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寨春耕

作者:吴胜忠    来源:三苗网    时间:2016-04-22    点击量:
评论: (我要评论)

花垣苗寨,是一处偏僻古朴的世外桃源,千百年来,苗族同胞在大深处过着远离尘世的、平静简朴的生活,坚守着一份绵延已久的执着。暮春忙春耕,宁静的山寨,从此便多了几分喧嚣。

一夜春雨过后的清晨,青山间被雾气氤氲、繁花环抱的苗寨在公鸡和山上锦鸡打鸣声中醒来,勤劳的苗家人,一辈子生活在宁静的小山村里,日子过得有些紧凑,但却充满了幸福祥和。苗寨里,青壮年男劳力都外出务工,男劳力在外赚钱,留守的老人和妇女就挑起生产的重担。


   平素日煮猪菜的大锅里,今天煮着包谷面面,汤汤水水超半锅,阿婆把一竹筐包谷壳倒进去,搅拌均衡,然后拿出去喂牛。

那头黄色湘西耕牛这几天也享受到特别的待遇,每天加餐---早晚一盆和好的包谷壳。晚上还可享受可吃可睡的一大捆稻草。

见到包谷面面,刚出笼的一大群公鸡母鸡,飞奔到牛栏边啄食,八九岁的小孙孙一边嘴里忙叫喊着“哦去,哦去”一边拿起小竹杆飞舞着赶,小院子顿时鸡飞狗跳。没去吃食的小花狗也跟着背时遭殃 。

耕牛吃得很快,几下就把食料连稀带稠吃完了,长长的舌头舔净了盆底、盆沿上粘着得包谷面面。看着它吃的津津有味,小孙孙站在一旁问阿婆:“阿婆,土酿(苗语:为什么)这几天给达约(苗语:黄牛)喂得好?”阿婆一本正经地回道:“孙崽崽,春耕到了,牛和人一样,伙食好了,干活才有力气。”

阳光明媚的田坎上,小孙孙背着小书包,右手牵着牛绳前行,吃得胀胀的黄牛不紧不慢地跟着,随后是两鬓已斑白但精神矍铄爷爷,他扛着犁铧和耙,闷了二两包谷烧,爷爷的脸上笑容总是那么慈祥灿烂。

邻家的满婶娘今天回娘家探亲,去娘家找优质的朝天辣,本地苦瓜秧,丝瓜,豇豆,小西红柿,红菜苔苗带回来栽种;背篓上面横放着一大刀用报纸包着的腊肉,底下扎满粑粑、糖果、面条、粉丝,婶娘穿上新装,戴上“哗哗”作响的金银首饰,背上背笼,她牵着爷爷的孙儿的手,顺带送到小镇学校的学前班,去学些个拼音a-o-e 。

田里一派热火朝天的繁忙景象,春耕的乡亲们都在田里大展身手。

爷爷正在耕田,他目光从容笃定,微弯着腰,右手掌着犁柄把,左手甩响了春耕的长鞭,那头黄牛,拖着希望的犁铧把黑土,从田东翻到田西,那一垄垄的沃土,宛若大海里起伏的波涛,涌动着风调雨顺的年景。尖头就在泥土里扒出一道狭小的浅沟,倾斜的底板泥土推向旁边,隔年的作物残茬、杂草害虫全被碾碎翻进土里,化作最好的肥料,泥和水混合交融泛着洇润的气息。

除了犁耙外,还要耕田,俗话讲“春耕深一寸,可顶一遍粪”,“耕好耙好,光长庄稼不长草”,把泥土耙得像芝麻糊一样,成为油泥,禾苗的根系才能长得四平八稳,既耐旱易长又不倒伏。

午后,满婶娘从娘家回屋,换下新衣,只见窈窕身材的她脚踩齐膝高的泥水灵活地站在秧田中。一双巧手顺着细细的新绿的稻秧扯杂草,使春耕显得更富有生命的张力和韵味了;你看,就连燕子也跑来凑热闹,给这繁忙的春耕景象平添了几许灵动!

阿婆从学校接孙儿回家,竹篱笆屋舍里的猫儿狗儿,欢快个不停晃动尾巴,家家炊烟冉冉傍晚,最后一抹斜阳消失在山尖上,阿婆在大锅里混着黄豆煮的腊肉,火塘上鼎罐蒸糯米的香气,浓郁地在古老的山寨里弥漫,用谷物特有的温馨,叙述着一个苗乡农耕习俗的古朴与土气。这是令人温暖、踏实的时光。闻到这股宜人的香味,孙儿在对着山谷高声喊道“阿爷,你回家……,回屋了……”急促而幼稚的声音在屋顶,树梢、山坡上回响。

劳作累了一天的爷爷,在河沿上看守正静静的啃食着刚刚出土的青草耕牛。他听到了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