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样“干”电影

作者:庄立强    来源:三苗网原创    时间:2007-07-31    点击量:
评论: (我要评论)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七日清晨四点钟,贵州省榕江县月亮山腹地计怀苗寨的小学校里,忽然间喧闹起来。满天的星光下,五十人左右的一支队伍在紧张而有序的忙碌着。时钟指向五点,随着一声“出发”的口令,人们的脚步声、汽车的马达声、苗寨里面的鸡叫声同时响起。不远处,苗寨木楼的窗子亮起几盏金黄的灯光,只听到不时有人用苗语质疑“这些人是干什么的?”

这些人是拍电影的。

这个清晨就是“中国第一部高清数字原生态苗族苗语电影”《开水要烫·姑娘要胖》开始拍摄的日子。如今,这部电影的前期拍摄工作已经完成,正在进行后期制作。但是每当我们回想起前期拍摄的艰苦历程,心间总还充满着阵阵激动,也许只有将我们这次电影创作之旅的酸甜苦辣和盘托出,才算是对一切有了一个完整的交代。

 

胡庶其人

 

  胡庶,男,1967年生人。1989年毕业于复旦大学,1999年赴加拿大电影学院进修影视制作,现就职于贵州电视台国际部。多年来,他先后制作完成了十余部记录片,其中《我不要你管》使其蜚声国际记录片界。在最近出版的《中国独立记录片档案》一书中,胡庶被该书作者与吴文光、段锦川、蒋樾、康健宁等国内记录片高手相提并论。

  之所以花如此篇幅来介绍胡庶,是因为胡庶其人与我们的这部电影息息相关。可以说,没有胡庶,就没有这部电影。身为该电影的策划、编剧、导演的胡庶为该片付出了几年的时间。那么,胡庶又是怎样萌发创作这部电影的念头,这个念头又是怎样逐渐成型,继而成为现实的呢?

  让我们把时光闪回到2002年,那时胡庶正在制作另类的环球自助旅游片《阿瓜西游记》。十几年的记录片生涯,记录片的各种叙述方式已经不能满足胡庶对创作的需要了。虽然记录片是影视体裁中自己较为喜爱的一种,但是它叙事的节奏、事件发展的方向等若干自己不能去左右的元素,都渐渐的成为了表达自己创作思想的障碍。故事片呢?在当今的电影市场里面又不凡矫揉造作的产品。经过长时间的冥思苦想,一种记录与故事相结合的创作理念在胡庶的脑海中渐渐成型。

  十几年来,为了拍摄记录片,胡庶一直奔波于贵州的少数民族地区。其中,苗族的民族文化及生存状态引起了他极大的关注。那些优美的山歌、那些奔放的舞蹈、那些精湛的手工艺品、那些艰苦而又原生态的生存环境、那大山深处一切的一切时常萦绕在胡庶的脑海里。当一种全新的电影创作理念产生之际,自然而然,苗族,成为胡庶电影作品最好的表现对象。

  转眼间,两年的时间过去了。这两年里,胡庶跑遍了贵州的苗族聚集地。收集素材、撰写剧本、采景、定演员……二零零四年的六月份,随着演员的最后敲定,这个在心中培育多年的蓓蕾,终于迎来了它绽放的时节。

 

招兵买马

 

  拍摄资金,是困扰中国年轻电影人的重要元素。由于没有电影的制作经验,不能赢取投资方的信任,许多中国年轻电影人的奇思妙想都不能成为现实。胡庶同样面临这样的问题。

  其实,在酝酿剧本的阶段,胡庶就在积极地寻找投资方。几经周折,胡庶遇到了北京金奥尼文化艺术传播公司的经理何路。胡庶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引起了何路极大的兴趣。于是,两人开始共同谋划这个电影的未来。贵州电视台,是胡庶工作了十几年的地方,也是胡庶创作成长的摇篮。胡庶把这次电影的拍摄计划告诉了电视台领导,领导非常支持,派了工作人员和车辆协助胡庶。这样,贵州电视台成为了胡庶这次电影创作的坚强后盾。

  现在,搭建一个有战斗力能吃苦耐劳的创作班子,是摆在胡庶面前的重要问题。“我们不能弄一个草台班子,人员要精,设备的档次要高。”这是胡庶对这次创作队伍及设备的基本要求。于是,近两个月的时间里,胡庶不停的穿梭于北京与贵州之间。最终组建了一支来自北京、河北、河南、山西、辽宁、贵州等十余个省市的专业创作队伍。这支队伍都是一些年轻人,但是他们大多是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和北京广播学院等专业院校的。长期定居北京,奔波于各个摄制组,使得这些年轻人既有创作经验,又能吃苦耐劳。我们之所以强调吃苦耐劳,不仅仅因为电影工作的艰苦性,还因为等待着这支队伍的工作环境,有着令人想象不到的困难。

