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山下的村庄,月亮山下的人

作者:冰凌    来源:三苗网原创    时间:2007-07-31    点击量:
评论: (我要评论)

 

月亮山下的苗族(三苗网)

 

因为原生态数字电影《开水要烫,姑娘要胖》在月亮山下的计怀村拍摄,我得以走访了计怀村。

计怀乡是一个非常富有苗族特色的村寨。村寨里古树参天,古色古香的吊脚木楼依山而建,从山脚一直向山顶上延伸,在古树的掩映下显得那么的古朴、典雅。大片大片绿油油的芭蕉叶布满房前屋后,更是使村寨显得郁郁葱葱。无论你站在村寨的哪个角落从哪一个角度看都是一幅很美的自然风景画。

如果是有雾的早晨,飘的薄雾和炊烟在村寨里冉冉升起,一切都显得朦朦胧胧的,人走在其中,犹如走进了人间仙境;有阳光的时候,那些红的、绿的、黄的、半红半黄的树叶就在阳光的照耀下透着亮、闪着光,显得更加的鲜艳夺目、惹人喜爱;而到了晴天的晚上,静悄悄的夜里时儿听到一两声狗叫或蛙鸣虫叫,满天的星星朝你不停地眨着眼睛暗送秋波……在这乡村的夜里入睡,连梦都是香甜的。

村寨里无数条乡间小路纵横交错,哪一条都能通往你要去的地方,所以,如果你在村里迷了路,请不要惊慌失措,你可以跟着这无数的乡村小路到达目的地。这些小路,让人觉得心神安宁。

走在村寨的小路上,迎面碰着纯朴热情的村民,他们或用亲切的苗语或用生硬的汉话跟你打着招呼,也不管你是不是能听懂,他们的热情让人觉得亲切自然,更是让人全没了设防之心。

计怀乡有1千多年的历史,一百多户人家,600多人。由于山高地远,不通公路,这里的村民生活条件很差,常年没有油炒菜吃,连红薯都不够吃。这并不是他们懒,而是因为这里山高地陡,种不出粮食来。全村只有一所破破烂烂的小学,一百多名学生却只有一位教师。条件真是够艰苦的,不过,这里也很好地保留着迷人的原始生态和自然人文景观。因为刚通公路,这里很少受到外界的影响,仍然保持着完整的原始生态环境和苗族文化。

清朝年间,计怀有个潘故追,他是这一带的土司,掌管的地盘包括三都、荔波、从江、榕江交界的月亮山区,是这一带的“苗王”。有一年,在他管辖的计挨场坝上发生了有人卖“硝”的人与卖鸦片的人械斗,死了人。硝是用来制造火药的,当时清政府禁止民间制造火药,硝是禁卖品。所以当时榕江县衙门认为在潘故追管辖的地盘内出现卖鸦片和硝并发生了人命案,潘故追要负责任。于是,潘故追被关进了监狱,后来又被杀死。

当时潘故追的许多朋友都为他鸣冤屈,有一位湖南人来到计怀对潘故追的妻子务本说,潘故追是冤枉的,他只不过是管理不力,但罪不至死。应该上省申冤。他还告诉务本怎样去告状。于是务本便带着她7岁的儿子故今上贵阳开始了漫长而艰难的申冤,经过她的努力和坚持,最终引起了上面的重视并派官员进行了解调查,惩办了当时制造这桩冤案的县长,还从省里刻了一块禁革碑(这块碑现存放在榕江县文物管理所内)派人直接运送到计怀安放,上面写着“永垂不朽、品顶戴兵部侍郎兼都察院右方提督军务加节制通省兵马……”等内容,大意是不准各府骚扰苗民,不许随便到苗族地区抓丁派款等,保证了这一方人民的平安和稳定。

务本带着去告状的儿子故今当年才7岁,而告完状回来时已经十七、八岁了,他们这一状告了整整10年之久!这是一个多么漫长而艰难的过程啊!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在支撑着他们,以至于他们俩娘崽顶着那么大的困难坚持了这么长的时间?我想了好久好久,也为他们的这种不屈不折的精神感动了很久很久……

如今,潘故追的第四代重孙潘小勇已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他们为潘故追的被冤枉而气愤,同时也为有这样一位老祖辈而自豪!我想,潘故追当年虽然含冤而死,但他也该在九泉之下瞑目了吧!

