有这样不可思议的奇迹?没有文字,没有记载,该有怎样惊人的想像力、创造力才能成就那样的美丽?

      她们哪,是我的亲人,我的
苗族同胞。年少时,我身边的少女们长到十岁左右,成年女人们便开始教她们绣花、挑花、织锦、蜡染。每个姑娘在出嫁前,一定要花一到二的时间为自己挑绣一身精美的嫁妆,终其一生,都不会放下手中的针线。那时候,看着她们在经纬布上飞针走线、在自制的白布上用溶化的黄蜡天马行空般地任意勾勒出自己想要的图案、几样简单的工具去织锦……,我便开始折服于她们精湛的技艺和灵动的思维,感动于她们的忍耐、坚守和执着。无论多么劳累,忙完白天的活计,每到夜晚,便要拿出针线作业,像就孕育自己的孩子一样小心,一针都马虎不得。那五彩的服饰绣完了,精心孕育的“孩子”终于分娩了,女人们的脸上总是露出灿烂和满足的微笑。就这样一代一代的绣着,一代一代的穿着,历经千年!

     可是,我也仅仅是感动而已。那时候的我啊,尚不谙世事,不知道世间的烦恼与纷争,更不知人世还有险恶、丑陋与可怕的一面。

      多年后,当我从浩瀚的历史史书零零碎碎的记载中了解了我们的历史,有一种痛像锥子样穿透我的心脏瞬间传遍全身,猛烈得让我窒息!我这才明白,她们绣的哪里仅仅是嫁衣?她们是在用她们粗糙却无比灵巧的双手和智惠,巧妙地把民族的历史用千针万线绣在了自己的衣裙上。家园的一草一木;曾走过的那些江河、那些雪山、那些峡谷;曾历过的那些苦和痛、血与泪、生与死;还有心中永不泯灭的希望和憧憬……一一绣在衣裙上,把苦难化作美丽穿在身上,照亮黑暗中前行的路,代代铭记和传承!

       我无数次凝神静思,是什么样的绝望和惨烈,让蚩尤或蚩尤的子孙们不得不抛弃富庶的家园、不得不放弃创造的文明和文字、不得不把历史架在孱弱的女人身上,让她们承受千年的历史重量,用手中的一颗针去记载故土的模样和走过的千山万水!那么漫长的道路,不知道终点在哪里!那样遥远的时间和空间,不知道该走到何时,该通向何方!走呀走,从中原走向东边,从东边走向西南,最终洒落在世界各地!走呀走,从平原走向山谷,从山谷走向山颠,最终成了高山民族!走呀走,一走就是几千年!到现在,才终于可以停下脚步歇歇了!女人们啊,在一路的腥风血雨里,你们该有怎样的智慧、怎样的忠贞、怎样的坚强才能完成这一历史重任呢?

      没有人能回答我,历史变得一片灰白!

       透过漫长的时光屏障,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这样一幅惨烈的场景:在那片硝烟弥漫、烽火连天、刀光剑影的土地上,男人们一批批地倒下,血已汇成了河!可他们还在前扑后继!
       一个阡陌相连,树木葱茏的村子里,老年男人在打造兵器。成年女人们,有的在田间采桑;有的在为前方将士缝制衣服。三三俩俩的孩子们在开心的玩乐。村子最偏远一户人家的房前,一个八岁左右的漂亮男孩坐在石级上手捧书本,摇晃着小脑袋在精精有味地诵读。

       突然间,男孩竖起了耳朵,似乎有人来了,男孩以为是母亲,他欣喜地抬起了头。

       可映入他黑亮眼睦的却是几个面目狰狞、手持刀戟的陌生男人。男孩胆怯地回答着他们的问话,几个男人冲进屋子洗劫一空后走到男孩身旁时,一个男人伸手夺过孩子手中的书狠狠地往往地上一扔:“你也能读书!以后再也不许你们读书!”孩子想把书捡起,他的手刚触及书本,一只脚便毫不留情地踏住了书和孩子的手:“你还想读书?”男孩倔强地昂起他小小的头颅:“我就是要读书!把书给我!”孩子的话音刚落,男人手中的戟便刺穿了他小小的胸膛,撩起一股鲜红,犹如夜空中燃烧的一束火焰,惊心动魄!

      刚回到房屋旁树林里的男孩母亲,亲眼目睹了这场血腥杀戮,骤然而临的过度震惊和巨大悲痛让她来不及说一句话便晕厥过去……

       前方传战事失败的消息,壮年男人们永远不能回来了。老人、女人、孩子满脸凄惶,不知道等待他们的又会是怎样的命运。无数次血腥屠杀,已让他们的心伤痕累累。

      不久,更多的陌生官兵来了。每到一处,他们尽情挥舞着手中的利刃,手起头落,酣畅淋漓!所过之处,一片火光、人畜不留。混乱的喧嚣过后,大地便肃静了!

