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当我们在谈论施秉龙舟的时候,究竟是在谈论什么

作者:    来源:三苗网论坛    时间:2016-06-03    点击量:
评论: (我要评论)


   
听说施秉造了一条“最长的苗族龙舟”,并且用了一种看起来并不高明的营销手段来宣传,并且上了各大媒体报道。一时间在不少人的朋友圈里炸了锅,有人匆匆发表了类似“施秉政府,你欠苗族人民一个道歉”这样让人讶异的断论。

这种行为听起来总有点“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感觉,自己这里没有什么大新闻,看到隔壁县“终于憋了一个大新闻”心里有点嫉妒,不甘,于是要诋毁。
动不动就“我代表全体苗族人民”······
什么节奏,四不四很熟悉,又一次被代表!
好歹施秉县制作团队都是苗族人,而且用他们的话说“这个也是得到了我们xxx协会认同了的”,哪里没有知识分子!这是经过当地知识分子群体和党政机关一致认同的,你,一个外地人,再怎么说,都只是一只吃不到酸葡萄的狐狸,四不四?
假如当地知识分子看到这个作者,一定得圆眼怒睁,像鲁提辖一样握着拳头:“你,你们,才欠我们施秉人民一个道歉。”

龙舟,像一条苗族龙。
举着一双水牛角,牛牙齿,牛一样大眼睛,但是又是一个龙身子,和别的地方的龙太不一样了。
据说哈,划龙舟的起源是很可怖的。龙吃人,然后人们杀死了龙,并且分食了龙的身体,但是龙残留的魂却制造了干旱,于是人们许愿用划龙舟和祭祀来安慰龙的灵魂。
这简直像极了日本众多的神怪故事和事上的许多神社的起源,人们杀死了为害的妖魔邪神,却因为他们的灵魂的躁动而反过来用神社来祭祀它们或者说是镇压它们,使之不为乱。
清水江上游这几个寨子因为这个传说,一直这安抚着这古老的灵魂。也用这个方式,团结着周边这里的苗族。

假如有人做了一件蠢事,他肯定不会自己承认。
比如“扬州炒饭事件”,扬州旅游局只是浪费一锅价值十几万块钱的炒饭,却在网上收获了潮水一样的“愤怒点击”。据相关官员透漏,当地旅游局一年要花两个亿做宣传,都没有这一锅十几万的炒饭的影响力大,事实上影响力超过了他们的预期。
他们的做法“很经济”。
但是,也很愚蠢。
潮水般的骂声是最好的回应。
中国当下是一个严重缺粮国的情势下,却用一种如此的浪费,仅仅是为了他们一个部门的宣传任务。
他们“很经济”,也“懂创新”。可是节约这种美德还在吗?

文化是一个群体生活的合集。无论的物质生活还是精神生活。一旦人不在了,文化自然也就死了。苗族当前的困境,其实也是中国山地山区/资源困乏地区的普遍发展困境。
当相关方面为了消化房产商的过剩库存的时候,要求“一亿农民进城买房”这样的壮大工程,土地上的这个群体不过再一次“被牺牲”。
越是资源匮乏的地方,对资源的理解就越扭曲。
乡土的苗寨是苗族现有的乡村文化的固定的存续空间。被外出务工潮洗空以后,将再一次被进城买房所吸干。苗寨萎缩或者死亡。
进城中的大多数可以说是苗族的现代知识分子或知道分子,总之有一种在城市存活的本事。在城市生活的群体却没有发展出一种苗族的城市生活的文化,为此,他们思念过去的乡村见到的那些东西,没有新创立的,只好照搬老祖宗的坛坛罐罐。
就像我们见惯的西部小城,农民进城以后拆掉煤气灶,在厨房里打起了土灶装上了烟囱一样。要把龙舟搬到县城的分子,其实他们是思念龙舟了啊。他们还是他们,依旧还是村子里那个张三那个李四,只是穿起了西装住进了小区。

城市文化的空虚需要乡村的接济。
今日的一场热闹情景,热闹极了,也浮躁极了。
归根到底,这只不过是一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搭台唱戏”。
你问“文化呢?”
他答:“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你问:“传统呢?”
他答:“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你问:“信仰呢?”
他答:“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
我们以为这是一场文化之旅的时候,他们盘算的却是一场“经济战役”,彼此都不在一个频道,怎么说得上话呢。

从清水江到舞阳河,有何不可呢?到长江,到泰晤士河到亚马逊去划独木龙舟都可以,如果他们用他们的努力扩大了苗族文化固有的地域空间,不可以吗?
关于版权,神话传说的区别,又有什么关系的呢,苗族过的,总之的在水边这几家。
女人为什么不可以划龙舟呢?他们还引证收六合平寨五六十年代也女人早就划过,后来是“被认为中断女人划龙舟的”,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今天她们划就好了。
苗族向来是最珍视女人的民族。
只是划船毕竟是一件辛苦的体力事,让男人来,女人为自己的男人唱一首情歌不就好了吗。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实现了绝对的男女平等,女人天天要和男人抢工分,但是那个时代值得大家去重来吗,今天还有哪里还有搞女人抢工分呢。

从施秉到六合平寨等地公路据当地群众反映已经多年缺乏修缮了。
因此很多人气愤为什么不去修好路,让游客到发源地去体验龙舟呢?
他们会说村里基础设施不完善,没有大宾馆,游客们住不起,卫生条件不如意,游客们要蹦迪,要酒吧喝酒,吃饱喝足还要“大宝剑”,六合有吗,平寨有吗?
是的,这些乡下都没有。
看看,把龙舟进城是多么明智的选择。
一破何足,同志们是掌握先进科学真理的嘛,当然要“大破大立”,世界第一。
申请世界第一长,第一大,各种第一。
牛不牛逼。牛逼啊!拍脑门又拍胸膛。
当初或许领导是想“万人抬龙舟”的,可惜施秉街道太小,外出打工流失青壮年不够。也许领导想过“一百米龙舟”“两百米龙舟”,无奈山中没有巨构。
‘’我们xxx···会’当然是同意了的,前几年,某地爆出摸奶节的时候,当地人和各种群体不是早就“我们xxx····会是同意了的”嘛,如果不同意,谁家拿自己老婆、女儿的奶子给外人观察。不同意的话他们应该举着横幅这大街上“散步”的啊。

施秉,我们谁都没有欠。
龙舟当然是苗族人共有的、尤其是施秉台江清水江沿岸苗族同胞共有的。
只是,独此一只龙在舞阳河饮水,没有玩耍的同伴,没有共赛的竞争者,好大一条龙却像好小一只失群的鸟。
施秉政府应该多请几条龙过去,或者再掷几千万,多造几只八十米龙舟、九十米龙舟、一百米龙舟,让他们好有伴。
当我打开吉尼斯世界纪录网中文版的时候,里面跳出来一个:
“xxx,此人之鸟(念diao,同屌字)长xxx厘米,世界第一长鸟”,
如果硬要夺个什么“世界第一长龙舟”,然后龙舟排在他后面:
“xxx,此龙舟长xxx米,乃世界第一长龙舟”
    
没有意思,四不四?

2016.06.3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