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显苗族夸富心态的“黄平式”银饰

作者:杨育泽    来源:三苗网    时间:2016-09-09    点击量:
评论: (我要评论)

 

“黄平式”银饰图片(资料图)

 

夸富心态是世界上每一个民族都具有的共同心理,用现代人的话来说,就是“炫富”。自从人类社会从原始共产主义社会瓦解、私有财产产生以来,“拜富”、“夸富”就一直是社会的主流心态。它与恶性的两极分化下产生的“媚富”、“仇富”心理是两回事。一个没有夸富心态的民族,也就没有了前进的步伐。
正是在这样的一种大众心态下,促使世界各民族各式各样的“奢侈品”层出不穷地发展,出现了一个丰富多彩、品质华贵的消费品世界,最大地满足了人类的心理需求。
民间银饰品就是苗族民众在夸富心态下产生和发展起来的一种工艺性“奢侈品。”
同时,由于夸富心态对苗族的审美价值取向产生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苗族银饰很早就形成了最基本的三大特征,即“以大为美”、“以重为美”和“以多为美”。
而从苗族各个支系的银饰品来看,如以“大、重、多”三大特征来比较,最能彰显出这种炫富心态的,当属“黄平式”银饰。
所谓“黄平式”银饰,是指生活在以黔东南州黄平县为中心,周围覆盖到施秉县、镇远县西部、余庆县南部、瓮安县东南、福泉市东部和凯里市北部范围内的苗族族群所佩戴的银饰品。这一地域大约有4千平方公里,大约有苗族人口36万人。
关于“黄平式”银饰精湛的工艺,专家们是这样地描述:“黄平的妇女们常用银饰来装饰自己,头、耳、颈、手、腰和背部等各部位无一不有。头上银冠、银花簇拥,树叶、花、草、鸟雀、果子等缀制银器,间有蝴蝶、螳螂嬉戏,整个银帽如簇锦花篮,整体白花耀眼,阳光之下更是夺目生辉;银项链的响铃板,款式多样,精巧雅致,吊挂护心镜垂挂这虫鱼、器具、什物和变形牛角等相映生辉;银腰围的银块模纹图案共有三十多种,天上飞、水中游、山里有几乎囊括。”
“黄平式”银饰最吸引目光的地方,当属妇女们头顶上佩戴的“银冠”,也称“凤冠”,工艺可谓绝顶。
关于“凤冠”之美,专家们又是这样地描述:“其犹如一顶美仑美奂的‘凤冠’,由三层银饰造型组合而成。“凤冠”上有繁茂的银花、翘立的银扇,还有凤凰、蝴蝶、螳螂以及二龙戏珠、双凤朝阳等生动的造型和纹样,下层还有一排刘海式的吊穗,后面有3层银羽。一层比一层长。外面的一层有8片,长至颈部,中间的一层有12片,长至肩,里面的一层有5片,垂至腰间。这些银羽活泼灵动而华贵飘逸。”
以上描述,仅仅是一般性的文字描写。如果详尽一切去刻画它的精美和繁多,文字肯定不止这些。
总之一句话,“黄平式”银饰充分张扬了这一族群强烈的夸富心态和爱美之心。可以说,为了将女孩子们包装得越发美丽,同时彰显出自身的财力,每个家庭几乎达到了竭尽所能的程度。
究其历史原因,笔者是这样认为,在以河流为主要运输要道的明清时期,特别是自清雍正年间起黔东南地区大规模通商之后,居住在舞阳河、重安江和清水江流域上的这一地域,拥有着得天独厚的致富条件,即随着源源不断的木材顺江而下流入中南地区,白花花的银锭也就随着河道滚滚而上首先流入这一地域,继而才流向四面八方。当苗家人得到这一炫耀意识的最佳物化载体后,大量的银子便被投入熔炉,锻造成丝,编制成花,錾刻成衣,不断取代了原先的那些木质、骨质、铜质等装饰品,被配戴带到妇女们的身上,成为一个家庭的第二大“不动产”,极大地满足了人们的心理需求,继而沿袭成风。
自从将银饰品佩戴到妇女们身上的那一天起,“黄平式”银装在“大、重、多”特征上就一直位列于苗族各个支系之首,就是在全世界所有的民族中,恐怕也是最前列。这也就是说,这个族群很有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银饰工艺品消费群体。
我们仅观察黔东南山区就会发现,如果以这一地区为中心向东南方向的苗族地区辐射,凡是距离这一中心越远的地方,其银饰品在数量上就会逐渐减少。
进入1949年之后,“黄平式”银饰追求“大、重、多”的脚步依然没有停止。特别是进入20世纪80年代后,随着这一地区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银饰品的发展速度更为空前,出现了一股消费的浪潮。
据了解,在上世纪80年代,该地区每套银装的整体重量一般在5公斤左右。到90年代,每套达到10余公斤。进入本世纪后,随着炫富的心态越演越烈,银装的重量不断攀升,每套普遍达到了15公斤,价值10余万元,仍然位列于苗族各支系之首。有少数的甚至达到了16公斤,可谓“特大”、“特重”和“特多”。这样的重量,相当于一个年轻女孩三分之一的体重。怪不得一些苗族姑娘跳一天的芦笙下来后,气喘呼呼地说:“全身都酸痛了!”
值得一提的是,过去苗家人穿着银装仅限于尚未“出客”的少女们。但近年来,该地域已经结了婚的少妇们也纷纷加入攀比的行列,出现婚后重置银装的新现象,刮起又一股“炫富”的消费热浪。
近年,在重量接近极限,已没有多大伸展空间的情况下,极少数发财的人家开始在质量上动起脑筋,即将一定数量的金质饰品附加到银质饰品上面去,向“银+金”版升级,显得更加华贵。他们主要是将头顶上那只白花花的“银凤凰”更换成金灿灿的“金凤凰”,变得更加的抢眼。这样的一只“金凤凰”,足以消耗金子700克,令人咋舌。
据了解,目前这种“银+金”版的银装,整套价值可以达到40万元之上。所以,一些人家不得不放进银行里委托保管。
又据了解,截止目前,这种“银+金”版银装,在该地域已悄然出现十余件。
我们都知道,天下无极限,世事有人为。以苗家人这样的炫富心理,以苗族银饰这样的发展步伐,以今天中国人民这样的生活水平提高速度,我们可以推测,不久的将来,一些苗族人家将“银质版”升级到“金质版”,将“银装素裹”演变为“金光闪闪”,或许成为现实。

 这,就是新时代下一种美的展示、力量的展示和财富的展示。正是这种充满正能量的夸耀心态不断彰显,促使了这一苗族民间艺术不断不得到传承和光大,从而越来越璀璨夺目,也越来越吸引全世界的目光。

 

 

 

 

 

“黄平式”银饰图片(资料图)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