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落的龙塘

作者:喜欢怀旧    来源:三苗网    时间:2016-05-24    点击量:
评论: (我要评论)

曾经的“龙泉”

很多年前我就知道在施秉县东南部大山的折皱里,有一个名叫龙塘的美丽苗寨,寨子都是清一色的徽派建筑,高墙深院,飞檐翘角;寨子四周山泉环绕,绿树成荫,层层梯田鱼肥稻香。一方山水养育一方美人,那里代代美女成群,更是在160多年前,出了一位令清军胆寒的苗族女英雄乌帽席。
     
   这是在我心目中一直保存的对那个遥远山寨的美好印象。
     
   那些徽派建筑还在吗?成群美女是否还在倚窗浅笑等待我们游方?乌帽席曾经与敌周旋的山洞里是否还深藏着英雄的故事?
     
   暮春三月,带着满腔深情和向往,我踏上了探寻龙塘之旅。
     
   经过3个多小时的长途奔波,我们一行人在中午时分来到了龙塘寨门。说是寨门,其实离寨子还有很远一段距离。由于进寨公路正在进行路面硬化,我们只好弃车步行进寨。英的大姨妈嫁在龙塘,她的少女时代曾在这个美丽的苗寨度过。友哥和长弟年轾时曾到龙塘游方,对这里也留下了美好的回忆,唯独我是第一次探访龙塘,因而对龙塘更多了一份急切和向往。
     
   英出嫁后已有多年不来龙塘,这次来龙塘对她而言还多了一层探亲的含义,因而她带了很多东西,有猪肉、鸡、水果、牛奶,我们四人手提肩背,颇为艰辛。一行人步履蹒跚,翻过几道山梁,如雷的瀑声忽然从山下传来,远处一座寨子跃入眼帘。英轻轻说了一声:“到了!”
     
   站立远眺,座落在山窝里的苗寨与我身后的飞瀑相比,显得异常恬静,与记忆中的模样一致。
     
   走着走着,忽然一股如练的清泉从林间飞流直下,从我们脚下的水沟流向远处的苗寨。跟随着泉水,我们一步一步走近了龙塘苗寨。可是,随着步步踏进苗寨,失望的心情慢慢充盈了心中。虽然这里不是我的家乡,但借用唐代诗人宋之问《渡汉江》诗中的“近乡情更怯”诗句,更能体现我彼时的失望心情。
      
   为何而“怯”?
     
   英带我们来到了她大姨妈家,只见房门虚掩,敲门呼唤,不见应答。好心邻居说,她大姨妈可能去菜园了。英放下礼物,凭着少年记忆,前往菜园找寻大姨妈。我和友哥、长弟三人沿着逼仄的村巷,漫无目的行走,边走边观赏边拍照。然而,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景象,只能用“脏乱”两字来形容。徽派建筑只剩下几座残垣断壁兀立在小巷的深处,与旁边横七竖八的新建红砖房极不协调,显得那么孤独和寂寞。村巷中满目垃圾,粪水从旁边的牛圈里淌出来,沿着巷道肆意横流,空气中充斥着一股股令人窒息的气味。
      
   穿过臭气熏天的村巷,我们来到龙塘村寨脚,见到了在梦中见过多次的那股“龙泉”。 “龙泉”从村委会旁边的风雨桥下的泉眼里冒出来,水量大可碾米,水质清亮冰凉,是上等的好水,就是这般好水曾养育了这一方人。只可惜,现在家家户户都通了自来水,这口“龙泉”已沦落为仅供村民洗衣洗菜饮牲口的水池,水依然是清的,但因没人关爱她,水面上漂满了杂草和垃圾。可惜“龙泉”冒错地方了!
     
   英在菜园找到了她的大姨妈,并带着80高龄的大姨妈到“龙泉”边找我们。大姨妈很热情,虽然腿脚稍有不便,但还是坚持带我们去找知道乌帽席故事的老人。
     
   一路上,好奇的村人甚是热情,笑问客从何处来。听说我们来探寻乌帽席,都说知道有这个英雄祖先,但具体故事就不清楚了。问是否知道乌帽席故居和遇难山洞,均语焉不详。一位热情的中年妇女说,乌帽席的房族后人可能知道,并带我们去找这位82岁高龄的后人。我们满心欢喜,以为要找的东西马上就可以得到了。不曾想,见了那位后人后,他的头却摇得象波浪鼓,说年代久远了,都不知道那些事了。乌帽席,这位为苗族生存权利而抗争的女英雄,曾与张秀眉、官保牛、杨大六等英雄并肩作战,负责传递军情和联络各路苗族义军。据说其武艺高超,行走如飞,随身携带一把兽皮伞,旋转起来能挡箭羽,还会施放五毒绣花针,屡立战功。后在战败转移过程中,不慎把一只绣花鞋丢失在龙塘村附近的棉花冲垴上的一个山洞口,被清军发现后俘获,押至镇远被八马分尸杀害。乌帽席,您不仅被您的族人遗忘了,也被您曾经热爱过的故土遗忘了!如果您在天有灵,不知有何感想?
     
   暮春之行,没有见到美女,没有见到乌帽席的故居和藏身山洞,际遇的是一群日渐健忘的人群,遇到的是一个日渐衰败、萧条和寂寞的留守苗寨,心中徒添几分惆怅和凄凉。

昏昏欲睡的留守老人

残存的徽派建筑

残存的徽派建筑

残存的徽派建筑

破败的高墙深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