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天门山——吕洞山实证考

作者:吴心源    来源:三苗网    时间:2018-11-22    点击量:
评论: (我要评论)

  面对《苗防备览.卷一》①中的苗疆全图(见附图1),笔者始终有一个心结,苗疆的天门山到底在哪里?

图片1.png

图片2.png
(附图2: 《清代中衰之战---乾嘉苗民起义研究》②一书引用的苗疆全图,局部放大图。)

  从《苗疆全图》(附图2)局部放大看,天门山与吕洞山着实间隔有一些距离,令人匪夷所思。于是,准备从天门山与天门汛考证入手,探一个究竟,弄一个明白。我把这些想法和图片请教吉首大学张文炳教授,他说:“这要有考古史料作证,不能想当然,这些图仅仅是近两百年的记载,请冷静思考。”他热心地为我复印《苗疆全图》③(见附图3),同时指出:“这些图是从《苗防俻览》书中的图演画而来,图中的方位与其相反,更易看懂,更详细,因该书(指《湖南苗防屯政考》)的主编是旦湘良是辰永沅靖兵备道的道台,常驻凤凰,后升为二品官。

图片3.png
(附图3:《湖南苗防屯政考》中的苗疆全图)

《苗防备览》中的苗疆全图距今有198年的历史,当时陪同严如煜踏堪148个苗寨的苗官是乾州厅三岔坪人吴廷举,严后来根据所收集到的资料、并参照其他相关资料,亲手绘制苗疆全图。作为二百年前的先人,完全没有必要象今天的某些人那样为旅游炒作而伪写天门山,一定是实指实说,或另有所暗示。从地图及史料看,伟者即当今的矮寨镇无疑。据当地故老传说,天门山一说是姊妹峰,相传有傩神自天上降至人间,故亦称傩神岩或落神岩,有的也记音称洛塔岩;峰下附近有小山洞一个,或天然形成或人工开凿,但没有洞穿,因此不能视为天门,此山至多可叫天神山,而不是天门山。

图片4.png

(姊妹峰与矮寨大桥胜景,图片来自湘西《团结报》)

 沿盘山小径继续上行至矮寨镇家庭村,当地苗民告诉我,村寨后山上有一块坪地,空旷开阔,象是营地地基,可住扎数十人,周围附近还有石墙、哨卡遗迹,对照史书记载,便知是昔日天门汛的遗址。此地,过去为中黄村上天门汛,西南下至凤凰东吉,西北上至永绥大兴粮仓,抵达永绥厅卫城的必经关口,居高临下,瞭望极远,易守难攻;从中黄营北行,经吕洞山,可到达保靖。站在家庭村山顶,吕洞山耸立眼前,一览雄风。我突然醒悟道,天门汛是不是有所暗指和寓意呢?就象苗族传说《奶夔玛苟》那样,不能明说代雄代扎的父亲是狗,只有水牛说了出来,于是被杀以祭祖,说明在某些环境条件下,说实话是有杀头危险的。联想当时陪同严如煜堪舆苗寨的吴廷举,自然也不能明说吕洞山就是天门山,更不能写在纸上,记入书中。只能在同一山脉上标明天门山、吕洞山,确实是有心之作、无奈之举。如今,当你走近苗疆天门山----吕洞山时,山花烂漫的步行道穿越天门(当地苗语称为窟融窟明,直译为龙门洞,意思是明亮的天门,苗族古歌指路经中简称为天门),步步登高,直达望天坡。
 
        那么,矮寨附近还有没有别的天门洞呢?功夫不负有心人,在雀儿寨至凤凰冬吉的盘山小路边上,还有一个天然洞穿的山洞,当地人叫穿洞,不叫天门洞或天门山,此处因有山洞无数,号称九十九洞,乾嘉苗民起义时,义军首领吴八月曾在洞内设立兵工厂,制作兵器。今天,有作旅游开发的唐乐洞(音为打铁洞)便是胜景之一。新溪口村后山上也有一穿洞,但口径较小,不太容易引人注目,号称不了天门山。同时,吉首西口附近的高坡,也有叫天门山,但无天门洞。九十九洞之一的穿洞或新溪口村的穿洞,离苗疆全图的天门山都远,至少在三、五十里开外,不是地图上的天门山。从乾州往西南方向走四十余华里,凤凰县地屯粮山也有一个大的穿洞,当地人叫象鼻山,离苗疆地图上的天门山更加遥远。
 
        当我把这些考证告诉凤凰县苗学学会会长、资深的苗学专家、清史研究学者吴羲云先生,他表示认同和赞许;《清代中衰之战---乾嘉苗民起义研究》一书作者、清史研究专家盛天宁先生表示,这是一个重大的学术考证与发现,也是考证者谙熟当地风俗民情和历史的必然结果。至此,苗疆天门山----吕洞山尘埃落定,名至实归。 

注释:
      ①严如熤集(二)清严如熤撰 湖湘文库编辑出版委员会 岳麓书社2013年5月第1版第1次印刷 第389页。
      ②《清代中衰之战---乾嘉苗民起义研究》,盛天宁著,2007年9月第1版第1次印刷。
      ③《湖南苗防屯政考》中的苗疆全图。

 

苗疆全图.jpg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