 

黔东南青年作家李文明先生在他的《远去的风情》一书中这样写道:月亮山是贫困的,但月亮山却是美丽的……到了月亮山下的计怀村,我就深深的有了同感。

这天,我们起得很早,因为要赶到计怀乡山上去看拍电影。谁知到了那儿才知道剧组里的工作人员和演员们起得更早,他们今天要拍几场清晨的外景戏,所以他们今天凌晨5点钟就起床了。看来,拍电影真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

我们是在计怀乡的水库上面找到剧组的,他们正在那儿拍一个几名村民挑着柴下山、过独木桥的镜头。

一路上,我们摘到了许多酸甜可口的“小米泡”和“猕猴桃”,一路品尝着酸甜可口的野果,一路欣赏着两边的迷人景致,我心都醉了。这儿多美呀!我真想天天呆在这儿,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吃着可口的野果,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快到达目的地时,我们又发现了一棵很大的猕猴桃树,密密的树枝上结满了大颗大颗的猕猴桃,这些果子就像一个个可爱的小灯笼,一串串地挂在树上,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光,透着亮,散发出醉人的清香……

正当我们兴高采烈地摇动树干捡拾果子时,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朝我们飞快地跑过来,一边跑一边跟我们打着手势,意思好像是让我们别出声,安静一下。一开始,我以为他是个哑巴,于是也对他比划手势。谁知他走近我们后却凑在我的耳边小声地说剧组正在拍电影,需要保持安静。

知道了我们是来找剧组的,他马上灵敏地抢过我们的包并敏捷地走在前面带路。好灵活的小男孩啊!背着那么大的包在这山路上还能跑得那么快,真不愧是山里的孩子!

后来,我才知道这小男孩也是剧组里的一名小演员,今天就有他的几场戏。他今年十四岁了,正在读小学五年级。他不但是演员,还是剧组里一名得力的帮手。他不但会说汉语,普通话也学得很快很好,很多时候,他可以起到翻译的作用。他个子不高大,力气却大得惊人,所以许多时候他又是一名道具师和搬运工。在戏里,他扮演一个名叫潘有权的小学生,而他的真实姓名是姚进德。因为他的聪明能干和懂事,大伙儿都很喜欢他,总是潘有权长潘有权短地叫他。

到了拍摄现场,我才知道这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剧组,从导演到副导演到拍摄师到道具师,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有好几个还是大学未毕业的实习生,只有十几、二十来岁。但是,别看他们都很年轻,工作起来却都非常的出色和老练。最重要的是他们都很敬业,也很有拼搏精神。一个镜头,一遍拍不好再来一遍,两遍还不行就再拍第三遍,一直到完全满意为止。

今天的几场戏就拍了很多遍,因为演员太多所以很难协调,不是这个演员出了问题就是那个演员不对劲,好不容易所有的动作都做对了,却又因为某位演员的眼神不对而重新再来一遍。这样一遍一遍又一遍的重拍,我在一边看着都替他们累,更为他们的敬业精神所感动。

好在这部电影的女主角小片很会拍电影的,她虽然没上过学,但很快就学会了普通话,也很容易进入角色。这比我想象的强多了!当初我听说女主角是一位十四岁,没读过书的苗族小姑娘时,心里很是担心她不能胜任。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小片的真实苗名就是片,这是胡导演仔细地走访寻问后定下来的名字,他说这样会使电影更真实动人。

小片个儿不高,有点儿胖,长得不算漂亮,但很有特色。她圆圆的脸、圆圆的眼睛、圆圆的嘴,给人一种纯朴的美感。

另一位女演员、小片的“姐姐”小静长得很漂亮,乌黑的长发,不管是盘起还是披着都很好看。白净的皮肤上镶着一双水灵灵的杏眼,红红的小嘴,笑起来两个迷人的小酒窝……

小片和小静就像两朵含苞欲放的山花。她们都纯朴而美丽,聪明而善良。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她们。胡导走了许多村寨,找了很久才把她们俩找到。真可谓功夫不负有心人!

拍电影真的好辛苦,剧组有时两、三点钟才吃中午饭,晚上十点过钟才能吃晚饭,饭后还要开会讨论、研究剧情,常常要忙到深夜十二点过钟才能休息。第二天又要早早地起床工作。好多人都说拍电影的人没几个人的胃是好的,而身体不好的人是无法胜任这个工作的。跟着剧组拍了几天的电影,我真是深有体会了。

因为住房紧张,他们就在全村唯一的计怀小学楼上打地铺,好几个人挤在一间房里,拥挤但却温馨。我跟北京电影学院和贵州大学的柏洁、英子她们同挤一间房,和睦相处了一个星期,感受到了一种温馨可贵的友情。


 

三苗网版权文章,未经书面许可,勿得转载。

标签:月亮山,苗族,三苗网,电影,开水要烫,姑娘要胖,计怀,苗语,历史,文化,榕江,儿子,贵阳,黔东南,小片,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