      老天到底是有怜悯之心的,男孩的母亲带领为数不多的老人、女人和孩子们最终侥幸逃脱了。

      可留给他们心中的,是怎样一种刻骨的疼痛啊!亲人被屠、财产遭掠、家园被毁、田地尽失......,连一本书都未能保住。那痛,像刀子一样无情地割裂着他们的心!击打的他们脚步跟跄、满脸张惶无措和迷茫。何处是家?前方的路途又在哪里?可是,就在前途渺茫、生死攸关的逃亡路途上,他们也不忘手中仅有的针线活计,也似乎踌躇不前了,走走停停。

       我的心已悲痛的不能自己,我遥望着他们,焦急地对他们大声呼喊:“快走呀!快走!什么都不要做了!”

       那些女人全都转过了身对着我,先前还散漫无神的目光,瞬间发出了狠狠的光芒。我听见她们发出无比一至的声音:“我们要走,但我们不会就这样一无所有地走!”

       我不懂了,只觉被更多的恐惧紧紧地纂着:“你们还想做什么?你们不怕死吗?”

       有一种响亮的声音几乎划破我的耳膜:“蚩尤的后代永远不畏惧死亡!我们是蚩尤的女人。没了纸和笔算什么?我们的手中有针和线!我们还要用它们记录我们的一切。”

      “哦!原来是蚩尤的女人哪!”我了然似地低叹了一声。

       我的心更悲伤了。这些女人们,你们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负载这样沉重的使命,你们知道会有多艰巨吗?那该有怎样的隐忍、坚强和信念才能做到?在那样恶劣的生存环境中,你们与男人一样劳作,还要生育子女、照顾家庭,那该是怎样的一种辛苦和疲惫啊!飘忽中你们越去越远,终至不见。可是,你们竟然做到了!

       我无从知道你们忍受了多少心酸和屈辱;经历了多少凄风苦雨;流了多少血和泪。今天的我,纵有再多的想像我也无法还原你们;纵是妙笔能生花,也无法写出你们的沧桑和在悠悠历史长河中闪耀的光辉!

      我只知晓,从你们决定的那一刻起,那怕压弯了脊梁、沧老了容颜、舍弃了生命,你们也依然故我,顽强地绣着。你们手中的那根针,就像一记永不停息的钟声,穿越漫漫时空一直回响到今天;你们手中的那条钱,犹如奔腾不息的河流,连接起了上古和现代。世界史上有哪一个民族是由女人来挑绣历史的呢?这就是苗族的女人啊!就是这些自称为蚩尤的后代的女人啊!那是世间最华美的一部历史!

        很多次,当我在节日上,看见孩子、女人头帕上、衣裙上挑出的古老精致图案,我都控制不了自己激动的心霏,拿着相机不停地追逐着拍摄,生怕遗漏了那个精美的图案和精彩的场景。每当发现一个我不曾见过的绣图时,总是怀着一颗虔诚的心去久久注视,总忍不住伸出双手想柔情地对它抚摸。可我又是那样的小心翼翼,恐我的触摸惊动了祖先沉睡的灵魂。在我的心中,我凝视和抚摸的不仅仅是五彩柔软丝线织就的美丽,我凝视和触摸到的是我们民族五千年的文明史和伤痛。我试图通过触角,去寻找他们跋涉过的山川、河流;去感受他们迁徙路上的艰辛;去领略那传说中金光灿灿的城池;去接过蚩尤手中的战戟弓弩,再一次去涿鹿征战。是否这样就可以安抚祖先失败的悲伤?

       蚩尤的女人啊,每当看到你们盛装的美丽模样,我的心中总都会涌动出万千的伤痛和感慨。这些如血一样鲜艳的衣裙常常使我泪流不已,历史该怎样感谢你们呢?你们在后人无法想像的苦难中用心血绣出的衣裙已经永远地融入了苗族人的血液,以千姿百态的形式,固执地坚守着自己心中的那份华丽和奢侈,向世人彰显着自己的那份妖娆和美丽,每一个苗族人走到那里穿到那里。那是穿在身上的财富;那是漫漫长途上苗族人心中一束永不熄灭的火焰;那是失去家园的哀痛;那是屈辱中念念不忘的尊贵;那是失败时依然不肯低下的头颅;那是几千年血泪凝聚成的智惠和不倔!那是穿在身上的一部无言史诗!

      蚩尤的女人啊,你们的心是如此透亮。你们绣出的一身衣裙,每一针都是祖先走过的脚印,每一行都是祖先跨越的险恶路途,每一竖都是祖先经历的艰难曲折。如果没有你们的付出,我们的历史该是多么的苍白。是你们用针线织出了五彩的世界,连接了祖祖辈辈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绣出了我们永远的希冀。

       感谢你——蚩尤的女人,感谢你们赋予我们这样灿烂的文明!

 

        三苗网论坛互动地址:http://bbs.3miao.net/thread-401313-1-1.html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