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陡寨

作者:水晶|    来源:三苗网原创    时间:2007-08-02    点击量:
评论: (我要评论)

 

 

遇见花儿,是上天对我们的恩赐。如果世间真有天使,我相信花就是上天派来引领我们的天使。下山的路在暮色里蜿蜒,花儿小小的红色身影总是在山路的分岔处出现,引着我们走进陡寨。和花分手后,我写信、寄书、寄相片给她,我希望她能写回信给我,但是一直没有。只是在后来接到平妹用借来的不知谁的手机打来的两个电话,因为她们很少打手机,在电话里她很紧张地说了两句就收线了。我一直想着自己会再去看她们,如同有一种无形的联系一直牵系着我们。我总想像,花儿会用怎样的笔墨描写我们的相遇,会写怎样的回信给我……

 

我叫花儿,这是我上学后取的汉名。每一个苗家的孩子上学,都会取一个汉名。我是山里的野孩子,从小就在山里疯跑,山里最美的时候就是春天花开的时候,我喜欢那些花儿,就取了这个名字。这一定是一个土土的名字吧?不过水晶后来写信说她喜欢我的名字,还说我就像一个天使。

水晶和非,是我领回家的两个客人。不好意思,其实我想说捡回来的。是的,当我在山里看见他们时,他们显得十分狼狈。我想他们一定是一早从雷公山的那边爬山过来的,两个人都背着大包。水晶看来懒懒的,不想走的样子。这些年,很多客人在这条山路上穿行,但很少有人在我们寨子里停留,他们一般会走到山下的方祥去,那是一个较大的寨子,住起来舒服一些。

我不知这些人是从哪里来的,即使他们告诉我,对我来说也是不可想象的。我只知道我的寨子,我的大山。这些背着包来去的人到底在做些什么呢?我很好奇,但是我想,他们一定很了不起,做着我想像不来的大事。

水晶看到我时有一点儿兴奋,她小声让非向我问路,非和我讲苗语,我没想到他是一个苗族人。其实我会讲汉语呢,当水晶明白这一点时,她特别高兴,开始和我说话。她问我住哪儿,在山里做什么,到方祥还有多远。

从这儿到方祥还有近一个小时的路程,天已经快黑了,水晶建议非住在我们寨子,这真是一个好主意,看他们帅帅的样子,我很想他们就住在我家里,可我只是一个孩子,不知道奶奶会不会同意呢!

山路对他们来说似乎有一点难走,可对我就好象平地,我每天都要在这条路上走好几个来回。我要放牛,还要采野菜,有时还要给耕种的爷爷和奶奶送东西。

水晶的包已经被非抢去背上了,他们走的真慢,我采完蕨菜,抄近路一阵小跑就把他们丢下好远。我怕他们认错路,一直在他们看得到的地方给他们领路。

到我们寨子时,天已黑尽了。有些干完活的大叔婶婶也回村了,非问一位大叔可不可以借宿。可水晶却把眼睛望向我,执意让非问我可否住到我家。我想我会说服奶奶的,我知道非的意思,他认为我只是一个孩子,怕我做不了主而已。

就这样,我把这两个人捡回家来。弟弟已经牵牛回来了,爷爷奶奶还没回。非和水晶很有礼貌地没有进门,只是在门外的长凳上坐着,等我家的大人回来。非还让我的弟弟带着,到小商店买了些礼品。

在我烧水做饭的时候,爷爷和奶奶回家了。奶奶有点意外,家里从来没有接待过陌生人。非把礼品交给爷爷和奶奶,说明他们只是想在家里睡一夜,沙发上都可以。奶奶告诉他,家里没有年青男人,她是不好接待他们的。奶奶的担心我能理解,家里现在只有爷爷奶奶、我和弟弟,奶奶是为着安全着想。

我和弟弟可以说是没有父母。爸爸在妈妈离婚之后也离开了我们,我的叔叔,弟弟的爸爸也是这样,他们不回家已经好多年了,而且也不写信回来。这些年都是爷爷和奶奶照顾我们。我很想爸爸和妈妈,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他们为什么就不要我们了呢,就因为穷么?前些年我还看到奶奶流泪,墙上一直贴着爸爸妈妈叔叔婶婶的相片,可这些年,奶奶已经不再流泪了。她和爷爷也越来越老了。

看到非和水晶在外面背上包准备走了,我真的很着急。天这么黑了,他们又疲惫不堪,我求奶奶,让他们住下吧!就住一夜,他们不是坏人啊。奶奶心肠很软的,也总是疼我的,她最后答应让他们住下了。

我喊了平妹来,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妈妈跑了,爸爸不回家的孩子。我们三岁时就在一起玩,因为寨子里其他的孩子会说我们没有爸爸妈妈,其实我们有的,只是他们忙,没有回来!

