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德夜半的歌声

作者:水晶|    来源:三苗网原创    时间:2007-08-02    点击量:
评论: (我要评论)

 

 

朗德上寨,我随非到达的第一个苗族村寨。

当天,在陈明家里住下,陈明是非的朋友。这是一个在当地家境中上的家庭。房屋是一座两层的吊角楼,比较新。家里除了两位老人,还有二个已成家的子女和孙儿孙女,家里的老爷子重病在床,边输液边吸着氧气。老人身体极度虚弱,是很严重的肺心病。

当晚,因为陈明嫂子的父亲来看病人,家里做了鸡。晚饭吃得很晚,天都黑尽了。

因为家里有一个病人,气氛显得有一点儿沉闷。

第一次随一个苗族人来到一个苗寨。

第一次坐在一户苗家的饭桌前。

第一次听这么多人讲着我听不懂的语言。

第一次品尝苗家人的家常饭菜。

我好奇,拘谨,还有一点儿不知所措。非很照顾我,不时给我当翻译,告知我在苗家做客的礼仪。

吃过晚饭,差不多就是睡觉的时间了,堂屋里只剩男人们还在喝酒。我被安排在楼上和美丽的小女孩那妹睡在一起。小姑娘很快就睡着了,我在灯下写这一天的经历,也就一天的时间,我从重庆到了贵阳,遇到有点儿传奇的非,又坐车来到这个偏远的山寨。在这之前,我对苗族的了解只限于非传给我看的相片和苗歌。而现在,我却真真切切地感受着苗族的一切,新奇且有一点儿神秘感。

当楼下安静下来时,我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不知睡了多久,我被唤醒。苗乡的夜,应该是宁静的。划破静夜,让我从睡梦中醒来的,是个男人的笑声和歌声!

一个男人,重复着两句唱词,旋律单调、简单,我不知他吟唱什么,因为那是苗语,我不明白,也听不懂里面表达着怎样的情感,只是听着像是在召唤着什么。说他在唱都很勉强,因为那更像是在诵经……让人有些心悸的是,这歌声往往紧随着一串串的笑声,那笑声带着一种冲破心胸爆破而出的力量,压制不住,难以停止!不是一声,而是一串,然后,就接着那两句念诵。有时,在反复的笑声和吟诵之后,会有一个温柔的女声,用苗语劝慰着男人,让男人暂时停止下来。男人安静的时候,更显出夜的宁静。整个楼里住着十多个人吧,加上木楼不隔音,邻居们也会听得到吧,对这样有爆发力的声音,整个夜里也就只有那个女人在温婉地制止着。

我想到我的手机有录音功能,很想把这个声音录下来,但是因为是从沉沉的睡眠中被唤醒的,想快一点再回到梦里去,就没有动,只一个人静静地听着,等着那声音停止。我非常希望非能在我身边,告诉我这个声音的意义。

这样笑着、唱着、女人劝着,好象一个录音机反复地重播。笑的方式、唱的词调以及女人说的话都一模一样,每次的区别只是笑和唱重复的次数不同。十几分钟之后,一切才完全安静下来。

出发之前,非曾告诉我他出行的目的,是为了翻译他曾录下的巫师的巫词。这让我对苗族这个民族产生一丝神秘感,而夜晚的声音,到底来自哪里,也让我多少有些不安。我听到的声音是不是巫师的唱词呢?这么大的声音,非一定会听到的,我安慰自己,第二天去问他,自然能知道答案。

第二天,我问那妹,你听到晚上有人唱歌了么?她困惑地对我摇了摇头。小孩子睡眠好,听不到也许是正常的。让人惊奇的是,常常睡不好觉的非也告诉我他什么都有没听到!

那么,宁静的夜里,把我吵醒的,究竟是谁的吟唱?为什么没有人听到?难道只是唱给我听的?

以后的很多天里,那个声音一直在我耳边回旋。那样的笑,那样的唱,我无法重复给非听。但是每每想起,我就会絮絮叨叨地对非描述。他严肃认真地告诉我“那绝对不是人的声音”。在我回家以后很久,非曾为此写过一段文字,他不知我听到了什么,“不是人的声音”只是他吓唬我而已。他认为是生病的老人,在酒后想起了年青时的欢愉,用吟唱来表达对生的眷恋。可是,白天看来虚弱不堪的老人,能那么大声不停地笑和唱么?

苗乡之行的初始,因为这一夜的歌声,平添些许神秘色彩。其实我宁愿相信那声音来自静夜的苗岭,相信那只是为我而作的吟唱。虽然听来有些凉凉的,但我并不害怕,我甚至想着那是苗族的神灵为我这个初来乍到的异族人所做的祈祷。不管它是什么,来自哪里,我都藏于心底不再追问。

 

 

 OO五年七月十八日于重庆雅居

 

标签:朗德上寨,苗族,家庭,苗寨,贵阳,苗歌,苗乡,苗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