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医药:大山深处的瑰宝

作者:杜江 胡成刚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时间:2016-07-30    点击量:
评论: (我要评论)

 

苗医爆灯火疗法

  苗族历史悠久,是中国少数民族的四大民族之一(1000万人口)。苗族的分布以贵州省为中心(约占苗族总人口人50%),并向湖南、云南、重庆、广西、湖北、四川等省区辐射。苗族也是一个国际性民族,除中国外,日本、越南、泰国、缅甸、老挝、美国、法国、加拿大等国家及地区也有苗族分布。

【历史沿革】

  西汉刘向的《说苑辨物》:吾闻古之医者曰苗父,苗父之为医者也,行医于乡里。《神农本草经》记载的药物“有100多种与苗药同名同义”(《湘西苗药汇编》)。

  明代李时珍《本草纲目》第一册有15种,第二册有27种苗族药物记载。其中的菖蒲条引宋代苏颂的话:黔蜀蛮人常将随行,以治卒患心痛。其生蛮谷中尤佳。入家移植者也堪用,但干后辛香不及蛮人持来者,此皆医方所用菖蒲也。清代吴其睿《植物名实图考》也记载了不少苗药,如“白芨根,苗妇取以浣衣,……白芨为补肺要药”。

  黔东南苗族地区,在乾隆前还未入“官籍”,视为生界,有“蛮不入境,汉不入峒”之禁令。而苗医学在当地颇负盛名,“苗地多产药……或吞或敷,奏效甚捷”。19世纪末,松桃厅地甲司苗医龙老二,能为孕妇从腹部取死胎,一月后体愈,传为奇闻。长征时期,贺龙也曾指示“不但要物色好的苗族向导,而且要动员苗医随军前进”。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苗族医药得到了长足发展。上世纪50年代中期,由于西南各地刚解放不久,政府医疗机构才建立,缺医少药现象普遍严重,这一时期苗族医药和其他民族医药一样发展很快,走村窜乡郎中络绎不绝,极大地补充了当时缺医少药状况。上世纪60年代后期,国家大搞中草药运动,掀起合作医疗浪潮,一夜间,举国上下村村都有了合作医疗,一根针、一把草突出了广大农村治病求药特色。苗家山寨,医农合一,人人都有一技之长,个个都有疗病的药。如治上腹痛的“铁板症” “铁蛇钻心”,肚痛的“乌鸦症” “肚脐翻花症”等,莫不是以苗药外敷兼内服,效果良好。这一时期苗族民间医药得到了长足发展,民间有“贵州苗药走天下,湘西苗药治跌打,川东苗药疗咳嗽,鄂西苗药理百疾,路遇苗医,长寿顺利”的说法。进入上世纪80年代后期,国家加强了对民族医药调查研究的政策指引,同时随着世界环保意识的提高,以当地丰富的药物资源为主的民族药等同于绿色药物的理念逐步增强,使我国广大苗乡的苗医苗药发展极快。苗医药的发展以贵州省最为突出,开发部颁苗药制剂154个,成为贵州民族药品牌,并形成了以丰富的药物资源为基础,以苗药为代表的贵州民族药产业,从药材种植、加工以及制剂生产、药品销售的产业链,成为发展迅猛的朝阳产业。

【特色医理】

  苗族创造了本民族丰富多彩的文化,其中的医药文化以天然绿色、方法奇特、简练实用和疗效确切而著称,又因同时具有文化价值、实用价值和经济价值而成为最具魅力的文化之一。苗医药也是我国民族医药中的一朵奇葩,被誉为“大山深处的瑰宝”。

  苗族医药与其他民族医药一样,有着极其广泛的民众意识、突出的实践基础与地域特色,并顽强地维持着本民族文化特质的传统科学文化体系。随着社会的发展,逐步形成并发展成为内容丰富而独特的苗族医药学。

  苗族医药是拥有自身理论指导的医学体系,包含了本民族的基本观念、思维方式、哲学思想、民族习惯、经验积累和特殊发现等,其总结的医药理论是指导用药的纲要。如“两纲两病理论”“苗医生成哲学”“五基成物学说”“三界九架理论”“交环理论”“四大筋脉理论”“苗药质征理论”等,无不是长期实践积累的升华和无数医学发现的结晶。