 

那山那人那水

 

《开水要烫·姑娘要胖》讲述的是一个苗族女孩子的故事。作者通过一个苗家少女为了展示自己的刺绣新品,不断的向村长争取去参加全乡舞蹈比赛的线索,表现了苗家人独有的性格特征,用影像构筑了一段风情浓郁的苗家原生态生活。不用一个专业演员,影片所有角色全部由当地苗族原住民出演;所有的拍摄场景均选在主要演员生活的地方;影片所有对白均采用当地苗语。以上几点制作纲领成为该片最据特色的地方,但是恰恰是这些特色给影片的摄制工作带来了巨大的困难。

  贵州省榕江县计划乡通往计怀寨的山路上,一台挖路机正在轰鸣着。一堆堆泥石滚下山坡后,一条初见雏形的山间公路横呈在我们面前。这条路的前方就是我们影片拍摄的主要场景,演员也就生活在那个苗寨里面。而我们的生活供给及外联的车子将要在这条盘山路上奔波两个月。

  人们常说,山有多高,水有多高。但是,眼前这个美丽的计怀寨却常年缺水。人们生活用水均靠肩挑。那么,我们一个演职人员近五十人加上当地工人达七十余人的摄制组怎样解决用水问题?胡庶当机立断:“买水管,引水进寨。”于是,近六千米的水管把山泉水引进了苗寨。这样,不仅解决了剧组的用水问题,同时使计怀寨的人们也从此放下了肩上那根挑水的扁担。

  剧组的驻地是计怀寨的小学校。前后一个月的时间里,小学校二楼的木地板上迎来了全国各地近五十个男男女女。这一天,最后一批赶到的人把剧组发放的被褥铺在了地板上,一场使苗寨为之沸腾,使电影界为之沸腾的中国第一部高清数字苗族苗语电影的创作开始了。

 

半夜鸡叫

 

  我永远也不能忘记在剧组时的每一个清晨。雄鸡的啼叫声回荡在月光下的大山里。刺耳的闹钟铃声参合着破窗子外刮进来的寒风,使得没睡多久的我们无论如何也不想从被子里面爬起。

  电影剧组有史以来就是作息时间非常严格的队伍。基本上是一个半军事化的管理方式。因为,租赁设备、场景,演职人员的工资,等等是一笔巨大的开销。因此,剧组绝不允许人为因素造成拍摄周期延误。这样,在剧组成员自觉的前提下,我们还必须制定严格的管理制度。每天晚上,主创人员开例会,总结一天拍摄的成果,解决发生、发现的问题。导演及统筹公布第二天拍摄的场次及内容。各个部门主创人员围绕这张拍摄通知单研究拍摄方案。研究完毕,主创通知自己的助手实施方案。晚饭过后,学校木楼拐角处的黑板上,写着次日起床、早餐及出发的时间。如果迟到,后果也写的极为清楚。

 

为小片鼓掌

 

这是一个典型的苗家梯田。在十二月份的早晨,我们电影的第一场戏的第一个镜头将在这里拍摄。拍摄的内容是剧中主人翁小片为了减肥在梯田里面摇呼啦圈。因为是开机的第一个镜头,全组的人都来了。摄影师定好了机位、调好了光圈,远处副导演正在给小片说戏。执行导演喊:预备,摄影师随着:开机,导演喊:开始!远处,小片的呼啦圈随声在腰间摇摆起来……

小片姓朱,年龄据说十四岁,没有读过书。在我们拍摄完毕的时候,她还不能用汉话和我们交流。胡庶是在跑遍了贵州苗族地区后找到她的。找她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她较为符合剧中人物的特质,还有一方面是因为导演选中了计怀这个寨子。在她之前固然也有一些合适的人选,但是我们不能混淆苗族的分支及生活习惯。所以,演员与场景的统一,是实际操作当中比较困难的地方。

剧组把小片接到贵阳进行过表演的基本训练。小片在接触剧组之前,是没有去过贵阳的,甚至榕江也没有去过。当时她见过的唯一的砖瓦结构的楼房是计划乡学校。所以,在来贵阳的路上,她不断的感慨:“这城里怎么到处是学校!”

