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公山下的苗寨

作者:杨贵和    来源:黔东南新闻网    时间:2016-10-13    点击量:
评论: (我要评论)

 

      乌东、雀鸟、方祥、陡寨和格头这几个苗寨,虽然各自分散在雷公山主峰的正面和背面,也不属于同一乡镇,但却被同一条公路串联起来,就像搭在山坳两边的同一根藤上的瓜。她们深藏于雷公山深处,被原始森林覆盖着,被清亮的溪水缠绕着,被重重大山包裹着,被负氧离子浸泡着,美丽而平静地锁在深闺。

  从雷山县城一路盘旋而上,翻过风口大坳,公路便急剧下跌,直落谷底。路旁随处可见飞瀑流泉,青青峡涧,红花白藤,万古苔藓。至于鸟的啼鸣、蝉的吟唱和汽车的马达声,都被山风一齐带走,揉碎后再细雨般轻轻洒落,消失在草尖和叶片之上,大山就依然无比的幽静和空旷。

  雀鸟

  在公路拐弯处,映入我们眼帘的是对面山上那片绿绸般的坡地,从高高的山脊上逶迤斜拉下来,没有明显的山岭和冲沟,一些梯田和耕作的土地,零星地分布在山上。快到山下时地势突然变得稍微开阔和平缓,人们就在那里结庐成寨。竹木掩映处可见行人和车辆,影影绰绰,似有还无。侧耳细听,隐隐约约地传来人声,宛若早期的电影。村寨再往下,便是陡峭的峡谷,壁立千仞,岩落万丈。

  我们停了车,选好角度。当举起相机时,突然天空中飘来一朵云,严严实实地罩住了整个村子。在四围阳光明晃的映衬下,那团阴影就显得愈发黑暗,反差决非一丁半点。没办法,我们只能暂且退到一旁的树阴下,一任阔叶筛漏的点点光斑秀影在身前跳来跳去,跳去跳来,安心等待云开雾散的那一瞬时机。

  陡寨

  在不折不扣的苗乡,却出现了“陡寨”这么个汉名,感觉有几分奇怪。

  到了方祥乡政府打听陡寨的方向,一小伙子站在门前,往右边指了指:往前走,车站旁边一直往山上去,两三公里。临别时他提醒道,如果你们是初次来,开车得小心些,虽然是水泥公路,但弯急坡陡!

  的确,陡寨很陡。

  陡山,陡水,陡田,陡地,陡路,陡屋基。近两百来户人家,一百多栋吊脚木屋挤在一片陡峭的山腰上,上距雷公山巅百尺,下临深溪河谷万丈,像壁雕,像挂件,像一枚风筝,上不沾天,下不着地,若不是那根线一般的公路把她牢牢地拴着,恐怕一阵山风过来,随时都有可能飞去。

  公路到了村口就戛然而止,没有任何预兆。没有门楣,也没有停车场地。路旁有一间小平房,刚修建的,门上掛着卫生室之类的牌子,那是全寨唯一一栋砖房。屋角边上挖出一块巴掌大的平地,用于倒车。

  村里的路虽然没用青石板铺设,但也都是硬化处理过的。刚进村,面对陡寨,我们依然只能仰望。

  村民重视栽树,梨树结果挂枝头,李树伸枝入廊檐,芭蕉分绿上床榻。因为陡,几乎所有的房子都是吊脚楼,不是垒砌高高的堡坎就是以立柱支撑。房屋依山就势,层层叠叠,密密实实,堆垛而上,错落有致。任意立于一处举起相机,都会发现全是透空拍摄,背景均为蓝天白云。村寨对面的一线山梁轮廓清晰,莾莾苍苍,如汹涌波涛,似奔腾万马。山间一挂瀑布白亮如雪,在翠绿山色的衬托下,十分显眼。当地苗语称那瀑布叫“妇娥秀”。从瀑布顶端过去不远就是著名的雷公坪,山的那边是西江千户苗寨。

  方祥

  方祥这名字,我最早是从朋友的口中得到的。早年间,他常跑方祥,在单位很难找得到他,问他去那里干什么,回答:扶贫。于是,在我印象中,方祥便与贫穷、遥远、闭塞、落后、脏乱这样的字眼联系起来,每当从山坳上分道往丹江方向走时,也只是远远地瞟一眼道口处立着的路牌,不曾想过要踏上那条畏途。

  方祥就在陡寨的山脚下,一条清亮的小河从山谷里流来,河岸两边便高高低低地散布着些木屋人家,因为缺少平地,所以那些房屋看上去参差不齐,东倒西歪。有稍微平坦一点的地方,要么修建砖房,要么用于芦笙场地,要么建成车站。四周的大山如铁桶一般向这里拥来,人如在井底。很难想象,在没有公路的时代,里面的人怎么出得去,外面的人怎么进得来。

  正午的阳光把人影变成小圆点,投射在脚下,让人饥渴难耐,走遍了短短一截街子,发现仅有的几家饭店和早餐店,要么大门紧锁,要么回答是没吃的。无奈,踏上归程。

  格头

  格头距雷山县城39公里,距方祥乡政府19公里。全村150户,均为苗族,该村约500年历史。自然环境优美,植被保存完好,在此汇集的三条溪水,徐纡清冽,透澈见底。空气清新得让人有些醉氣。

  格头是以秃杉而出名的,这可从寨名的来历得到证实。

  格头苗语为甘丢,意思是下弯的枝丫。相传,他们的祖先原为猎户,到这里狩猎时,发现一株千年秃杉,有一根枝丫下弯伸出,于是猎人就以那根秃杉为梁搭屋居住,风雨安然。从那以后,人口慢慢增长,他们便把秃杉当作护寨树,奉为神灵,即便老死,也不能砍伐,更不能取之为柴,是为祖训。

  秃杉,又名台湾杉,属国家一级保护植物。而今,格头村周围共有秃杉400余亩,5000多株,最大一株胸径达2.7米。是当今地球上野生秃杉最为集中的地方。

  一则祖训用数百年的不懈努力来传承,他们一不小心就创造了世界奇迹。

  乌东

  乌东苗寨坐落在雷公山半山腰上,身后就是海拔2100多米的雷公山主峰,如果在村里猛然抬头,就会看到高大的电视信号塔赫然立于眼前,白云奔涌,天蓝如洗。

  公路从村前经过,在小河上架一座石拱桥,桥下的多迭瀑布,常年飞流如链。“清山不墨千年画,绿水无弦万古琴”,这是乌东挂在寨门上迎客的微笑。

  小桥、流水、田园、菜畦、曲径、水碾、垂柳、芭蕉……在溪流两岸分布些木楼人家,有小孩裸着戏水,有女子弯腰洗菜。夕阳的余晖把杉树的影子扯过绿野田畴,乌东便半明半晦地写意出来,一如淡淡的水墨。

  没有喧嚣,没有杂尘,千百年来,乌东就这么贫穷地美丽着,寂寞地微笑着,善良地守候着。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