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苗族妇女服饰物的功用

作者:杨盛科    来源:三苗网    时间:2016-05-25    点击量:
评论: (我要评论)

苗族妇女的饰物分头饰、身饰两大类, 饰物主要以银质为多,其材料来源多半将银圆溶化, 有的直接从市场选购 ,经济条件宽裕的苗家姑娘从头到脚的银质饰物足有七八斤之重。有姑娘的家庭必须作10年以上的准备才能将女儿的饰物基本配齐, 父母必须化大半生精力打扮女儿。为什么苗家舍得在头饰与身饰方面投巨资、化大力气打扮女儿呢?这可能与头饰及身饰的多种功用分不开。

头饰的功用
 
   苗族姑娘最注重头饰, 头部饰物多以银质的银角、银雀、银梳、银花、银冠、银钗、耳环、银铃、银簪为主, 银饰的造型图案有二龙戏珠、麒麟送子、蝴蝶探花、丹凤朝阳、百鸟朝凤、游鱼戏水及松、竹、梅、兰、花、鸟、虫、鱼等, 大多数具有吉祥如意的象征。无论是高髻的发式和银首饰, 其造型都是向上或向四周延展, 尽量扩大其头部所占据的空间, 而且还通过彩色和饰物的花枝拓展来延伸视觉作用, 使苗家少女的面貌与气质得以充分的展示。
 
   为什么苗姑最看重头部的装饰呢?这大概与苗人的审美观念有密切的关系。
  
   苗人一般在审美实践中, 首先是看脸蛋是否漂亮, 其次才看体形是否均称。如果有一套漂亮的头饰, 对于二者来说都能起到深化美观的作用。在现实中, 苗姑的脸以圆形为多, 圆形脸上部梳起高耸的发式或佩戴一个往头顶空间延伸的饰物, 苗姑的脸型在别人的视觉中就形成了椭圆形(瓜子形)的脸。在美学上,椭圆形的脸比圆形的脸要生动漂亮得多。就潜意识来说, 这种夸张的装扮是一种自我扩张和生命的展示。对于头部装饰, 几乎所有的少数民族都注重头饰, 但像苗族那样不惜重金制作银角、银冠等大型装饰来作头饰的民族并不多见。苗族在古代是崇拜牛的民族, 苗姑头上戴的银牛角就是明证。一位台湾学者说:“羊人为美。”“美”字是摊开两只手、叉开两只腳的人头上戴一对羊角, 这种观点可从苗族头饰中得到印证。牛是苗民的伙伴, 牛一生与苗民同甘共苦, 一起创建家园, 一起生存奔波, 牛还具有献身精神,“ 在生辛劳为民众, 死后献出骨肉皮”。苗姑头上的牛角装饰是为了纪念牛对人类的奉献, 苗人将牛图腾装饰在头上, 其实是祖先崇牛的再现。两角中间有一轮红日或宝葫芦, 这是农耕文化的重要标识。苗姑用银角装饰头部, 其实也是一个大大的“美”字, 在别人的视觉中, 头戴牛角的姑娘也是一个大大的“美”人。
 
   身饰的功用

身体是生命的载体, 苗妇们通过身饰来充分展现生命和自身的价值。旧时, 城步苗民的服装基色通常是蓝、青、黑等素色, 但装饰色却尽量地追求艳丽华美。苗族服装的工艺种类较多, 较突出的有刺绣、挑花、蜡染。苗民在服装上极力修饰和使用红色等艳丽的色彩, 是为了表达一种浓烈的感情, 表达她们对生活的热爱, 对美好生活的向住, 对生命力的重视。
 
   苗民们长期生活在深山野岭中, 四时都是绿色。由于受自然界的薰陶和启示及对大自然美的欣赏, 人们处在绿色的包围之中, 草木越是荗盛、河水越清, 其颜色更趋于 “青”。人们以绿色为美, 而青色是绿色的深化, 自然就是最美的颜色了。而绿(青) 色寓意着旺盛的生命力, 热爱青色就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命, 而青色或蓝色耐污耐脏。旧时, 特别是在战争年代里,青、蓝、黑三色又是一种保护色, 身穿青、蓝、黑色服装在山野行动, 外族人很难发现目标, 以避免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长期生活在单调、压抑、忧郁之生活中的民族, 需要点缀, 需要渲泄, 需要补充。而青、蓝、黑色十分单调, 苗妇们以这三色为基色刺绣图案, 她们运用流畅的线条刺绣动植物, 以表达生命的动感和各种深刻的寓意。在服饰出现频率最高的纹饰造型有龙纹、凤纹、鱼纹、鸟纹、蝴蝶纹、漩涡纹、云波纹、花草纹、几何纹等。苗族服装及其配饰丰富多彩、瑰丽诱人,纹饰造型的丰富性体现了苗族人民自由思维的空间和细微写实的工艺技能, 苗族刺绣色彩艳而不媚, 形象奇而不怪, 构图滿而不乱。若在单调的基色上刺绣图案还不算最美的话, 苗妇们就在服装上配以银铃、手上配以银钏、脖子配以项圈、胸前配胸脾、银锁、手中配有银戒指、腰间系有银链, 肩上有披肩。这种复杂且高档的“身饰”既能显示出一种装饰美, 又能显示出家庭的富有; 新颖别致的身饰既能引起人们的审美关注, 进而引起人们的效仿与赞赏。
 
   苗妇的头饰与身饰巧妙地搭配, 达到了艺术创造的完美统一, 给人一种审美愉悅的美感感受。苗妇的头饰与身饰既具有美感价值, 又具有艺术价值。它是苗族历史记忆的重要载体, 是苗族支系的文化符号,是民间信仰文化的形象体现, 也是女性文化与族群认同的重要标识。从美学角度来看, 苗族妇女的头饰与身饰的造型结构、图案结构、色彩搭配等方面表现出来的审美观念、美学原则等都能满足人们审美的精神追求。苗妇的头饰与身饰是中华民族文化百花园中的一枝奇葩, 它以结构独特、色彩绚丽、工艺精湛、形式多样等民族个性, 深深地吸引着国内外广大专家学者。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