田间地头,小片执着的摇着呼啦圈,没有畏惧镜头,也没有畏惧这个场面。当胡庶喊停这个镜头之后,他冲着剧组所有的工作人员喊道:“小片表演的真好,我们为小片鼓掌!”一时间,鼓掌声响彻了山谷。

接下来的拍摄过程中,小片的表演一直保持着最自然的状态。不仅是小片,几乎所有的演员,都能以他们最真实的面貌在镜头前生活。这是令导演非常欣慰的事情,以至于胡庶经常说:“他们都是天生的演员。”

 

群众大会

 

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电影的拍摄计划也完成了一半。在这一个月的拍摄过程中,我们经历了太多的困难,以至于有些成员都在打着退堂鼓。但是,是电影的魅力使得大家凝聚在一起,同样是电影的魅力吸引着这群年轻人继续享受这些五味据全的日日夜夜,最终没有一个人因为怕吃苦而离开,尽管每天还有人因为不习惯山路而跌倒。

有人说,万事开头难,头开了,以后就好了,这话没错。但是,我们的摄制组却在完成拍摄计划过半的时候,迎来了巨大的困难。

我们的电影采用的是同期录音。那么,每一个镜头的拍摄都要求现场除拍摄对象外的绝对安静。这样,每次开机前都会大喊“安静”。同时,制片部门要控制现场,不能穿帮。刚刚开始的时候,苗寨里面的人们还觉得好奇,但是久而久之,他们对此就渐渐的产生了反感。我们深深的感到对于打扰他们生活的歉意,但是,我们必须要继续拍摄,不能停止。这样,无形中造成了我们与苗寨的矛盾,以至于到后来,我们越是喊安静,他们就越不安静。

  榕江县政府给了我们极大的支持。计划乡组织了计怀村群众大会。场坪上燃起了篝火,计怀寨的人们围成了一个大圈。计划乡的书记向百姓们详细的介绍了我们此次拍摄的重大意义。同时表明,这个电影的摄制对于发展当地旅游的好处。胡庶导演代表剧组向计怀寨的人们表示了歉意。从此后,当地的百姓不仅不会给我们制造麻烦,还不时的向我们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这样,摄制组与当地的百姓之间又恢复了当初的融洽与和睦。

 

瑞雪兆丰年?

 

  我们只剩下十场戏了!

  刚刚挂着吊瓶指挥拍摄完几百人场面的胡庶,也有些兴奋。就在大家都盼望着胜利关机的时候,天空飘起了大片的雪花。漫天的飞雪整整的下了一天一夜。地面上的积雪有一尺多厚,山间地头,一片银状素裹。这对于农民来说,无疑是一场瑞雪,明年无疑是一个丰收的年头。然而,对于摄制组来说,这场大雪是一场灾难!

  电影剧本讲述的是一段发生在秋天的故事。秋天的贵州,是不会有雪的。另外,由于电影摄制的规律,我们的场景是交错拍摄的,很多场次、镜头需要接戏。怎么办?摄制组的所有人都在为这个问题头疼。有人想过改剧本,加雪景,但是,那些接戏的镜头怎么办?

  由于大雪封山,我们的生活供给车无法行动,山上所有的生活必须品都要靠它运上来。生活制片告诉大家,蔬菜和粮食快要用完了,水管也冻住了。雪水煮面条,此时是剧组的一日三餐。

  几天过后,雪,并没有融化的意思。于是,我们选择了走下山去,在山下面完成一些镜头的拍摄,因为山下的温度稍高,积雪融化的快些。于是,五六十人的队伍,便踏着山路上的积雪,奔向山下面的拍摄景地。

 

来,我们拥抱一下

 

 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一日下午6:00,我们站在贵州省榕江县计划乡的街上,等待着去拍摄最后一个镜头的剧组成员归来。由于拍摄的内容是一个没有演员的空镜头,加上只有一台车,所以大部分人都留在驻地。

吉普车迎面停了下来,导演胡庶和摄影等人下了车。胡庶走过来跟我说“来,拥抱一下”。随后,我们一一拥抱,以表示对影片摄制完成的庆祝。

我们的电影按照计划完成了所有的拍摄内容。前期拍摄时间为四十八天,累计拍摄了磁带六十二盘,素材时长三千一百分钟。如今除了部分创作人员在运作电影的后期工作外,大部分人都回到了他们自己的生活中去。有的人还在奔波于摄制组之间,也许有的人永远也不会再接触电影。但是,我相信他们永远也不会忘记在贵州大山深处的这次激情彭湃的电影之旅,永远也不会忘记我们这些曾经同甘共苦的兄弟。若干年后,当我们回想起这部电影、回想起那段时光,我想这些兄弟们都会自豪的说:我们曾经这样干电影!

 

作者  庄立强

贵州电视台国际部 编导

《开水要烫·姑娘要胖》摄制组 制片主任


 

三苗网版权文章,未经书面许可,勿得转载。

标签:榕江,月亮山,计怀,苗语,电影,苗族,开水要烫,姑娘要胖,胡庶,影视,旅游,少数民族,文化,北京,小片,贵阳,享受,三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