  苗医认为气、血、水是构成人体的基本物质,生病,外为水毒、气毒、火毒所犯,内有情感、信念所动,亦因劳累损伤所致。将疾病分为症和疾,辨证分类上有两纲(冷病、热病),五经(冷、热、半边、快、慢),病分三十六症、七十二疾,合称一百单八症。

  苗医诊断以望、脉二诊为主,望可知其表,脉可知其里,表里结合。

  望诊:中医只看头发,苗医还认为眉毛不乱而光泽正常,病不重;眉毛散乱,皱眉时眉不举,汗毛直立则说明病重。

  指纹诊:用于小儿疾病的诊疗,如苗医看大拇指颜色,黑为失水,红为受惊,绿色为损伤。

  指甲诊:多用于妇科诊断。按住妇女的中、小指甲,放开后淡红色者为口干舌燥,黄色者为月经紊乱。

【苗医特色疗法】

  苗医治法以“冷病热治” “热病冷治”为两大治法。采用内治法和外治法,其中外治法特别丰富。外治有放血疗法、刮治法、爆灯火疗法、气角疗法、滚蛋疗法、发疱疗法、佩戴药疗法、熏蒸疗法、抹酒火疗法、烧药火疗法、针挑疗法、外洗法、外敷法、拍击疗法、体育疗法、热烫疗法、精神疗法。

苗医骨刮疗法

【苗药资源】

  贵州特殊的生态环境及复杂多样的自然条件,孕育着无比丰富而特有的药用动、植物资源与矿物资源,为中国著名的四大道地药材产区之一,也是我国著名的苗乡, 蕴藏着极其丰富的苗药资源。

  贵州现有药用资源4802种,其中植物药3436种(隶属于275科,1384属;如蕨类30科,200种;裸子植物11科,25种;被子植物196科,2577种),占 91.5%;动物药289种(隶属于126科),占 6.7%,矿物药77种(隶属于10类),占1.8%。在全国统一普查的363种重点药材品种中,贵州有资源的达326种,占89.6%。

  苗药资源属于天然药物资源范畴,涉及到植物药、动物药和矿物药。据调查,贵州苗药资源在4000种左右,正如贵州毕节地区的老苗医所言:(苗医)病有108症,药有3800种,有苗者(泛指高等植物)3000种,无苗者(泛指低等植物、动物、矿物及其他类)800种。如别具特色的苗药观音草、米槁、艾纳香、八爪金龙、仙桃草、旱莲草、活血丹、大丁草、重楼等。据目前不完全统计,常见苗药约有2000种左右,最常用的约达400种,并有不少苗药己收载于全国性或地方性民族医药等有关专著。

【发展概况】

  2002年,国家对贵州地方标准的苗药品种进行审评,结果有154个贵州苗药得到批准,上升为国家标准。目前贵州苗药产业正在持续发展,已有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发展势头好的苗药制药企业,如贵州神奇、百灵、益佰、信邦、同济堂、益康、新天、威门、汉方、宏宇等制药企业,工业总产值均超过亿元,如咳速停、抗妇炎胶囊、热淋清、醒脾、宁必泰胶囊、强力枇杷露、泻停封胶囊、黑骨藤胶囊等销售上千万元乃至亿元的产品。目前,全省制药工业生产的制剂获得国家批准的品种(以中药、苗药为主)近2000个,其中国家级新药40多个,并有数十个产品获国家中药保护品种。

  贵阳中医学院已成为国内公认的苗医药重要的研究基地,以苗医药为代表的民族医药学科是该校的特色学科,该校也因此成为苗医药的研究基地。贵阳中医学院苗医药学科依托于该校药学院,药学院下设有民族医药研究所、苗医药教研室、苗医药文化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认证的民族医药基础研究室、民族医药开发研究室、省级中药民族药开发创新团队、省级中药民族药研究生创新团队等机构和团队,并辐射到全校各主要院系如基础医学院、3个附属医院、针灸推拿学院,医学人文学院、以及社会科学部等。在学生社团中有“九黎苗药学会”等组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