我和平妹很好的另一个原因,就是我们俩学习成绩都是班上把尖的,我们两人的奖状都贴得家里满墙都是的。

平妹听说我家里来了两个背包的游人也很兴奋,可是她还不好意思呢,坐在那里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不过她挺羡慕我的,因为是我带他们来家里的,他们是我的客人啊。

晚上,奶奶做了酸汤,还做了鱼,这可是招待客人才会做的。看得出水晶她们特别喜欢吃奶奶做的菜,水晶吃了三碗饭,她可能不知道,奶奶菜做得好在全村都是有名的。后来水晶写信给我的时候,还专门提到酸汤如何好吃,让我谢谢奶奶呢。

晚上,我和水晶一起睡,她问我喜欢看书不,还说要给我写信。我没有写过信,但是她还是给我留了地址。

天还没亮,奶奶就大声把我喊起来了。奶奶和爷爷很早就要去地里干活了,我得照顾弟弟,还得做饭。水晶也醒了,我告诉她我要去放牛,让她再睡一会儿。其实我也没有睡醒,好想多睡一会啊。

爷爷奶奶走后,我去把弟弟叫了起来。这里有我的两个客人,我不能扔下不管啊。我让弟弟去放牛,他虽然还小着呢,可是在山里也是满脚丫地乱跑,闭着眼都不会跑丢的。他也喜欢放牛,边放可以边玩嘛。

非因为睡在外屋的沙发上,所以爷爷奶奶起来时,他也起来了。我看见他背着相机拍照去了。水晶洗漱完后,我带她去了平妹家。不久,非也来了。他们一边和我们聊着,一边商量着怎么走。说真的,我有点儿舍不得他们。他们还没有好好玩呢,怎么就要走了呢。

水晶问我,如果我们不走,可以去哪里玩呢?

别说,在这深山里,还真的有一个好地方可以去,那就是瀑布。那是一个不太容易去的地方,只有不多的人知道,我常和平妹去那里玩,还可以洗澡。

只是水晶听平妹说还要爬山,还要走很多路,就有点儿不想去了。我想她是昨天走累了,但是那么美的地方不去多可惜啊。我告诉她,其实不远,很快就能到的,去吧,很好玩的。最后水晶和非还是被我们说服了。

一路上,水晶都跟在我的后面,她说,跟着我走不累。有一段路是山腰上只有十几公分宽的便道,她说,要不是跟着我走,她会害怕的。这些路在我们眼里其实都是很平常的路,不过,今天的她比起昨天,走起来显得轻松多了。

看到瀑布的时候,他们都高兴起来了。今天的水还不错,我们到达的是瀑布的底部,一个大大的水潭。阳光很好,水晶在水里玩水,非对着水晶拍照,平妹在一块石头上躺着晒太阳,想心事,她总是这样,想问题想得太多,我最开心,因为是我带他们来的。

水晶让非和弟弟先走了,她说要在这儿好好洗个澡。这里不会有人来,而且也很隐蔽,可是那个深深的水潭我们是不敢去的,老人们说那里有海里的龙,会把人带走的。我和平妹就在下面小一点的水潭里,看着水晶把自己全部浸入清幽幽的水里。

回来的路上我摘了很多野果子给水晶吃,看她洗也不洗,毫不犹豫吃下去的开心样子,我也特别开心。回到家里,水晶给我和花拍了好多相片,我们后来收到这些相片,她把我照得很漂亮呢。

我还顺路采了很多花,这是一种很香的花,和着糯米可以炸出香甜的粑粑。水晶一直不信我会做,她总把我当小孩看吧?其实我都上小学五年级了,在这山里,他们才更象是小孩,好多东西都不知道呢。

我做了粑粑,热了饭菜,和水晶他们吃了午饭。

他们还是走了,留下我们,留下回忆。后来水晶写了信过来,寄了很多的故事书,还有我们的相片。她说,她一直很想我们,她还会来看我们的。

我想写信给她,可是又怕写不好,会被她笑。那次他们来玩的经历,一直让我回味了好久,其实我也想念他们的!

 

陡寨,雷公山南坡上的一个百户苗寨,地势陡峭,依山而建。在游人眼里,因为少有人打搅而显得静美,可在陡寨人心里却是一个交通不便,生活艰难的贫困山寨。现在,有一条公路正在陡寨的山下修建,但愿公路能够带来改变贫困的机遇,能够带花儿和平妹们见识世界的精彩!

 

OO五年八月二十八日临晨于重庆雅居

 

标签:陡寨,雷公山,苗语,苗族,苗寨